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其他剧本

充满生活情趣的幽默短剧剧本《红色康乃馨》

发布日期:2020-02-11     浏览量:2004
《红色康乃馨》
格林·休斯为美国剧作家,1894年生于内布拉斯拉加洲。先后攻读于斯坦福大学及华盛顿大学。曾在华盛顿州立师范学院等处执教,后来在华盛顿大学支持圆形剧场及水上舞蹈的常年演出活动,并担任戏剧系主任。除发表剧作外,并写作诗歌及学术专著如《美国戏剧史》。
《红色康乃馨》发表于一九二五年,是一出充满生活情趣的幽默短剧。全剧只有三个角色,女儿在化装舞会上认识了小伙史密斯,相约在公园再次相见。为慎重起见,女儿托父亲先行一步,对未来的女婿作一番考察。父亲利用他们都姓史密斯的巧合,及化装舞会上人们相互不易相认的细节,故意与小伙子处处为难,让其展现自己的性格、脾气、品格。在一连串的误会与巧合中,父女俩终于发现小伙子是一个质朴、单纯而又聪敏的青年,最后向他发出热情的邀请,以鸡尾酒招待这位理想的女婿。剧本情节安排桥面,人物对白幽默、风趣,所选择的的细节又富有喜剧性,加上小伙子憨厚、笃实的性格,造成全剧强烈的喜剧效果。

【景:城市公园中一僻静角落。下午四点钟左右。一个男人坐在舞台中央一长椅的一端,瞅着雪茄。她是个中年人,模样儿很富裕,翻领上戴着多红色康乃馨。一个少年幕启后立即登场。二十分钟后,衣饰讲究,但不流于浮华。他翻领上也戴着多红色康乃馨。她东张西望,好像在等人。他和那男人相互扫视了一下。少年摆出副自在的姿势。他点了支纸烟。】



人物
少年
男人
姑娘

男人 还是坐下吧。长椅上尽坐得下呢。
少年 (好像在想心事,突然吃了一惊)噢,谢谢。多谢多谢。我站站无所谓。反正不过一两分钟。
男人 (好奇地打量着他)那你敢情是在等个女人吧?
少年 (踌躇不决地)哦——嗯,是啊,说实在的,我正在等。
男人 (知情地)你是个乐观主义者。
少年 什么?请再说一遍。
男人 我不过说了声:你是个乐观主意者。
少年 我不明白你的话。
男人 不明白,你等等就会明白,等你这一两分钟变成了一两个钟头,就明白了。我看你不大了解女人。
少年 也许是这样吧。不过话得说回来,我觉得你讲的话未免太涉及个人了吧。
男人 啊,只有涉及个人的话才是值得讲的。不过,如果你情愿谈谈天气——
少年 (正在看表)五分钟过去了……(朝舞台一遍望望,依稀想起这个男人在跟他说话)我——是啊,说得对。对不起。我想到别处去了。
男人 这我也看得出来,她已经迟到了五分钟啦。
少年 (吃了一惊)这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 凭的是经验,经验啊。恋爱就像历史,是会重演的啊。再说,我跟你处境相同。我约的人也应该在五分钟前就到,只是有一点不同,我不着急,而你着急。
少年 (跨步走到长椅前)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坐下了。(一会把重心放在这只脚上,一会儿放在另一只脚上)真叫人腻歪死了(在长椅的一端坐下)
男人 来支雪茄吧?
少年 不,谢谢,我把这支纸烟抽了。(他转身面对男人,这样一来,目光落到堆放翻领上的红色康乃馨上,显出着恼的样子,他摘下自己翻领上的花,迟疑了一下,又扣上了。男人看他这样做,闻闻自己那朵花)
男人 多好看的花啊,康乃馨,是不?而且香的不得了。我非常喜欢它,我看你的爱好也跟我一路。
少年 (心神不宁)说的是啊。非常好的花。不过,我——嗯,希望你别认为我冒失,不过说实在的,入骨你觉得无所谓的话,并不介意的话,把你的康乃馨拿掉一会儿,知道等到——哦,做个讨人喜欢的人,把它藏几分钟,那我就感激不尽啦。
男人 (厚道的)好说,我真巴不得帮你个忙哪,请教贵姓——贵姓——
少年 史密斯
男人 谢谢你,史密斯先生。这可怪了,真怪啊!
首年 怪在哪里?史密斯这个姓吗?
