18101172492
当前位置:剧本发行网  -  新闻文章  -  剧本下载

4人表演的话剧《乱套了》剧本

1月10日

来源:www.01faxing.com

标签:4人表演的话剧  

评论:0

浏览量:88

       乱套了

   
时间:当代
   
人物:老耿、菊儿、阿胡、丽英
   
地点:住宅客厅

[
某住宅的客厅,布置随导演的意愿,摆放比较简单的几件家具,体现现代生活的情调即可,不需要强调主人的艺术品味。

第一场

[
老耿和菊儿坐在长沙发上,菊儿伸懒腰,打个大哈欠。
老耿(没话找话地搭话)唷嚯嚯!这哈欠,大面积可够大的!
菊儿(捶他一拳)去你的!
老耿(笑对菊儿)哎,菊儿,听我说!我问你:昨晚咱俩大战一场,你感觉滋味咋样?
菊儿不咋样。
老耿可是……我看你那呻吟……呻得有腔有调,吟得韵味十足嘛……
菊儿什么什么?那叫有腔有调?那叫韵味十足?哼,得了吧你!
老耿什么叫得了吧你
菊儿实话告诉你吧,我那是哄你的!
老耿哦?哄我的?(疑惑地)请问,你为什么要哄我呢?
菊儿为了让你快快射精,从我肚皮上滚下来呀!
老耿(恼怒地)你……安心哄我?
菊儿不哄你,我能怎么办?什么昨晚咱俩大战一场”……啧啧,瞧你这话说的唷……
老耿这话怎么啦?
菊儿……脸红不脸红哟……呸,真不害臊!亏你竟说得出口!
老耿(盛怒地站起身来)你…………
菊儿从名义上讲,我是你娘子。请问大官人:我不哄你,行吗?
老耿这么说……这么说……你仍然忘不掉那次艳遇……该死的艳遇喽?
菊儿(架起腿来,点上一支烟,悠悠地抽两口)是呀,是呀……没结婚前,我觉得你这人挺不错的。受过高等教育,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收入很不错,买得起一套挺像样的住宅房。你的个人条件嘛,虽说个头不太高,但是性情温和,男人风度多少有一点点。像这样的条件,对于我们女孩子,还是蛮有吸引力的!(轻轻叹口气)权衡来权衡去,我心里就活动了三分。加上那时我恰好失恋……准确地说,让某个男的王八蛋给抛弃了,我需要一份男人的慰藉,来充实自己寂寞空虚的心灵。因此呢,我才贸然答应了你。
老耿可是,我是真正爱你的呀!我不仅给你提供了舒适的生活条件,比如这套住宅、这些木质家具、这台日本松下宽屏大彩电……而且,我还全身心地爱着你。我对你是忠实的,我从不在外边狂嫖烂赌,带回性病传染给你。
菊儿(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是的,没错儿!这些我都承认,一点儿不错!不过,这些你是应该的!
老耿应该?为什么我应该?
菊儿原因很简单:我是你娘子嘛!
老耿你是我娘子,我就应该?
菊儿那当然!养一条狗还得提供华丽的狗窝,供给精美的狗食呢!养一个娘子,不提供这些,能行吗?
老耿……
菊儿说不上来了吧?
老耿(气馁地)唔,这个……
菊儿没话说了吧?
老耿我问你,那个该死的混蛋,果然给了你莫大的满足——我提供不了的满足吗?
菊儿是的,是的!(回忆性地自语)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啧啧,啧啧啧,实在奇妙极了呀!有激情。是的,充满激情!我躺在郊外的青草地上,拿一本杂志盖着我的脸,正在晒太阳……忽然有人掀开了那本杂志,一下压住我了的身子……我吓坏了!……我挣扎!……我想喊救命!……可是,可是他……那个身强力壮的蛮汉……他捂住了我的嘴……接着他的嘴巴封堵了我的嘴……接着他撕开我裙子的下摆,扯下我的内裤……我的内裤给他扯烂了……然后,他那个大家伙生猛地搠进了我的阴道……啊呀呀……啊呀呀……那个疼!快乐的疼!欲仙欲死啊……永生难忘啊……我这才知道,做女人还有这等快乐!……
