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小品

2人表演的爱情题材小品剧本《情书》

发布日期:2020-02-15     浏览量:1239
情 书


时间:九十年代中期,初夏某日。

地点:西陲毛纺织厂欧阳旭、柳小英家。

人物:欧阳旭:男,四十岁左右,西陲毛纺厂干部。简称“欧”。

柳小英:女,三十五六岁,欧阳旭妻,西陲毛纺厂广播员。简称“柳”。

幕启,舞台正中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一厚厚信封。桌两旁各放一把椅子,右后侧立一衣架。

欧:(手提一黑皮包兴匆匆上,嘴里边喊着)英子,我回来了!(将包放桌上,脱掉西装外衣。忽发现桌上信,伸头看,读信封上的字)“柳小英亲启——霍尔果斯什么开发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刘缄”(急将外衣挂衣架上,衣掉落地,捡起,眼睛始终盯着桌上信封)。

柳:(自右侧上,偷看欧,表情怒。欧转身挂衣,回身边摘领带,便取桌上信封。柳急冲上,抢信在手,吊着脸)哎哎哎,懂不懂法律?别人的信能随便看吗?

欧:我说英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吃枪药了?

柳:我就吃枪药了,怎么了?

欧:是谁给你写的信哪,对我还保密?

柳:无可奉告。

欧:哎,我看你今天是哪根神经出毛病了?我两天不在家,你怎么这样对待我?

柳:是你出毛病了吧?我这样对待你已经够客气的了!

欧:你什么意思?

柳:没什么意思?

欧:(坐下,翘起二郎腿)什么时候傍上大款了吧?

柳:(一时未反应过来)什么大款?

欧:刘大款!

柳:(一下明白了)哼,刘大款又怎么样?(坐下,也故意摇着二郎腿)。

欧:(压着火)有多大呀?

柳:不大,也就一百来万吧!

欧:什么?你真的傍上大款了?

柳:真的又怎么样!人家来找我,总比我去找别人好吧,哼!

欧:你这话什么意思?

柳;没意思。

欧:我看你是故意找茬。怎么,刘大款长得很帅吧?

柳:一般化!也就像那个谁,费翔吧!

欧:(“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柳小英,你想干什么?

柳:你激动什么,我这不是为你好吗?

欧:为我好?你今天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柳:让我说出来多不好听啊!还是自己说好,我嫌恶心。

欧:你到底要我说什么?我干什么了?

柳:哼,别装了。你和你的那位准备什么时候领结婚证呀?非法同居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欧: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说的什么呀?

柳:非要我点出来是不是?把我当傻瓜了是不是?

欧:你点出来,你必须点出来——

柳:(站起,故意怪声怪调的朗诵)“你那鲜花般的面容,你那苗条的身段,你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太年轻了点吧,十七还是十八呀?恶心!

欧:你这是说的什么呀,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柳:糊涂?哼,我早就知道你喜欢年轻的,看个电视都恨不得爬到跟前去。(接着朗诵)“我经不住你的诱惑呀,我怎么能离开你,我要和你要融为一体。”我可提醒你,共产党员国家干部同志,小心犯错误!

欧:(突然明白,大笑不止)哎呀我的妈呀!

柳: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心虚了吧?(盯住欧)

欧:(止住笑)哎呀我说英子,你原来是为这个。(伸手)快拿出来吧!

柳:(从包里掏出一打稿纸,即欧写的“情书”,扔地上)知道了就好,说吧,我听着。

欧:(捡起“情书”,放桌上)这算什么!(取过提包,从里面抽出报纸)看看这个吧!

柳:不看!我看它干吗?(扭过头)

欧:我告诉你吧,你看的那是我前几天写的一首诗的底稿,不是什么真正的“情书”。

柳:哼,骗谁呢?你什么时候学会写诗了,我怎么不知道呀?

欧:不信是不是?你先看看那标题,《我爱你,西特!》,西特什么意思?

