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小品

富商与穷光蛋的喜剧小品《富妪别墅》

发布日期:2020-01-20     浏览量:1900
小品

《富妪别墅》(小品)

场景:一栋别墅的庭院,门眉上镌刻《富妪别墅》四个大字;门墙两侧贴有对联:上联是“别墅隐居思故旧”,下联是“孤身花甲觅知音”。其它,可按剧情需要设计。

人物:

赛貂婵:约50多岁。

穷光蛋:约50多岁。

台 商:约50多岁。

赛貂婵:(从别墅走出,一边下台阶一边说)有人征婚去登报,我看未必都可靠。今天老妪发奇想,(手指对联)自家门前做广告。(对观众)谁想征婚,请进来聊聊?(说罢拾阶返回去)。

穷光蛋:(穿西服戴墨镜)人称我是穷光蛋,这里走走那里转,不拣破烂就讨饭。时过景迁十多年,摇身一变,当了废品公司大老板,资产评估几百万。我满城寻找老情人,看她是不是还说我是穷光蛋。(环视四周)哎哟!原来这一带是荒郊土岭,都变成别墅区了!看,这一家《富妪别墅》还贴着对联:“别墅隐居思故旧,孤身花甲觅知音”。嗯,是别有隐情。我不妨进去试一试(走进院内)请问有人吗?

赛貂婵:(内应)有人。

穷光蛋:在哪儿呢?

赛貂婵:(内应)在厕所呢。

穷光蛋:(自言自语地)这懒驴上磨,还屎尿多。

赛貂婵:(一边系裤带一边急忙走出问)你是------

穷光蛋:(忙抢答)我是来试婚的。

赛貂婵:啊!(不由一惊,手一松,裤子往下掉,慌忙提裤子)

穷光蛋:咋的?一说试婚就脱裤子?!

赛貂婵:嗨!听说试婚,一紧张给吓的。况且,我贴的对联明明是征婚。

穷光蛋:征婚与试婚,有啥区别?现在的小青年,也不要什么婚不婚,只要一夜情。

赛貂婵:只要一夜情,我倒想起一个人。

穷光蛋:谁?

赛貂婵:人称‘穷光蛋’。

穷光蛋:哦,你认识他?

赛貂婵:当然,他就是那种一夜情的人。

穷光蛋:看来你就是,当年迷人的校花赛貂婵了?

赛貂婵:快别提她了,啥赛貂婵,如今头发快白了,容颜也老了,再想风流,也设人来找了!

穷光蛋:请别悲观,今天,我不是找来了吗!

赛貂婵:啊!原来你真是10年前的穷光蛋?!

穷光蛋:(摘掉墨境)难道你一直没把我忘掉?

赛貂婵:你的音容笑貌我永远也忘不了,尤其是一夜情的那天晚上,你学的那声猫叫。

穷光蛋:什么猫叫?

赛貂婵:在下乡插队那一年,咱俩不堪忍受那种生活,商量怎么从生产队逃出来,你说半夜来找我,一学猫叫,我就出来跟你逃走,这难道你忘了吗?

穷光蛋:噢!是那个猫叫,没忘,现在也能叫出来。

赛貂婵:那太好了!今天你再叫几声,我听听好吗?

穷光蛋:那好,我再学一学,(学猫叫):“咪!咪!咪!”

赛貂婵:太好听了,是原腔、原调,幸亏没被盗版。

穷光蛋:咱俩从生产队逃出来返城,怕给家里找麻烦,就在城外找一处古庙住下来,你怕庙里闹鬼,睡不着,就老往我身边靠,靠哇,靠,靠---进我被窝了。

赛貂婵:真不知害臊,这也有脸说。

穷光蛋:回忆这一夜情,还真挺甜蜜的。

赛貂婵:还甜蜜呢,吃的苦,受的罪,难道你都忘了吗?

穷光蛋:说句实在话,没有过去的苦,那有现在的甜。回想过去的30多年,我内心是感慨万千,要不是改革、开放、搞活,也许咱俩还在天天拣破烂。

赛貂婵:说的也是。不过,越想我越狠你!