男人 是啊,怪就怪在你姓这一个,因为我也姓这一个。
少年 哟,你也姓史密斯?说起来,反正世界上我们这种人多得很呢——我是说,姓
姓我们这个史密斯的多得很——所以这样巧合也不用大惊小怪——
男人 那当然啦,那当然啦——不过,我还想到这红色康乃馨。
少年 平,我可不那么觉得
男人 当然啦,也许我想的没有道理。不过两个人窦性史密斯,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等人,双方都戴着红色康乃馨!你该承认这可有点儿——
少年 我的老天!真有点那个啊!(怀疑地目不转睛地望着这男人)我希望你肯到别处去,要不—难道你非得戴着他不可吗?
男人 正是这样!绝对非戴不可!而你,如果不走开,或者改姓,或者至少扔掉你的康乃馨的话,将给我带来天大的麻烦啊。
少年 我什么都不干,我不能!天哪,她不认识我啊。我是说,我不知道我相貌如何,所以她要求我戴朵红色康乃馨。
男人 我的处境可完全一样。我在等的那个女人不认识我的脸。她要求我戴朵红色康乃馨,所以你看,我没法帮你的忙。说到底,人总得首先照顾自己的事情啊。
少年 这巧合多糟糕啊!(脸露喜色)也许没有问题,他们总有一位会比另一位先来的。如果你认出那是你的——嗯——朋友,你可以马上打招呼,陪她一起走的。如果我的那位先来,我也这样做得了。
男人 (沉思着)你以见到你那位——嗯——朋友,就认得出来,是吗?
少年 (吃了一惊)什么——哦——多少认得出来。我是说,他那双眼睛。随便在什么地方,她那双眼睛我总认得出来。
男人 他那双眼睛!老天爷哪!
少年 啊,你该明白,一个女人穿着戏装,还戴着面具——
男人 穿着戏装,还戴着面具!
少年 千真万确。哪错得了啊?我是在化装舞会上认识她的。这毫无奇怪之处,不是吗?
男人 这真是不可思议!十二万分的不可思议!(郑重其是地)有一点请告诉我:她当时穿的是什么装束。
少年 她打扮成希巴女王。
男人 我的天哪!
少年 怎么啦?
男人 (竭力镇定下来)没什么!没什么!(差不多在自言自语)我说什么也不信!根本不可能!
少年 什么不可能啊?
男人 哪里有不可能的事情啊!(一个姑娘轻快的走上台,她身穿时髦的下午上街的
服装,头上戴的帽子遮住了眼睛,帽子前沿上没准儿悬挂着一小块面纱饿。她
站住了,羞答答的望着那男人和少年,他们转身凝视着她,给她弄糊涂了。男人和少年都不动弹,他们面面相觑。姑娘尴尬地低声咳了一声,走过他们身边,走到舞台另一端才住了步。男人和少年目送着她,随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男人 她就是——?
少年(仔细盯着姑娘)我看是吧,不过真该死!我看不清她的眼睛啊。
男人 我说得准她就是我的朋友、
少年 什么?你说得准!
男人 凭她挺着脖子昂着头的那副模样。
少年 我可也肯定她正是我的朋友。但愿让我看一眼她的眼睛才好啊!
男人 依我看,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叫她的名字,我建议你先来叫。
少年 我不行!我不知道她姓甚名谁。
男人 你是说你不知道约了来见面的女人姓甚名谁吗?
少年 她不肯告诉我姓甚名谁。你该上前去,弄弄明白她到死是不是你的那一位。
男人 我不得不承认,事情变得越来越叫人难以相信了。跟你说实话吧,我也不知打跟我约会的姓甚名谁。
少年 我的老天啊!真太糟糕了!听着。我们可不能站在这里为这个问题争个不休啊。我们中要有一个上前去打破这个僵局。如果发现不对,他可以退下,给另外那个一个机会。(姑娘这时在往鼻子上搽粉,用一面小镜子照着自己的脸,不时扭过头来对男人和少年撇上一眼)
男人 这解决办法挺不错。你提出了这个方案,所以该有优先权来试试。我就在这儿等着,好在还是能注视着你的行动。祝你顺利!
少年 (朝姑娘走去,接着调回来对着那男人)可是我究竟跟她说什么好呢?
男人 问问她,你是不是她约了来这儿相会的人。
少年 如果她说不准怎么办?
男人 什么?