老耿(听呆了,机械地重复她的感叹)啊呀呀……啊呀呀……啧啧……啊呀呀……
菊儿(丢给他一句)比你强百倍!
老耿(沮丧地垂下脑袋)唉……
菊儿也许害怕给警察逮住吧,那蛮子干完了那事儿,二话不说拔脚就跑,跑得跟疯子一样快。我眼睁睁看着他跑远,招手想唤回他,却终于唤不回来。他衣着破旧,依稀是个外省打工仔,年岁在二十八、九岁。
老耿比我还大四、五岁……
菊儿是呀,岁数比你大,干劲也比你大!简直像一头野公牛!
老耿(喃喃自语)野公牛……一头野公牛……
菊儿唉,多么遗憾啊!后来,我一次次地跑到那片青草地上。依照老办法,我穿着鲜艳的裙子,拿一本杂志盖在脸上,在那儿晒太阳。而且,我故意不穿内裤。实话说吧,就在上星期,我还去过一次呢!
老耿结果怎么样?
菊儿再也没有遇见过!
老耿难道他害怕了,不敢再露面?
菊儿不知道。就在昨天,我在路边告示栏上,看见十几张枪决犯人的海报……
老耿我们市最近搞严打,从重从快处决了一批刑事犯。
菊儿(点头)是呀,上头一号召,底下的人跟着行动起来。告示栏上,有这么一张布告:张金宝,男,现年29岁,甘肃省某某市人,后来到我市,先是打工,后不久,从事盗窃等犯罪活动。长期以来,该犯在我市的城区和城郊流窜作案,强奸妇女一百多人,杀死其中三名。为了狠狠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为了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维护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了实现和谐社会的宏伟蓝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某某条,第某某款,对该罪犯处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老耿难道这个张金宝,就是你说的强奸你的蛮汉?
菊儿我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吧。这批遭枪毙的犯人,共有二百多个。
老耿严打期间,这就叫从重、从快处决了。
菊儿二百多个里头,强奸犯就有三四个,谁知道是不是他呢?我怎么能判定,这个张金宝,就是强奸我的那个呢?
老耿布告上有他的照片,难道你认不出来?
菊儿我已经说过:我从没看清他的长相,只是瞧见过他的背影。
老耿是这样……难怪,你认不出来。
菊儿只有他浓郁郁的男子汉气息,还留在我脑海里。那股气息久久地留存着,再也无法跑掉了。
老耿这么说来,你只爱他,尽管他强奸了你?
菊儿是的,我爱他!而且,只爱他一个!
老耿那么,咱俩离婚,你找他去行不行呢?
菊儿离婚?你想和我分手?
老耿是的。既然你并不爱我,这场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呢?
菊儿不,不,我不离。我知道再也找不到他了,那么离婚有什么意义呢?
老耿既然你不想离婚,那你就应该爱我!
菊儿爱你?
老耿是的,你把对他的爱,转移到我身上来。
菊儿我把对他的爱,转移到你身上来?
老耿对,就是这样!你是我娘子嘛,这种灵肉分离的状况,也该结束了!让那个蛮汉见鬼去吧!
