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剧本发行网  -  新闻文章  -  编剧资讯

“剧本杀”成真的能成为编剧新职业摇篮吗

1月10日

来源:www.01faxing.com

评论:0

浏览量:95

“剧本杀”在广州落地生根已有三年,从最初的类“狼人杀”桌游店发展到现在讲究游戏道具和实景布局的专营店。作为备受年轻人追捧的线下娱乐活动,玩家需求不断提高也带动了“剧本杀”行业的转型升级,目前,全国各地店家已开发出沉浸式剧场、文旅+“剧本杀”等新玩法,并由此带动了相关产业链条的发展。


与此同时,店家不断更新升级也吸引着更多爱好者加入这个行业。据悉,“剧本杀”从业者里存在一批“玩而优则从业”的玩家,他们有的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兼职,成了剧本主持人;有的放弃安稳的生活,成了店家。


据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广州剧本杀业是“百花齐放”的状态,虽然热度不减但仍处于发展阶段。那么,截至目前,“剧本杀”行业发展有什么新动向?记者采访了头部店家主理人、剧本作者与玩家,全方位摸索“剧本杀”行业概况。


大火剧本作者分成可达百万元


随着玩家群体的疯狂增长,剧本杀也带动了其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剧本作为剧本杀的核心,成为重要的卖点之一。


据了解,剧本有三种销售渠道,一是放在剧本平台如“小黑探”“买本本”等上发售;二是通过发行公司或作者直接购买剧本;三是在定期举办的剧本展会中,发行公司邀请店家进行试玩体验,店家衡量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据业界人士透露,目前行业内顶尖的剧本作者只占1%左右,但他们的收入却占据整个行业的50%。举个例子,2019年发布的年度爆款剧本《年轮》目前已经在各平台卖出1万多份,该剧本当初的发行价为500元左右一份,剧本作者分成保守估计可达上百万元。


不过,像这样大热的剧本少之又少。据悉,行业内80%的作者需要花两三个月的时间写一个剧本,但能不能被市场认可则要看天时地利。既是店家又是作者的广州“演绎”沉浸剧本推理馆主理人刘奕祺告诉记者:“信息存放结构决定了玩家体验,很多刚入门的作者为了增强游戏体验感强行拼凑剧情,这样写出来的剧本是有很多问题的。为了创作剧本,我摸索了很多方法,最近在写的一个剧本在创作之初,就花了大量时间梳理剧情大纲、证据链、人物关系链等,为了让逻辑链条环环相扣,专门制作了20多张Excel表去整理这些信息。”





除了优化剧本创作的方法,刘奕祺还试着在剧本中融入广东特色,他写的第一个剧本《怒海孤楼》,讲述的就是与广东抗日战争有关的故事。很多玩家表示,这个剧本让他们在潜移默化中记住了这段历史。但刘奕祺坦言,真正做到有本地特色是很困难的,这涉及到语言思维的问题。“我们曾经也想做带有港式或是广式特色的剧本,但是很多玩家并不了解粤语里的俏皮话,演绎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而活跃在广州的剧本作者李风儿在2018年也尝试创作过表现广州美食的剧本《人间烟火》,但基于商业考虑未能发行。他认为只要市场再成熟一点,这仍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时至今日,剧本的创作环境又如何呢?已经发表了两部剧本杀作品的李风儿表示:“在剧本发行这一行当,广州才刚刚开始。”发行公司在剧本生产流程中负责根据市场策划选题、测试剧本、协助作者修改剧本并最终将剧本通过线上平台、剧本展会、熟人推广等方式推向市场。但目前广州尚未有十分成熟的发行公司。值得欣慰的是,广州一些店家正在努力做这方面的尝试,剧本杀工作室“广州查馆”主理人王艺成立了“查余饭后”剧本工作室,最新推出的作品已经在近期的昆明剧本杀展会上接受市场检验。


剧本杀的发展酝酿出一条新产业链


随着大量玩家、店家的出现,剧本杀行业内部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不少头部店家朝着更高更深的方向进行更新尝试。除了单纯的推理型桌面剧本,广州出现了注重场景搭建、主打精美场景的店家,像“查馆”“演绎”,则开始往沉浸式剧场迈进。


据了解,“查馆”早在去年10月就推出了广州首个交互式剧本杀剧场《羊城往事》,游戏中可与工作人员扮演的人物进行互动触发专属剧情,目前处于爆场状态,吸引了不少企业到此团建。“查馆”主理人王艺告诉记者:“沉浸式剧场这种玩法是从北京开始的,因为广州没有专门的研发团队,所以很难喝到‘头啖汤’。不过,有了《羊城往事》的探索,我们接下来还会继续在这方面进行更多的尝试。”