少年 她也许说不准我到底是不是那个人。
男人 这是该由她来操心的事——不是你的事,你至少可以让他有机会来认你啊!
少年 不过她也许会认错!
男人 真要命!你到死去还是不去?
少年 好,我去。(又朝她走去,又掉回来)你别走开,等我弄个水落石出,行吗?
男人 行,行!当然不走开啦!去吧!
少年 我走了。(他直走到离姑娘两三步的地方,站住了,你转身望着他,可爱的微微一笑。他清清嗓子,开口了)您好!
姑娘 (甜蜜地)您好!
少年 (小心翼翼地)请您原谅,您就是——我是说——我就是——我想说的是——我约了个人在这儿相会,哦——我心里纳闷——
姑娘 是啊,我也看得出来你在纳闷啊。
少年 (不知所措得)我看你要拿我当傻瓜看待了,不过你该说明白——哦,由于我俩都戴着红色康乃馨,同一时间在这同一地点,而且——
姑娘 是啊,我看你们俩都戴着红色康乃馨。我觉得戴在你们身上非常合适。
少年 (窘迫地)我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不过——说起来,这不是我们要谈的问题。(他心情不安地笑笑)
姑娘 (陪他一起笑)对,我看也不是。
少年 要解释清楚还真是烦难。
姑娘 (同情得)对,真是不容易!(又好听地笑起来)
少年 当然啦,要是您真是那一位——就是说,我约了在这相会的那一位,那也许你就能理解了。对吗?
姑娘 不,我看我不理解。
少年 (垂头丧气)唉!那我看你不是我约的那一位啰?
姑娘 那一位——什么意思?
少年 那一位——我约了来相会的。是你吗?
姑娘 嗐,我不明白。
少年 (脸露喜色)这么说,你是在等人?
姑娘 是啊。
少年 这可有点眉目了。那么如果你看见他认得出来吗?
姑娘 (不好意思)我怕不行。所以我才要求他戴朵红色康乃馨啊。
少年 噢!这一点是肯定下来了。不过,没错儿,他(指指那男人)也戴着朵红色康乃馨。
姑娘 对。这一来使问题着实复杂化了,对吗?
少年 对啊,所以,你该明白,我们必须另想别法来识别他。
姑娘 识别哪一位?你还是他?
少年 (一时为难起来)我不,也不一定。两个都可以。识别你打算相会的那一位。
姑娘 这就对啦!我们必须识别我打算相会的那一位。
少年 你想得出什么办法来吗?
姑娘 我说不上。(思索着)啊,没错儿!我为什么想不到呢?(神采奕奕地)我可以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啊!
少年 好极了,开口问我吧。
姑娘 那好,你是姓史密斯,对吗?
少年 (起劲地)对!
男人 (一直站在一旁,兴趣盎然地看着他们交流,这时响亮地说话了,讲得语气很重)我也姓史密斯啊!
少年 (吃惊地转身望着男人)对,对。(然后对姑娘)你瞧,这又是个问题,我——
姑娘 什么?他也姓史密斯吗?我的天哪!
少年 问题就在这。(激动地)如果他不姓史密斯,那就是根本,没有任何困难了。
姑娘 (对少年)你怎么知道不该怪你不对呢?
男人 (略微上前来)正是这样。如果你的姓(对少年)不识史密斯,那么什么问题也没有了。我坚决要求你至少也该承担一半责任。
姑娘 问题在于哪一位是原来的那位史密斯。
少年 原来的史密斯,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 从时间观点看,我当然是原来的史密斯啦。在你(对少年)降生以前我早就姓这个姓啦。
少年 荒乎其唐!这又有什么想干?在这场合中,原来的史密斯跟这位——小姐,请原谅,你还始终没有告诉我你姓什么——跟这位小姐约会的那个。
姑娘 对,我没告诉过你我姓什么,可不!(她富有感染力地笑出声)看来有点儿奇怪,不过——说实话吧,我想我过去也没有跟你讲过什么话啊。没准儿跟我讲过话的是他(指指那男人)。
少年 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
姑娘 星期五晚上化装舞会上。
男人 喔,对了,是我跟你讲过话来着。
少年 (诧异地望着男人)你!你当时也在场!真叫我受不了啦!
姑娘 为什么他不能在场呢?他跟你同样有权利来参加的啊。
男人 这还用说!为什么一位史密斯的人该比另一位有优先权呢?