菊儿我试过了,可是……(摇头)我办不到。每次和你做爱,我就暗地里拿你和他做比较。比较来比较去,你总是输给他。真的,你样样都输给他!
老耿可是,你说过:他嘴里有劣质烟味儿,口臭得厉害,而我是不抽烟的。在这方面——至少在这一点上——我是胜过他的吧?
菊儿原先我也不抽烟,害怕闻烟味儿。这也是我嫁给你的一条理由。因为,中学的时候,我讨厌语文老师嘴里的烟味儿,于是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我决不嫁给一个满嘴冒烟味儿的臭男人。
老耿可是你变了。自打有了那次艳遇,你也抽起了香烟。
菊儿是的,因为我思念他,思念他的亲吻,连带喜欢他嘴里的那股劣质烟味儿。于是我就抽起了香烟。
老耿那么,如果我改掉不吸烟的毛病,今后也吸烟,你看好不好?
菊儿(摇头)不好不好,很不好!首先,我改掉不吸烟的毛病,这句话就有毛病。话怎么能这么说呢?
老耿不能这么说?为什么?
菊儿因为,众所周知,吸烟有害身体健康,是一种毛病。你怎么能反过来说,不吸烟是毛病呢?
老耿哦,是了。那么,其次呢?
菊儿其次,即便你吸烟,也没有那股子彪悍的蛮汉气质。说白了吧,他身上的那股子蛮汉气质是与生俱来的,你根本就学不到,也学不像的!
老耿(嗒丧地点首)哦……原来,是这样……
[
停顿,彼此陷入沉思。
[
沙发旁茶几上的电话铃响,老耿懒懒地拿起听筒。
老耿喂,你好!……哦,是阿胡呀!阿胡你好!……什么什么?苦闷至极,想过来诉一诉?行啊,过来吧!欢迎得很!我们都在家里。等一等,我问问太太。(捂住听筒,对菊儿)阿胡来的。他情绪不大好,要过来找我们诉一诉。
菊儿行啊,欢迎得很!正好我们也谈完了,有点儿空闲。你告诉他,叫他来吧!
老耿行啊,欢迎得很!你赶紧过来吧!……什么?股市行情怎样?……呃,怎么说呢?不大妙吧……最近股市大跌,我们懒得光顾交易所了。唉,这年头,瞎混着呗……整几个零花钱,也不敢大把大把往里投。我们有十来万套住了……不算多,不算多嘛。我们单位有同事,赔进了四、五十万……好好,好的。我们今天没出去,你赶紧过来吧。(放下听筒,对菊儿)阿胡找我们诉一诉。我猜呀,肯定是谈他和小蛮。他们的婚姻——准出事儿了!
菊儿嗯,没说的,那是肯定的!他和小蛮,完是一对活宝!结婚才一年多,就闹过好几回了。
老耿可不是!自打结婚后,他俩就打打闹闹的,弄成家常便饭了。
菊儿唉,如今的婚姻……
老耿(指指茶几上的热水瓶)你去烧壶开水吧?几分钟后他就过来。待会儿,我们要喝茶的。
菊儿好吧,我去烧。(懒懒地起身)既然当了你的娘子,就得尽职尽责嘛。
老耿这才是好娘子!
菊儿(轻蔑地)哼,好娘子……我算好娘子?
老耿不管你算不算,但是在外人面前,你得装门面。记着,别让人瞧破了!
菊儿遵命,遵命,好老公!听我说吧,我会顾及你的脸面的!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嘛。不仅你老耿需要脸面,(摸摸自己脸蛋)我自己还要脸面呢!
[
菊儿将烟头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随后她款款下场,到厨房去干活了。
老耿(瞧着她灭失的背影,捏紧一对拳头,狠狠地独白)哼,臭婆娘!你把我看得这么低!哼哼,真气人,气死我了!真的,太伤我男子汉自尊心了!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吃苦头!哼,我不是好惹的,骑驴看《水浒》——走着瞧吧!