穷光蛋:你狠我什么?

赛貂婵:1978年,分别的时候,你在烟盒纸上写的留言,那首打油诗(掏衣袋)。

穷光蛋:这你还记得?

赛貂婵:这能忘吗(从衣袋掏出烟盒纸),听你当时说的,“北京有个穷光蛋,改革开放下江南。不混个人模狗样,岂敢吕布戏貂婵。”

穷光蛋:这是堵气,也是誓言。

赛貂婵:你一堵气,狠心抛下我,一去10多年也不来找我------

穷光蛋:(忙抢白)我------

赛貂婵:(忙打断)你有什么好说的?你是成心拖我,拖、拖、拖,把我年轻美貌的大姑娘,拖成了老太婆!美好的青春、美好的年华,都叫你给耽搁了!(伤心又痛爱地捶打)你还我吧?还我?

穷光蛋:请原谅,今天,我不是尝还来了吗!

赛貂婵:你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才回来找我?

穷光蛋:快别说了,我早找过你,我是八出广州,八进北京,断断续续地寻找整整八年,谁成想北京变化这么快,几乎一年一个样,尤其是最近几年,为举办奥运会,建筑项目一个紧接一个,不是这里拆迁,就是那里改造,咱俩拣破烂常去的那些老胡同、老街道,不是盖了高楼,就是修成立交桥;咱俩住过的那个古庙,西边建个‘水立方’;东边又冒出一个大‘鸟巢’!

赛貂婵:呦,你还到那儿去找过我?

穷光蛋:找过,我多想‘凤还巢’呀!

赛貂婵:还‘凤还巢’呐!在那古庙我早搬出来了。

穷光蛋:庆幸的是,想不到,今天咱俩竞在这里相会了。

赛貂婵:真缘份!也可谓是‘凤还巢’吧!

穷光蛋:(双方紧紧搂抱)我真是‘凤还巢’了!

赛貂婵:那你南下广东10多年,混的怎么样呀?

穷光蛋:能混个啥样,一直也没离开拣破烂,事实证明,咱们拣的不仅仅是破烂,而是变废为宝。其实,有的‘废物’本来就是宝,你还记得我拣的那个香炉吗?

赛貂婵:香炉?就是我从废品堆里拣的那个香炉,你发现它很精制,拣回来夜里就用它撒尿。

穷光蛋:是它。你还编个上下联讥讽我:“穷光蛋是真糊涂,错把香炉当尿壶。”

赛貂婵:那是开你的玩笑!

穷光蛋:没成想,它是一件珍宝。

赛貂婵:啊?是什么珍宝?

穷光蛋:我在广州,经专家鉴定,这个香炉是开创檀柁寺那个年代出窑的,据说始建北京城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而且说,是先有的檀柁寺,后有的北京城,你说这香炉该有多少年?!

赛貂婵:那可够长的,它真是个宝。

穷光蛋:可惜,让我给卖了。

赛貂婵:你给卖了?卖给谁了?

穷光蛋:是个台商大老板。

赛貂婵:卖了多少钱?

穷光蛋:咱也不懂行,才给一百八十-----

赛貂婵:啊?!才卖一百八十块钱,你那么缺钱花?!

穷光蛋:很抱歉,还有个万字忘说了。

赛貂婵:哎呦!是一百八十万呀?!老东西,这么说,你不是穷光蛋,是百万富翁了。快老实交待,在那花花世界,钱都怎么花了?

穷光蛋:请相信我,我深知好日子来之不易,所以,没敢枉花一分钱,我的收入、支出,都有账可查,还有存款摺、现金,都在这皮包里,请你劳神收下吧(递皮包)。

赛貂婵:好(伸出双手接)。

穷光蛋:(又改变主意,把递皮包的手又收回来了)

赛貂婵:怎么又不给了?

穷光蛋:我忽然一想,怕是鸡也飞了,蛋也打了!

赛貂婵:你怎么忽然有这个想法?

