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微电影

无名英雄(微电影)

¥5000元
发布日期:2020-02-14     浏览量:3119
本故事讲述了一位“叛徒”被枪决的故事,导致一家人受到牵连的悲剧,然而,故事结尾,另人肃然起敬······


无名英雄微电影
文/刘培刚

人物: 父亲(三十岁左右,蓬头乱发,脸上,身上有血,五花大绑)
队长:(头戴草帽,腰挂手枪)
奶奶:(白发苍苍,满脸是泪,拄着拐杖)
母亲:(矮瘦,头发凌乱,脸色苍白)
我:(六岁)
群众演员:(好多人)
老人:(头戴礼帽,身穿黑大衣。台湾人)
地点:小村庄
时间:解放前,抗日时期

场景一:
有人领头敲着锣,边走边喊着:大家集合喽,快来看呀,这就是叛徒的下场喽!哐当!后面跟着一群人。其中一个男人三十岁左右,被五花大绑着,赤着脚,脖子上挂着叛徒纸牌。浑身血迹斑斑。但他却昂着头,望着远方初升的太阳,始终一言不发。
村民纷纷从家中走出来看热闹,有人直接往他身上吐口水,有人用枝条抽他,还有人高喊,杀了这个狗叛徒······
队伍越来越庞大,奶奶拄着拐杖由妈妈挽扶着,跟随着队伍不情愿地向前走着,我跟在妈妈的身边,也喊着,打倒叛徒。

场景二(村头老槐树下)
父亲被绑在树上,大家围在一圈。
队长:队长一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我父亲说,各位父老乡亲们,我们庄上出了个叛徒,专为日军办事,泄露我们秘密,让我们组织损失惨重。如今,他被我们抓住了,大伙说,我们怎么处置他?
群众:群众怒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群众吼声一浪高过一浪!)
父亲:父亲望着远方,始终不说话!
奶奶:奶奶用拐杖敲着地面说,逆子啊,我们家怎么养了个逆子啊!
母亲:母亲扶着奶奶,她低着头一直哭着不说话。
我:我不知道叛徒是啥意思,但我知道,父亲是个大坏蛋。于是,我也叫着,杀了他,杀了这个大坏蛋!
父亲:父亲可能是听见了我的声音,他把目光缓缓移向了我们,我发现,父亲咬了一下嘴唇,流下了眼泪说,妈妈,孩子他娘,孩子,我对不起你们了。
队长:队长抽了我父亲一个嘴巴子问,告诉大家,为啥替日军办事?
父亲:父亲有气无力地说,为了荣华富贵。
群众:杀了他!群众又一次高喊。
大队:队长为了验明正身,咬牙切齿地问,你可是刘大牛?
父亲:是。
队长:狗畜牲,你背判人民,背判国家。今天,我就代表人民,代表党,送你上西天。队长一手插着腰一手点着父亲的额头大骂。
群众:杀了他。众人怒吼。
父亲:父亲没有吱声,他始终咬着自己的嘴唇望着我们,似乎有话要说,但他没有说话。
队长:预备,开枪。队长一挥手说。
“嘭”的一声枪响,子弹钻进了父亲的胸膛。父亲嘴角立马流出一股殷红的鲜血,他盯着我们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底下了头颅。
大家马上跳跃鼓掌,而奶奶,母亲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场景三
(村头)
有个孩子指着我说,他是小叛徒!以后不要和他玩。
大家一起喊着“小叛徒,小叛徒。”
我恼火了,就和喊我小叛徒的孩子打了起来。
谁知,他们一起上来打我,还把我压在地上打,我的嘴巴也被他们打出血了,眼也被打青了,衣服也撕烂了。

场景四
(家中)
我回到家,母亲见我伤了。
母亲:母亲惊讶地问,咋了?
我:我愤愤地说,他们说我是小叛徒。
母亲:唉,说就说吧,随便他们说就是了。
我:我不服气地说,他们还说我是野种。
母亲:一下子搂着我哭了。
此时,打我孩子的母亲还在我家门外大吵大叫,一家都是叛徒,以后在欺负俺儿子,俺打断你狗腿!
母亲:母亲为了息事宁人,搂着我只是一个劲地哭。
这样的事以后可多了,害的我都不敢出门玩。
奶奶受不了打击,不久便去世了,母亲常常夜里爬起来哭泣。

场景四
(家里)
母亲:母亲指着队长大声地说,你给我滚出去!
队长:别怕,我喜欢你。说着就向母亲扑了过来。
母亲:母亲躲过去说,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
队长:嘿嘿,你听我话,我保证多给你工分,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母亲:母亲再次用手指着队长警告说,你再不走,我就一头撞死了。
队长:好好。我走,我走。谁知队长趁母亲不注意,一下子扑了过来,抱住了母亲。
我:我正好割草回来,听见屋里有动静,握着镰刀,闯进了屋里,我看见母亲被羞辱,举起镰刀,对着队长后背就砍,队长一转身,发现是我转脸就跑,我想追,母亲一下子抱住了我。望着队长狼狈逃跑,我气的摔下镰刀说,下次再来我就砍死你。

场景五
队长:队长为了保住自己名声,就来个恶人先告状,说他自己来动员我们家下地干活,我有意不去,装着生病,还砍了他,就告了我犯了伤害革命干部罪,希望严惩叛徒后代。于是,我就被关了起来,母亲到处托人求情,才没把我枪毙。

场景六
(家门口)
一晃过了几年,我从监狱里出来。
我:我回到家门口,发现,房子空了,我大喊,娘,我回来了。
屋里无人回答。
我:我又喊,还是没人回答。
有人指着远处一个土堆告诉我,你娘早死了。
我发疯地丢下行李,哭着奔向了母亲的坟头······

场景六
有人给我说媒,但听说我父亲是个叛徒,再加上我蹲过监狱。都吹了,从此,我就一个人过日子。
有一天,我正在田里干活,有人把我叫了回来。
我:我扛着锄头,回到家,发现,我们家来一群人,其中还有一位古稀的老人。
老人:老人盯着我问,你父亲是不是叫刘大牛?
我:我想想我们因为父亲遭受的罪,我就没好声地说:“他是个判徒,早死啦,找他干啥?”
老人:你,你!你咋这样说你父亲呢?他可是个大英雄啊!老人激动地说完,用手擦着浑浊的泪水。
我:我吃惊地反问,大英雄?他是大英雄?
老人:老人老泪纵横地说,对!那年,我和你父亲一块被组织上派去做日军卧底。一次行动中,我们俩暴露了目标,你父亲为了掩护我继续在敌人心腹获取更大的情报,才故意被抓,迷惑敌人呀!
我:啊,这是真的?那你为啥现在来呀?
老人:那时,我是国军,你父亲是共军,国共合作,我们共同杀敌。日军败后,我们又发生了内战,共军取得了全国的胜利,随后我便随军去了台湾,一直没有机会过来。
我:为啥没人出来替我父亲作证啊?
老人:那会都是单线联系,派你父亲与我执行命今的人早就牺牲啦。
我:天啊,我父亲不是叛徒,你们听见了吗?我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奔跑着去告诉我的奶奶,我的母亲,还有我从没有去上过坟父亲!
(剧终)


刘培刚简介:男,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大世界》《小小说选刊》《精短小说》《作家天地》《检察日报》《厦门日报》《银川日报》《村委主任》《安徽商报》《河南经济报》等中内外上百家杂志,报刊及网络平台,闪小说多次在全国征文中获奖。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刘培刚(个人)
所在地:
其他内地
电话:
15398278555
微信:
15398278555
QQ:
2543806702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无名英雄(微电影)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