第二场
[
有人敲门,老耿去开门,阿胡上场。
阿胡(上场即寒暄,紧接着便抱怨)哎呀呀……哎呀呀……耿哥,耿哥!你得帮帮我!得帮帮我啊!若是不帮我,这一回我死定了!真的,准死定了!
老耿死?(哂笑)没这么严重吧?
阿胡真的,不骗你!这一回,准闹离婚不可!
老耿来,来,你坐下,坐下!别激动,别冲动!(按住他两膀,让他落座)坐下说,坐下说吧!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若是帮得上忙,没说的,耿哥一定尽力!
[
老耿取香烟点着,抽了起来。
阿胡耿哥,你一定得帮帮我!
老耿一定,一定的!
[
菊儿端茶点和馃子上,递给阿胡。
菊儿(笑问)怎么啦,跟老婆又闹架了?
阿胡(阿胡起身接过茶水)谢谢你,菊姐!(转而叹息)唉,可不,又闹了!上个月闹得动静不小,才消停了个把月,又闹上了!而且,这回动静更大!
菊儿怎么回事儿?
老耿是呀,告诉我们,究竟怎么回事儿?
阿胡是这么回事儿:上星期,小蛮突然向我提出离婚!
菊儿离婚?
阿胡是呀,离婚!她没敢当面提出,而是写了封信,搁在我卧室的床头柜上……
老耿(插口一句)你们分床睡啦?
阿胡是呀,分床了。打从上个月闹架以后,她就搬到小卧室睡了。唉,这一闹,我们家算是乱套了。真的,乱套了!现如今,我被甩出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唉,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窝心死了!
老耿(安慰朋友)别泄气,老朋友!喝口水,慢慢道来,对我讲讲清楚。
菊儿(接口)是呀,慢慢讲,讲个一清二楚。
阿胡大概两个月前吧,出于消遣解闷的想法,小蛮报名参加了区里组织的交谊舞大赛。他和一个体育教师搭档,天天晚上到区文化宫练习。结果……
老耿、菊儿(异口同声)结果怎么样?
阿胡他俩搞上了!小蛮怀孕了,他的!
老耿、菊儿(异口同声)这么说,生米做成熟饭!
阿胡还有,为了那混蛋,她想生下这孽种!
老耿、菊儿(异口同声,疑惑地)真有这事?
阿胡可不是嘛,饭都做熟了!只差揭开锅盖,他俩开吃了!(叹息)唉,都怪我!都怪我呀!当初我要拦堵,不让她报名就好了!
老耿那家伙有什么好的,竟然让小蛮这么着迷,把你给甩掉了?
阿胡我也弄不明白呀!你说说,我大小是个文化人。虽说没车、没别墅,可毕竟有稳定的工作。这条件,算是不错了,对吧?
老耿、菊儿(异口同声)那是,没的说!
阿胡没想到,真没想到啊!我堂堂的阿胡,竟然给……竟然给一个小娘们耍了!她把我给骗惨了!她要甩掉我!
老耿(劝他)来来,喝茶,喝茶!边喝边聊。我问你:你有什么打算?
阿胡我的心乱极了,一时间没打算,只是想过来诉一诉。可能的话,你们给我出出主意。
菊儿(迟疑地)主意得自己拿,我们……
老耿(充大拿地接过话题,架起二郎腿侃起来)这件事嘛……说容易很容易,说难嘛也挺难的。关键得看,你想不想和她过下去了。
菊儿是呀!我问你:究竟想不想过下去?
阿胡当然想喽!可问题是,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而是那家伙的。那混蛋想和我争夺她,我争不过嘛。
菊儿小蛮想改嫁,主意铁定了?
阿胡从她给我的信看,是铁定了!
老耿信呢,带来没有?
阿胡喏。(掏出信递给他)
[
老耿和菊儿一同默读信件。
老耿(喃喃地)哦……是这样……到了这步田地……糟糕……太糟糕了……
老耿(把信递还阿胡,搔一搔头皮)出麻烦了!真麻烦死了!(叹息)
阿胡耿哥,你有什么主意?
老耿没想到,闹到这步田地了……呃,啧啧……难办啊……
菊儿看信里的措词,确实很难办!她已经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老耿她把你逼入死角,没有转圜余地了!依我看来,你只能同意,和她离婚了。
阿胡地哭了,可怜兮兮地)结婚不到两年,就离婚……我的损失……我的损失……太大了啊!