穷光蛋:你现在变的这么阔绰,我能不想吗?况且,你本来就很花枝招展,又是有名的赛貂婵,当年追你的人那么多,虽然我抢了先,可是,咱俩又分别10多年,你会那么安分守己,就没靠个大款,找个傍肩?

赛貂婵:你住嘴!我是那种水性扬花的人吗?我同你一样,一直没离开拣破烂。

穷光蛋:我意外地拣了一个香炉,发了大财;可是,你靠拣破烂,竟然身居别墅,难道不令人生疑吗?

赛貂婵:生什么疑,人走时气,马走骠。我也时来运转,有了意外。

穷光蛋:你有什么意外?

赛貂婵:自从你南下之后,我拣破烂也有了重点,专找新开发区和富人区去拣。这样拣着拣着跟这一带的人就熟起来了,原来这一栋别墅的女主人,是一个台商包养的二奶,我一来二去的跟她混熟了,老板一走,她寂默孤单,时常找我说说话;遛遛弯;买买菜;做做饭。突然,一天她发高烧,患了一场大病,住进医院,吃喝拉撒睡全包在了我身上。可恨的是包养她那个大老板,竟一走两年多音信全无,二奶病好出院,钱也花光了,没了生活出路,一天她来找我,非要认我做干姐不可,她说不想等下去了,她又找了一个阔佬,要跟他走。然后,她把这栋别墅的一切手续,向我面前一摊说:“干姐!您待我比亲生的姐姐还亲,我也没有别的亲人,这栋别墅就送给您,全当妹妹一片真心吧!”

穷光蛋:好哇!这真是太意外了,想不到这样的好事竟让你遇上了。

赛貂婵:哼,恐怕要让你遇上,她兴许就嫁给你了?!

穷光蛋:快别逗了,

赛貂婵:也是,竟忙说话了,恐怕你也早累了,快进屋里去歇一歇,渴了我泡茶,饿了我做饭。

穷光蛋:好吧。

(二人拾阶走进)。

台 商:(上场仰首一望别墅,小声默念)《富妪别墅》,“别墅隐居思故旧,孤身花甲觅知音”。啊!这是怎么回事?我走错了?(环视一下周围)没错呀!这就是我的家。(走进院内)请问家里有人吗?

赛貂婵:(内应‘有’)有。(一边应声,一边走出,站在台阶上)你找谁?

台 商:噢!是你,我看出来了,你是---那个‘破烂’?

赛貂婵:什么?我是‘破烂’?!

台 商:难道我看错了(走近看)?没看错,你就是‘破烂’。

赛貂婵:什么,我就是破烂?!

台 商:哎呀呀!你不就是那位常来这儿那个拣破烂的吗。

赛貂婵:呦!要这么说,拣破烂的,也都成破烂了?!

台 商:不不不。是我叫习贯了,这么叫您很没礼貌,我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深鞠一躬)!

赛貂婵:这没必要,何必如此客气。

台 商:请问,您今天光临寒舍又是来拣破烂?

赛貂婵:非也。改革了,开放了,眼光也该朝前了,当年拣破烂的我,如今老妪也住上别墅了!

台 商:呦!您也有别墅了?

赛貂婵:有了。

台 商:是在哪儿?

赛貂婵:就是这儿

台 商:啊?!这栋别墅本是我的家呀!

赛貂婵:很遗憾,现在这栋别墅它不是你的家了。

台 商:那我太太------

赛貂婵:你太太,现在她也不是你太太了!

台 商:啊?这是为什?这是为什么呀?

穷光蛋:(走出来静听)

赛貂婵:问问你自己的良心吧!你抛下太太两年多,什么都不管,她喝西北风,能活吗?

台 商:咳!我是有愧,有愧于她呀!这么说,她是另嫁了他人,然后,她把这栋别墅委托你来看管?

赛貂婵:这不是看管。

台 商:她是转卖?

赛貂婵:也不是转卖,她是白送,我是白拣。

台 商:什么,白拣?开什么玩笑?!