王艺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剧本杀发展到现在已经带出了一条很完整的产业链。比如说,为了发展剧场,他们需要表演人才、专业的服装设计制作和游戏道具生产厂家。聚焦剧本本身,从作者、监制、主持人、店家到发行公司、印刷厂,可以说剧本杀不仅带来了新的职业,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在西安,已经有一些印刷厂在专门接剧本印刷制作的单子了。”王艺说,剧本杀行业没有年龄和学历的限制,这也是其发展的优势,“比如说、我这个剧本需要一个饱经风霜的中年人的角色,年轻人就算演技再好也演不出那种历经沧桑的感觉,相比之下,如果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前来应聘,我也许会更青睐他。我真的非常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可以加入到我们这个行业来。”


刘奕祺透露,广州“演绎”也在慢慢往沉浸式剧场靠拢。“我们这里有一位兼职工作人员本职是配音演员,我们发现每次她带本评价都特别高,她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她的声音能够让玩家‘声临其境’。”刘奕祺说,基于这样的特点,他想到后续可以尝试和演艺公司合作,或是到传媒院校招募一批专业表演人员,打造独立的小剧团。“一个剧团只需要精心演绎好两三个剧本,就像以前的戏班一样,带着自己的人马和道具到处巡演。毕竟,专业人员能提高剧本的呈现度,如此一来,玩家的体验感也会再上一个台阶。”刘奕祺说。


文旅+“剧本杀”或成下一个风口


自2017年起,剧本杀可谓是风靡全国。除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外,许多小城市也掀起了剧本杀热潮,专营店的数量在不断增长的同时,也开始出现更潮更新的玩法——在北京、上海、成都、长沙等网红城市,出现了文旅+“剧本杀”的新模式。记者了解到,成都青城山一家“剧本杀”店于2019年6月打造了当时全国独家首发的两天一夜沉浸式实景探案,不少玩家被这一新模式吸引,周末可预约档期已经排到半年后。无独有偶,湖南渔窑小镇将于2021年大年初一到初七上线一个百余名NPC参与、覆盖面积300亩的七天沉浸式剧本杀体验,七天景区套票售价4299元。生活在广州的资深玩家小火坦言,这种模式会带来更沉浸的推理体验,“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旅游的机会,借着玩剧本杀走遍天下未尝不美啊。”





那么,素有“千年商都”之美誉、在历史发展中留下粤剧、醒狮、广绣等非遗艺术瑰宝、旅游资源丰富的广州会不会出现文旅+“剧本杀”的新模式呢?王艺坦言,广州要实现这种模式会比较困难。作为本地人,她从消费心理的角度分析:“以两天一夜的文旅型剧本杀为例,算上住宿、伙食等费用,至少要七八百元,广州地区人们的消费观念很难支撑店家往这一方向发展。”但是,总有愿意站出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据祺哥透露,他正尝试与从化的温泉小镇联系,如果双方能达成共识的话,不排除开发温泉小镇“剧本杀”的新模式。目前,广州虽然尚未出现文旅+“剧本杀”的新玩法,但记者走访北京路发现,岭南金融博物馆根据自身特色开发出了与之类似的实景解密游戏。该游戏以去世已久的爱国华侨的笔记与密码盒作为开场悬念,玩家将通过游戏APP接收任务,而所有通关线索都在博物馆内。


跨界玩家档案


跨界投资者:为了开店我推迟了婚礼


“这个隔音墙一定要装得严丝合缝,我们玩家最看重隔音这件事了。”来自湖南的刘焱今年29岁,是一名新广州人,他正在筹备开一家自己的剧本杀店,如今已进入装修阶段。


在外人看来,刘焱工作稳定,在广州也有自己的房子,与女朋友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最近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剧本杀店。这意味着他要推迟自己的婚礼、简化新房的装修。“很多朋友都反对,觉得我没必要这么‘难为’自己。但我就是想在广州干自己的一番事业。”刘焱说。去年10月他与几位合伙人一拍即合,12月营业执照已办成,正进行店面装修。


这个看似“疯狂”的举动,源于最纯粹的热爱。刘焱告诉记者,他一开始是密室逃脱爱好者,2018年才开始接触剧本杀。这些年,他玩了超过一百个剧本,认识了很多性格迥异的朋友,这些人成为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在剧本里,我们有时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有时又是互相算计的‘敌人’。”刘焱告诉记者,如今他已经拥有一个玩剧本杀的小圈子。虽然玩剧本杀耗时耗力,但他身边却总有一大群朋友乐此不疲,随叫随到。“我们圈子从80后到在读学生都有,大家来自天南地北,很多都是我平常不敢想象能交到的朋友。”他笑称。