老耿她信中说了:存款、房子、家具,她一概不要,只要求你和她离婚,还她一个自由身。在这种情形下……就是说,在她已经和那人有了的情形下……呃,确实没别的办法了。
阿胡真的没有?
老耿真的没有。(转过头问菊儿)是吧,娘子?
菊儿(懒懒地起身,抱着胳膊晃来晃去,沉吟着)别的办法……确实……没有……(摇头)
阿胡地从腰间拔出菜刀,高举着)哼,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我这就回家去……我回家去……拿这把菜刀剁了她!……“万恶淫为首,这个骚婆娘!万恶的淫妇!留她在世上何用?她只会……只会祸害家庭和谐,只会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只会干扰和谐社会的美好远景!哼,这个恶毒妇,她活在世上一天,就祸害男人一天!(愤怒地喊)我…………我要杀了她——!!!
[
老耿忙掐灭香烟,和菊儿扑了过去,一个抱住他,一个夺下刀来。
老耿哥们儿,听我说!听我说嘛!千万别冲动!千万别乱来!男子汉大丈夫,胸怀要开阔,宰相肚里能撑船能忍则忍,万不可因小失大,坏了自家性命……
菊儿就是嘛!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说这么冬烘的话!
[
老耿夺下菜刀,顺手递给菊儿,示意她将菜刀拿到卧室去,收藏起来。菊儿明白其意,赶紧持刀进了卧室。
老耿(将他按到沙发上)老弟,听耿哥一句话:切不可轻举妄动!刚才菊儿说得对: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说这么冬烘的话!(阿胡蔫耷下脑袋)你想想,如今哪个男的还守夫道?哪个女的还守妇道?谁在外面没乱搞过?拿你来说吧:我跟你一块儿到歌厅泡妞,就不下十几回了……
阿胡(闻听惊起,将一指搁到唇边,了一声)耿哥,轻声!别让嫂子(指了指卧室)听见!
老耿(恍然憬悟,自打一下嘴巴)该死,差点儿露馅了!
阿胡(丧气地)耿哥!实话对你说,我不过是做做样子。真要杀人,我没这个胆子;真要杀她,我心里也舍不得……
老耿(拍拍他肩膀)就是嘛!能这样想就对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嘛!耿哥可舍不得你吃枪子。跟你说,我还盼着和你搓几回麻将呢!
阿胡(苦笑)想赢我?行啊,奉陪呗!不过,今晚可不行……
老耿那是,当然的!呃,你也疲累了,先回家休息吧!
阿胡(打呵欠)我真是疲累了!腰酸腿疼,浑身跟散了架似的!(起身)
老耿(随后也起身)哎,记住:回到家里,把这件事丢到脑后,别再跟小蛮吵嘴了。
阿胡放心吧,不再吵了!
老耿光不吵还不够,你得对她表个态。
阿胡对,我得表态。这个我明白。回家后,我就告诉她:同意离婚,明天就办!祝你们幸福,白头到老!然后……然后,我好好地洗了澡……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老耿(按住他肩,提醒一句)好好利用今晚……这最后一夜……狠狠打她几炮!
阿胡(疲倦地咧嘴一笑)要打的……要打的……不过打几炮可不行,我没那个体力……顶多连打两炮……(伸出两根手指)喏,这个数!(趔趄着往门口走)
老耿呵呵,两炮不错了!实话对你说,耿哥也就这个水平……好了,恕不远送,再见!再见吧!
阿胡再见,谢谢耿哥!代问嫂夫人好!
老耿好的,我代问吧!走好,走好啊!(关上门,回坐到沙发上,解开领带)咴…………浪费我一个小时……唉唉……这日子过得……每天烦心事一大堆……自己的事还没了结,朋友又来烦你,丢他妈的……(苦闷地摇头)唉……生活啊生活,为什么这么烦恼多?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啊?
[
菊儿端着切好的西瓜上场。
菊儿(一愣)阿胡呢?
老耿走了,让我劝回家了!
菊儿这么快就说通了?
老耿是呀,暂时说通了。
菊儿他同意离婚?
老耿是呀,同意了。而且,明天就办。
菊儿(疑惑地)真的?他果真同意了?