少年 我马上要疯了!听好!(对姑娘)你必须好歹想法解决这个问题。我坚决不愿整天站在这儿给人愚弄。
男人 如果你这样想,你应该马上走开,这一来可以使事情相当明朗化了。
少年 (存心吵架)我不走。别以为你能这样轻易地把我打发走!(对姑娘)你要解决这问题倒是有点办法的。如果说你上星期五在化装舞会上跟我们中间有一个讲过话,那你一定记得凭哪一点可以告诉你到底是哪一个。我们彼此一点儿也不像。仔细看着她!(指着男人,他顿时摆出一副英勇的架势)你怎么可能把他当做我呢?
姑娘 可是你忘记了,当时你们俩都穿着戏装,而且戴着面具。
男人 千真万确。戏装和面具使人完全乔装打扮起来了。
少年 不过戏装是各各不同的啊。我打扮成个阿拉伯首长!
男人 我也是这样。
少年 什么话!(几乎愤怒地叫起来)你才不呢,真太岂有此理啦!我坚决不信!
男人 我可要跟你说我正是这样。穿着阿拉伯酋长的装束参加化装舞会,毫无值得奇怪的。就我所知,谁也没有对这个打扮有独享的特权啊。
姑娘 经你提起了,我清清楚楚地想起在那次舞会上的确看到不止一个阿拉伯酋长。
少年 (狠狠地姑娘说)那我看你见以为酋长就跟他搭讪啰!
姑娘 啊,我那样办法说得准!把以为酋长当做另一位,那还不容易!
少年 那我就看你跟他们都讲了那一套?
姑娘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少年 (挖苦地)你不是邀请跟你搭讪的每个酋长四点钟在公园这一角相会,上衣翻领戴一朵红色康乃馨吗?
姑娘 (激动地)我哪会这么干!亏你想得出!是他约我来跟他相会的。
男人 千真万确。我要求他今天在这儿相会。
少年 不过我也要求过的啊!
姑娘 你们都肯定记得约过我的吗?
男人 绝对肯定!
少年 当然如此!
姑娘 可是你们怎么可能呢?你们怎么知道你们中有一位不是约的别的姑娘呢?
少年 难道你不是打扮成希巴女王吗?
姑娘 对。一点不错。
男人 她当然如此啊,所以她才引起我的注意的啊。
少年 真正该死!我受不了啦!(恶狠狠地转向那男人)你怎么知道舞台上没有另一位希巴女王呢?
男人 就算有把。不过问题是,眼前可只有一位希巴女王啊。
少年 那你自以为是你约得这位(指指这姑娘)希巴女王今天四点钟在这儿公园里相会吗?
女人 (挖苦地)你的脑袋倒越来越开窍了!
少年 而且你还跟她说你要在上衣翻领上戴朵红色康乃馨?
男人 我惯常用这方法让那个人家认出我来。
少年 哼,我可知道这位是我搭话的希巴女王。我凭她那双眼睛认得的。这双眼睛在什么地方我都认得出。看起来她把我们俩都糊弄了,因为我跟你一样,也对她提出来这些建议,而她确实也接受了。
姑娘 唉,真抱歉!我还以为你们俩是同一个人呐。
少年 (冷冰冰地对男人说)她以为我们是同一个人呀!
男人 至少我们对她的恭维是共同的。
少年 难道你以为我们会犯口吃病,竟然会对你提出两遍要求吗?
姑娘 我以为你们但是有点儿——也许可以说心不在焉。
男人 你真懂得分寸,讲的这么婉转。
姑娘 你该了解,我感到真是抱歉!不过当时跳舞跳得多兴奋啊——还有动人的音乐什么的——我准是——得了,真是抱歉!
少年 嘿,我们了解。
男人 千真万确。
姑娘 而且你们可以明白,由于你们俩都姓史密斯,都打扮成阿拉伯酋长,而且都偏爱红色康乃馨,因此多么容易弄错人啊!少年 这还用说!
男人 那当然了!
姑娘 我看眼前的问题是该怎么办。
男人 真是个着实使人为难的局面。
少年 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该由她来在我们中间挑一个。
男人 我们可以抛个钱币来决定那一个留下来。
少年 不。我坚决反对用这样浅薄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如果我要走,那要由这位小姐提出要求。(挑衅地交迭起胳膊来)
男人 好吧,这样可以摆脱我们的责任了。(对姑娘)“这位小姐”怎么说啊?