在游戏中,他们也逐渐产生了一个共识:“作为玩家,我们总觉得很难找到完全满意的店,那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开一家店呢?”在刘焱看来,现在广州的剧本杀行业处于“混战”时期,业界店家良莠不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这个他热爱的新兴行业一些新的可能性。


跨界主持人:作为配音演员的共情能力让我受到认可


90后专业配音演员柳青整理好自己的凤冠霞帔,待在专门打造的小隔间里等着玩家进来触发剧情。这是一个关于中国古代传统婚礼的剧本杀现场,也是“广州演绎”小剧团模式的初尝试。





“配音演员也是演员,没有谁比演员更有共情能力了。我们的共情能力让我们呈现剧本的时候有更多的优势。”柳青说,自己本来只是剧本杀玩家,机缘巧合下加入“广州演绎”小剧团,进行专业演绎。她认为,对主持人来说,如果只是依葫芦画瓢地按照组织者手册呈现剧本,就只是“交功课”。主持人不只是故事的叙述者,还应是这个故事的导演。她认为,小剧团最终意义不在于“演”,而在于带玩家进入每个剧本的故事,让玩家真正成为故事的参与者,而不是聆听者。


提起第一次当剧本剧情人物的时候,柳青说自己演的是某个角色的妻子,她在演绎“诀别”环节的时候有些挫败,因为玩家都不看她。但结束后那个男生却跑过来向她道谢,玩家说:“我当时听着你的声音已经受不了了。我好怕回头看你,我怕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流眼泪。”柳青觉得十分感动,于她而言,让玩家动真情,抒发平日难以释放的情绪,是玩家出身的她爱剧本杀的原因,也是她想做好剧本呈现的初心。


再浓厚的兴趣也需要经济基础支撑,若专业演员跨界进入剧本杀行业,收入能得到保障吗?柳青的回答是,作为兼职主持人收入尚可,一般单场在数百元左右。“加上演绎剧本价格会比一般的高,分给我们的就更多。虽然很多玩家会望价却步,但需求总是会有的,毕竟剧本杀发展至今,已经出现了一大批追求质量与呈现的玩家。”柳青补充道,虽然作为全职工作收入上还存在差距,但自己身边也有一些话剧演员朋友有意向了解剧本杀行业,一切都还存在发展的可能性。


专家解析:年轻人为什么热衷于剧本杀?


越来越多90后年轻人把“剧本杀”当作一种社交媒介,那么,他们又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参与游戏呢?


心理咨询师武志红解释:“由于游戏规则使然,每个人都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这能让大家跳出生活中的固定人格。我们常说人生就是一段故事,很多人都喜欢沉浸在各式各样的故事里,大家在进入角色的时候能够调动不同的情绪,把自己平时隐藏的或是没有注意到的强烈情感调动起来,这种情感宣泄或许是年轻人爱上‘剧本杀’的原因。


在参与“剧本杀”的过程中,除了能够认识一群本来没有任何交集的朋友,部分玩家还收获了心仪的对象。对此,武志红表示,剧本就是一个媒介,让玩家相互之间有了链接,这个媒介作为第三方让大家有更多的交际机会,能够释放情感,让彼此进入状态。在日常生活中,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会很难直接说出“我们处对象吧”。但是在游戏里,因为有角色作“遮羞布”,很多人会下意识地认为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真正的我,而是我扮演的这个角色,跳出自我以后,他们能够在表达情感的时候获得自由,从而减轻人际交往之间的张力。这与互联网时代的匿名制很相似,没有人知道屏幕后的人是谁,也就相应地解除了部分理性的限制。


记者手记


据央视财经新闻透露,中国线下娱乐2019年总体规模已达到5000亿元,并连续多年保持约15%的年均增长率,近50%的“90后”“00后”每周至少参加一次以密室逃脱为代表的线下娱乐,其中,经济成本、入门门槛都较低的“剧本杀”市场规模发展最为迅速,早在2019年已突破100亿元。日前,广州市召开文化强市建设推进大会,会议上提出要坚持以文兴业,其中明确提到了要深化文旅融合发展。在广州,“剧本杀”作为一个新兴文化产业已初具规模,从剧本创作、发行公司等文化行业到剧本印刷、制作游戏道具等制造业,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也为无数“剧本杀”爱好者带来许多就业机会。在不断升级发展过程中,有店家正在做剧场+“剧本杀”、文旅+“剧本杀”等新尝试,与“剧本杀”相关的新业态正蓄势待发。在“90后”逐渐挑大梁的当代社会,备受他们喜爱的“剧本杀”行业能不能乘风而起,还需拭目以待。


作者:梁意聆 吴绍锋

来源:广州日报

排版:郭博文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1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