老耿不骗你,真同意了!(矜持地耸肩,哂笑)怎么样,你官人还不赖吧?
菊儿嗯,还不赖。
老耿三言两语,就让我给说服了,哈哈!
菊儿(叹息)事到如今,他别无办法。
老耿是呀,别无办法!
菊儿对了,他的菜刀……菜刀还在我们家。
老耿我知道。帮他存着吧。
菊儿(点头)好。
老耿菜刀搁哪儿?
菊儿卧室里,五斗橱上搁着。
老耿改天还给人家吧。
菊儿(点头)唔。
老耿说实话,让他带刀回家,不太好。倘若他情绪出现反复,麻烦就大了。
菊儿是呀,不安全。万一他转念了,干出傻事来,那可不得了。
老耿菜刀可不是乱玩的
[
夫妻俩边吃西瓜边聊天。
菊儿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想一想,这句俗话有意思,真不是虚谈!
老耿(叹息着重复)是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这本经,也够难念的!
[
菊儿不高兴地肘他一下。
老耿(不悦地)做什么?
菊儿说人家就说人家,扯上我们干什么?
老耿联想到的嘛。喏,你也听见了:小蛮已经怀上了!
菊儿她怀上了,关我什么事?
老耿别忘了:她比你可小三岁呢!
菊儿那又怎么啦?
老耿我想……你是不是……也该怀了?
菊儿我怀孕?跟谁怀?
老耿(拍打一下胸脯)跟你的官人——我呀!
菊儿哼,我给你生孩子?就凭你?哼哼!
老耿(张口结舌)你…………什么意思?
菊儿(气得将手里的瓜瓣摔到托盘里)凭你经常到歌厅泡妞,还想让我为你生孩子?(哭了起来)
老耿(愕住了)刚才我们说的,你听见了?
菊儿呸,好意思说!亏得今晚你的哥们儿来,我才有幸抓住把柄。哼哼,原来……原来……你是这么个下流胚!
老耿(噗通跪下)对不起,对不起!
菊儿哼哼,刚才你还说呢:我对你是忠实的,我从不在外边狂嫖烂赌,带回性病传染给你。如今怎么样?露馅了吧?纸包不住火吧?
老耿(连连磕头)实在对不起!好娘子,饶恕我!原谅我一回吧!
菊儿原谅你一回?哼,又不是初犯!你告诉我,嫖过多少回了?
老耿(支吾着)大概…………约莫……十几回吧。
菊儿(气得又哭)我算认识你了!真正看透你了!
老耿(辩解)我是有错,我承认。不过,你不对在先嘛!
菊儿我有什么不对?
老耿你让别人搞过了!
菊儿(哭着)我那是迫于无奈,遭人强奸了!遭男人强奸,这意思你懂不懂?懂不懂?
老耿懂,懂的!
菊儿我是没办法,你懂不懂?当时我喊了,我挣扎了!可附近没人,谁也不来解救我,你懂不懂?
老耿懂,懂的!
菊儿我这不算偷情,我不是淫妇,你懂不懂?
老耿懂,懂的!
菊儿那你还有什么说的?
老耿没了——可是,你毕竟让别的男人操过了!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菊儿你咽不下这口气?这么说,因为这个,你才到歌厅里泡妞?
[
老耿点点头。
菊儿(气愤地,指尖指着他鼻梁)你…………无耻啊……你真无耻……
老耿好娘子,好歹原谅我吧!
菊儿没这么便宜!哼,我恨死你了!恨你一辈子!
老耿恨我一辈子?哼,随你便!
菊儿(起身,赌气地)告诉你吧,老娘可不是好欺负的!
老耿(起身,赌气地)告诉你吧,大爷也不是好惹的!你呀,少在我面前装大!这件事,你原谅也得原谅,不原谅也得原谅!
菊儿(气得一跺脚)不原谅!偏不原谅!决不原谅!
老耿不原谅?想充硬?(握紧拳头冲她示意)那好吧,看谁硬得过谁!(拂袖转身就走,随即拽步扭身,指点着她)哼哼,你等着吧!早晚我会让你明白……明白我的厉害的!(转身就走)
[
电话铃响。
[
老耿刚要进卧室,听到电话铃声便抢步去接听。
老耿喂,谁呀?…………在的……你等一下……(将听筒交给菊儿)丽英来的!
菊儿(接电话)喂,丽英你好!近来怎么样,还好吧?不好?为什么呀?出了什么事情?……想过来面谈……来呗……没事儿,不妨碍的……老同学嘛,别说见外话了……行,行,你过来吧!我们等着你!好的,好的!
老耿丽英要过来?
菊儿是呀。听她的口气,和丈夫吵架了,她想过来聊一聊。
老耿(蹙眉喃喃)见鬼,全乱套了!唉,又是一个!