姑娘 真要命!我看这下子把我难住了。我该怎么办?你们两位都是这样的有吸引力,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又是这样的高尚!我没见过比你们两位更可爱的男人。(对少年)如果我请求你走开,你肯走吗?
少年 肯。我将履行我的诺言。不过我有朝一日会再找到你的。
姑娘 (逗他)你怎么找呢?你根本不知道上哪儿去找我。你不知道我的姓甚名谁,住在哪里,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下回去参加化装舞会,我没准儿不会打扮成希巴女王了。
少年 没关系。我找得到。而且等我找到你的时候,我要想方使没有任何别的姓史密斯的在场来干扰。
男人 说的多不客气啊!
姑娘 嘿,会有另一个姓史密斯的在场的。只要我在场就总会有一个。你别忘了,我也姓史密斯啊。
少年 (搞糊涂了)什么!不可能!
姑娘 正是这样吗。所以我很容易记住了你的姓(对那男人)和你的姓。人对自己的姓总记得住吧,即使有一个陌生人也姓这一个。
少年 (气呼呼的)我认输了。我放弃了!我浪费了时间来跟一对疯子打交道。再会吧,史密斯先生——和史密斯小姐(他动身走了)
姑娘 (一下子就慌了)嗨,别走啊!请你别走!你哪能抛开我们哪!
少年 (差不多走下台去了)再见啦!
姑娘 (对那男人)爸爸!请你叫他别走!
少年 (陡的站住了,调回来)你说了什么?
姑娘 (拉扯着男人的手拐)爸爸,你别老是站在那像跟木头啊!
男人 (一半给逗乐,一半着慌)哦,我——说实话吧,我的亲亲,我看我已经完成自己的任务 。你不见怪的话,我想——(他挣出身姿,朝舞台另一端走去)
少年 (急步回到台中央的姑娘身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什么人?那个男人是谁?
姑娘 (带着悔过的语气)我是史密斯小姐,他呢——是史密斯先生。
少年 (严肃地)他是你父亲?
姑娘 (使劲地点头)嗯哼!(少年惊叫了一声,走开去了。她从眼梢上打量着他)你真气得不得了吗?(对方不搭理)你肯原谅我吗?(还是不答应)对不起!(她悄悄地溜到他身边,拉拉他的衣袖)我很抱歉。不过如果你做了我的爸爸,你也不会愿意让我没人陪伴就到公园里跟陌生人约会的,对不对?即使希巴女王也得多加检点啊。再说,父亲不是真讨人喜欢,把他的角色演的挺出色吗?想想看,我存心把这事安排得富有刺激感,而结果的确挺有刺激感,可不是吗?
少年 (突然旋过身来,一把抱住她,亲她)你这小妖精!我很不得把你卡死!
男人 (双手一摊,叫嚷起来)阿拉伯酋长!
姑娘 (竭力挣出身来)救命啊!爸爸,他亲了我!
男人 (跑到他们身边)你自作自受。把他带回家来,我们一起吃晚饭,也许他会再吻你的。(对少年)史密斯先生,你愿意接受邀请上史密斯家跟史密斯小姐和鄙人一起吃晚饭吗?
少年 (高兴地)非常乐意,史密斯先生。(对姑娘)史密斯小姐,请挽住我的胳膊好吗?(他鞠了一躬。姑娘挽着他的胳膊,两人动身走了。但少年突然站住了,转身对男人说话)
少年 不过你听着!你不是太冒险了吗?你关于我的底细一无所知啊。
男人 孩子,我了解得一清二楚,可以给你写传记了。
少年 这怎么可能呢?
男人 我认识你的父亲J·罗德尼·史密斯有二十年啦。我有好多次看到你跟他一起在高尔夫球场上。即使我没见过,我也认得出你,你跟你爹长得一模一样。
姑娘 事情真是十全十美!
少年 嘿——我真要——
男人 对,我们都要——来不及准时吃晚饭了!我还要及时赶回家去配制鸡尾酒哪,史密斯先生,希望你会喝酒吧。
少年 啊对,怎么不会!史密斯家的人全都会!
【他们手挽手地下地,姑娘走在那男人和少年之间】
——————幕落
吴劳 译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www.01faxing.com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匿名(个人)
所在地:
其他海外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充满生活情趣的幽默短剧剧本《红色康乃馨》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