柳:问谁呢?

欧:有姓西的吗?

柳:那谁知道?笔名呀,爱称啦,叫什么不行。你不是到霍尔果斯去了吗?是不是个老毛子金发女郎啊!你不是说外国女人三围标准,曲线优美吗?哼,西特,小心西边来的特务!

欧:(摇头苦笑)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亏你能想得出来!西特是咱西陲毛纺厂和特尔斯毛纺厂两家正筹备联合成立的针织品有限公司的名字,我这两天正参加会议忙这事。现在咱们兵地两家已达成协议,签好了合同,咱们出技术、出设备,他们那边出厂房、出工人,两家共担风险,共享赢利,这样既解决了咱们厂毛衫产品供不应求的问题,又解决了他们厂劳力过剩、技术匮乏的矛盾,这就叫兵地融合,两个离不开,报纸上不是每天都在讲吗?你那些广播稿里不是也每天都在广播吗?



柳:你别给我讲这些。那西特既然是公司的名字,怎么就是鲜花般的面容,还苗条的身段呢?有这样的公司吗?

欧:(笑)那不是写诗吗?什么叫诗,诗就要形象比喻,把公司比作美丽的姑娘不行吗?比做姑娘,你才去爱她嘛!

柳:(口气稍软)那你为什么不比作男的?

欧:我的小姑奶奶,有把美比作男的吗?美女才是审美对象。“姑娘好像花一样”,有说小伙子好像花一样吗?

柳:(盯着欧)哟,什么时候变成大诗人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欧:(拿过报纸,读)“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你是我的维纳斯……”(眼光故意瞥柳)。

柳:(夺过报纸,看)哎哟,真的发表了!(读):“西特,我爱你!作者欧阳旭。”(转头看欧一眼,含笑,接念)“你是天山上的一朵雪莲,你是特尔斯河边的一颗明珠,你像山泉般的清纯,你像朝霞般的灿烂……”(挪开报纸,盯着欧,兴奋的)这真是你写的?

欧:(忽然收起笑容,严肃的)先别问我,先说说你的事吧!

柳:我的事?我的什么事?

欧:忘得这么快?刘大款呀,你那个刘大款!如果你想好了,我不会拦你。

柳:(带哭腔的)根本没那回事,那是我瞎编的。

欧:瞎编的?不会吧!霍尔果斯开发公司……那信封可是鼓鼓的呀!

柳:(把信封交给欧,娇声的)你看嘛!

欧:(掏出厚厚一叠信纸,念)“纺纱车间来稿:积极行动起来,争创先进集体!”(再翻两页,念)表扬稿:“退休工人大老王拾金不昧!”(摇摇头,再翻后面,念)厂工会通知:“今晚八点,在露天小广场举行舞会,望广大职工踊跃参加!”(将纸一合)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搞什么名堂?

柳:(低头偷看欧,低声的)这就是我的“情书”。

欧:(用食指点柳的额头)好哇,你个柳英子,还学会了造假!也亏你想得出来,你聪明得很嘛!


柳:(一耸小鼻子,娇声的)谁让你先写“情书”的,你写我就写!

欧:醋罐子,你是个醋罐子!

柳:(撒娇的)就是醋罐子,就是不许你爱别的女人!

欧:(上前抱起柳,转一圈)好好好,我就爱我的小英子!

柳:(紧抱住欧,脸红)放下,快放下!叫人看见。

欧:(放下柳,突又收起笑容)不行,除了你,我还得爱一个人。

柳:(紧张起来)谁?

欧:你猜?

柳:我猜不上来!(紧盯着欧)

欧:她的名字叫——

柳:什么?

欧:西——特——姑——娘——

柳:你坏你坏,让你坏!(上前双手打欧,欧顺势捉住柳的双手,放在唇上,两人幸福地欢笑。转身面向观众鞠躬。)


(剧终。)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匿名(个人)
所在地:
北京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2人表演的爱情题材小品剧本《情书》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