穷光蛋:(走下台阶)台商老兄,这不是玩笑。

台 商:你,(认出)穷光蛋,你什么时候到这里来了?

穷光蛋:也是刚到不久。老兄,原来你就是这家的主人?

台 商:正是。

穷光蛋:不是老弟批评你,你做的很不对,太亏心了!你返回台湾,把二奶抛在北京,两年多你都不管不问。

台 商:我给她留下一笔钱。

穷光蛋:物价通涨够花吗?况且,她害了一场大病,幸亏二奶结识了这位(指赛貂婵)好心人,长年累月,昼夜守候在病床,病愈出院,二奶等你仍毫无消息,因生活所迫,才另嫁他人。二奶在临走时,为表达对这位好心人无微不致的体贴和关爱之情,毅然慷慨地把这栋别墅赠送给了她。

台 商:(非常感动地紧紧握住赛貂婵的手)噢!谢谢!谢谢!你受之无愧,我自愧不如,很抱歉!实在抱歉!

赛貂婵:不用客气,我没弄明白,你们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穷光蛋:他就是我向你说过的那位台商大老板,他既是个大商人,又是个古文物收藏家,我南下带的那个香炉,就是卖给他收藏了。

台 商:是的,我俩从那时起,就结为兄弟,情同手足呀!

赛貂婵:哟!想不到二位结交的友情如此深厚,其中有个笑话,他跟你说过吗?

台 商:什么笑话?

穷光蛋:(忙抢白)她曾讥讽我“穷光蛋真糊涂,错把香炉当尿壶。”

台 商:噢!就是我收藏的那个香炉,你错当了尿壶?!(笑)

穷光蛋:老兄你会怪我吗?

台 商:哦,不会。错把文物当废物的事,到处可见,我怎么会怪你呢。

穷光蛋:可是,老弟我很怪你。

台 商:怪我什么?

穷光蛋:这一次返台湾,你费那么长时间才回来,是为什么呢?

台 商:说来惭愧,也是多因家务缠身,原夫人未生子女,又久病在床,日渐恶化,我难以脱身,最后,她终因无治而亡。这样,料理好后事,我也无了牵挂,本想这次来北京同她正式登记完婚,然后,再北京投资经商,长期住下去,没成想错失了良机,她离我而去,真是悔不当初呀!

穷光蛋:我奉劝老兄别后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现在两岸已经创造出交往的环境,我非常欢迎你来北京投资经商。

赛貂婵:我同样欢迎,既然你想来北京投资经商,那么,这栋别墅本是你出资购买的,再说海峡两岸本是一家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情愿毫无代价地归还你。

台 商:啊!这可不敢当!不敢当!

穷蚕蛋:还客气啥,你就收下吧?

台 商:这不是客气,我受之有愧,实在不敢。请恕我坦言,我有个冒昧的想法。

穷、赛:(同问)什么想法?

台 商:女主人贴的这副对联,既是‘思故旧’,又是‘觅知音’,我充当不了故旧,可否当个知音呢?

赛貂婵:嘿!你还想当我的知音?

台 商:难道------

穷光蛋:(紧接)老兄,一切都晚了,你什么也当不成了。

台 商:为什么?

穷光蛋:恕老弟失礼,向老兄介绍一下,这位女主人,她是我30多年前相亲相爱的老情人,今天,才又喜相逢呀!

台 商:哎呦!这太可喜可贺了!

赛貂婵:也未免太可笑了?你们看,我虽已年老珠黄,如残花败柳,居然还招蜂引蝶,哈哈!――这是不是很可笑?!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三人连说带笑不止)。

穷光蛋:今天我们相会在一起,我提议咱们兄弟联合起来,在北京共同投资经商,把这栋别墅作为筹办处,好不好?

台 商:(举手)这样好!我完全赞成!

赛貂婵:我也赞成!

三人(同说):一言为定,共创双盈。

------ 剧终)-----、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刘荣施(个人)
所在地:
北京
微信:
18813139546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富商与穷光蛋的喜剧小品《富妪别墅》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