               
第三场
[
老耿坐在沙发上,菊儿领着丽英打开房门,走进屋里。
菊儿(招呼丽英落座)来来,快坐下!
丽英(抱歉地躬身)老耿,打搅了!
老耿(起身,示意她坐下)别说见外话。我们有半年没见面了!
丽英(落座)是呀,半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老耿(急切地询问)丽英,怎么啦?出了什么事?
[
丽英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菊儿(白了老耿一眼)和老公拌嘴了呗!人家一脸不自在,你还瞧不出来?哼,你呀,不知趣!哪壶不开你提哪壶!
老耿(尬笑)我也是一片好心,关心她嘛!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丽英(委屈地)唉,过不下去了!
老耿(扑哧一笑)你们家老董,号称啥都懂,尤其懂得体贴女人心理。在我们心目中,你们俩素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的真的,我不说假话。(指了指菊儿)不信你问她。
菊儿(对丽英)在我面前,他是夸过你们家那位!
老耿而且是多次!
菊儿(对丽英)确实,说过好多次!
老耿可如今,你们竟闹起架来!你还竟然宣称过不下去了!啧啧……我说,这是怎么啦?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菊儿(关切地)老董对你怎么啦?是不是打你了?
丽英一年前,他刚刚提拔了局级,担任党委书记。没想到……哼,不满一年就犯事了!
老耿、菊儿(齐吃惊)犯事?犯什么事?
菊儿他贪污公款了?
丽英(摇头)那倒没有。是这样的:四个月前,他们单位搞优化组合,人员进行调整。有个叫什么丁茉莉的,担心给优化下去,就偷偷跑到他办公室说情。说着说着,那小妖精蹭到他身边,接着坐到他怀里……
老耿他们干事了?
丽英(点点头,抹泪)唉……
菊儿几次了?
丽英五、六次了。
老耿谁逮住的?
[
丽英指了指自己心口。
老耿、菊儿(惊诧诧地)你?揭发自己老公?
丽英我给上级纪检机关,写了一封检举信。
老耿、菊儿为什么这样做呀?
丽英……我很担心。
老耿、菊儿你担心?担心什么?
丽英担心他当了官、有了实权后,就会忘本。
老耿忘本?
丽英担心他——喜新厌旧,把我这糟糠之妻甩掉。
老耿(扑哧一哂)你呀你,太多虑了!
丽英我不想让他当什么狗屁书记。我只想让他陪着我过完这一生,平平凡凡、庸庸碌碌的一生。
菊儿你想这样做,动机没有错儿。可问题是:结果把他坑害了!你让他双规了!
老耿(一惊)什么?老董给双规了?
[
丽英饮泣,点头。
老耿(追问一句)因为你那封检举信?
[
丽英饮泣,又点头。
菊儿(慨叹)唉,乱套了!
老耿(一拍大腿)哇噻,要死了!你呀你!真有你的,把老董害惨了!这一回,他果真完蛋了!他的官运算到头了!谁也救不了他,无可挽回了!
菊儿是呀,完了蛋了!
丽英唉,都是我不好,坑害了他……(用纸巾揩泪)
菊儿我问你,你是怎么发现他乱搞的?
丽英发现还不容易?先是发现他上床就睡,不爱和我干那事。偷偷检查一下他的内裤,发现有性交的痕迹。
老耿然后呢,你怎样?
菊儿你是不是去捉奸了?
丽英(点点头)我偷偷配了他办公室的钥匙。头一次到他单位,一去他办公室就逮住了。
菊儿——嚯!一逮就着,效率够高的!
老耿(拍菊儿膝盖一下)还高呢!把老公给害惨了!
丽英如今我后悔了,可是……(抹眼泪)
老耿、菊儿(齐声打问)可是什么?
丽英(掏出一封书信,递给菊儿)他寄来的,提出和我离婚!
[
菊儿展开信阅读,老耿凑过去也看。
菊儿是这样呀……信上说,没法和你再过下去了,他正式提出离婚。房子、存折归你,儿子也由你抚养……
老耿这样一来,可苦了你了!
丽英(抹泪)我们的儿子,今年才六岁。(呜咽)才六岁啊……
菊儿能不能……请他重新考虑一下?
丽英(抹泪)和他谈了,没有用。那个小妖精怀孕了,要求和他结婚!
老耿、菊儿(齐声)哦,是这样……
丽英唉,我很后悔。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既毁了他的政治前程,也毁了我们这个家庭……好不容易建起的家庭啊……
菊儿事已至此,只好想开些吧。生活还得继续,今后你多保重!
丽英谢谢!今晚过来,我有件事情拜托你们。
老耿、菊儿(齐声)什么事?
丽英(从身边纸袋里拿出一个信封和一个包裹,交给菊儿)这里有封信、一个包裹,请你转交给老董吧。几天后,他会来找你的。
菊儿放心吧,我一定转交!
老耿你不想见见他?
丽英(起身,摇摇头)见面更伤心,还是不见为好。另外,我们娘儿俩去美国一趟,看望我母亲,明早的飞机。
菊儿(点头)你是该出去的,散散心也好。
老耿是呀,换个环境,散散心。
菊儿(对丽英)事情交给我,你放心好了!对了,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国?
丽英没准儿,估计得下个月吧。
菊儿(伸手与她握别)那好,祝你一路顺风!
丽英谢谢,也祝你们俩过得好!每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看看手表)唷,时间不早,家里还有点事,我该走了!
[
老耿和菊儿送她到门口,和她道别。

              
第四场
[
老耿和菊儿丧气地坐在沙发上,吃着托盘里的西瓜。
老耿真丧气!真倒霉!一个晚上,就碰上两对离婚的!
菊儿(戗他一句)哼,没准还有第三对呢!
老耿(一惊,停下不吃了)你说什么?
菊儿我说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老耿我清楚什么?
菊儿清楚你自己说的话!
老耿(眨了眨眼睛,带出莫名的困惑)今晚我说的话多了,究竟是哪句呀?
菊儿和你的真面目紧密相关的,你开动脑筋,好好思量吧!
老耿(思量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想不起来。
菊儿唷嚯!你真健忘呀!自己干过的丑事,难道也忘了不成?
老耿咦,丑事?我向来规矩,能干什么丑事?
菊儿(火冒三丈跳起来)你干的丑事,自己都招认了。刚才,你还使劲哀求我,请我原谅你。怎么,不一会儿的功夫,你就丢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了?
老耿(也火冒三丈跳起来,将手里的西瓜劈头扔到她脸上)呔,胡说些什么!我做人向来清清白白的,什么时候乱搞过?唵?
菊儿(惊愕地)啊——
老耿呔,你瘟头啦,乱污蔑我?
菊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老耿臭婆娘,想招打是不是?唵?(抓起瓜皮掷去)
[
硬硬的瓜皮正好打在菊儿的脸上,瓜瓤糊得她满脸都是。
菊儿——!好哇,开打了!全乱套了!(躬下身子清理脸上的污秽,接着暴怒起来,拿起茶几上的西瓜、托盘、烟灰缸等扔向对方)来来,豁出去了!
老耿(对打)豁出去了!看谁狠得过谁!
菊儿(厮打)我不想活了,痛痛快快斗一场!不想活了,我跟你拼啦——
[
菊儿哭着追打老耿。老耿且抵挡且撤退,嘴里嗷嗷直叫,撤退到卧室里。旋即他出来,挥舞着阿胡留下的那把菜刀。
老耿(口里暴怒地嚷喊着)来来!反正乱套了,这回我豁出去!来来来,来啊!拼个你死我活!
[
老耿没头没脑地挥刀猛砍。
[
菊儿惨叫一声,捂着头慢慢倒地。
[
灯光变暗。剧终。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1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