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话剧

独幕喜剧剧本《窗户朝着田野的房子》

发布日期:2020-02-11     浏览量:1322
窗户朝着田野的房子
(独幕喜剧
[苏]万比洛夫
童道明 译

人物:
阿斯塔夫耶娃——农庄牛奶场场长
特列齐雅柯夫——小学教师
幕后的合唱队

[幕启。我们看到一间很宽敞、很整洁的房间。房内有壁炉,有桌子,有椅子。窗户上
插着六月的鲜花,墙壁上挂着绣有鹿群的壁毯,旁边还贴着几张从《星火》杂志上剪下来
的彩色照片。左边是大门,右边是通往卧室的房门,正中有两扇窗子。大门上挂着白色的
门帘。房间的所有这些摆设告诉我们:这里住着一个单身女人。窗外已经暮色苍茫。
[阿斯塔夫耶娃拿着内衣从卧室走出来。他先在窗口停留了一下,然后走向桌子,把电
熨斗打开。阿斯塔夫耶娃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这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人。她摆弄着内衣,
怅然地抚摸衬衣。此时此刻她可能在想,时光过得真是快啊……
[突然,她把熨斗关上,急促地走向窗口。向窗外张望着,期待着,心神不定。
[终于看到了。她飞快地跑向卧室去,很快又跑了回来,把熨斗打开,开始熨衣服。这
时,响起敲门声。

阿:请进!请进!

[特列齐雅柯夫上。他今年二十八岁。长相文雅,体态略胖,举止斯文。他拎着一个皮
箱,有些茫然若失的样子。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晚上好!
阿:晚上好,弗拉基米尔.阿历克山德维奇。
特:喏……我来向您辞别……
阿:而我还以为,您大概会不辞而别。
特:这怎么可能!我吃过饭就拎着皮箱出来了。整个村子我都走遍了……
阿:每家都走遍了……您累了?
特:真是累了。
阿:已经累了……但还是要到阿斯塔夫耶娃这儿来走一趟。弗拉基米尔.阿历山德维奇,
您是个有礼貌的人。因为有礼貌,所以受累了……
特:不,我要看看所有的人……我在这儿呆了三年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三年啦……而
您知道吗,只有在今天,要离开这儿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这里所有的人都很喜欢
我。
阿:弗拉基米尔.阿历克山德维奇,大家怎么能不喜欢您呢?
特:而且,那些二年级的学生,也都喜欢我,真是感人。
阿:那当然罗,您是个很好的老师……
特:俗话说,要得人们的尊敬,你先得归天。原来不需要归天,就需要回家就够了。
阿:您的确是个好老师……只是您不够热情,不够活跃……
特:我是个呆板的人,我哪能活跃得起来?
阿:既然是个呆板的人,就应该把业余文娱活动搞起来……
特:呆板的人是什么活动也搞不起来的,他们自己还自顾不暇呢……(坐下)再过半个小
时,公共汽车就开过来了。
阿:谢谢您,您居然来看望我……说明您还是尊重我的。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不和您告别我难道能离开此地?!最后一次来拜访您,也算
是留个纪念。
阿:我这儿是全村最后一家。你是顺路……

[街上传来歌声。歌声越来越近。

特:是阿……您的房子造在村头。真是好地方!窗子朝着田野,朝着森林。我要离开这个
村子了,但我还是羡慕您的这房子。
阿:谢谢您……
特:您大概看出来了,我对您是有感情的。是的,是的!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您大概
也是对我有感情的吧。您说,是不是?您还记得那个五月的日子吗?完全可以是另一
种结局的……但后来什么也没有发生……还是挺遗憾的。您感到遗憾吗?
阿:您说这些干嘛?……
特:我要走了,我难道在走之前不可以讲讲心里话吗?

[歌声就在门外荡漾。

阿:我记得那个五月的日子……您那时很快活……我从来没有见过您这么快活过。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在我们即将离别的时候,请您坦白地说说,要是那次我坐到
您的车上,那将会发生什么事?
阿:怎么的……那我们就一起走了……
特:是啊,我也这么想。……
阿: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您唱歌来着。您的嗓子蛮不错的,这有点出乎我意料……
特:(准备告辞)我有什么好嗓门……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我是城里人,没有乐器伴
奏就是唱不好……
阿:那次您从树林里走出来,我们在您后边一直跟着……您发现了吗?
特:是的,是的……我们忘不了这些事的……
阿:而我那时想,您会坐到我的车上来的……

[合唱队在窗下停住了。歌声悦耳,但歌词难以听清。

特:好了……再见吧,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我想,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世界不是很
大的……
[俩人各自把手递给对方。
我们总能在什么地方再见面的……祝您一切如意……

[打开门,歌声嘹亮。

合唱队:加里雅挑水走着,
一根扁担儿弯着。
瓦尼亚旁边走着,
朝加里雅吃吃笑着。
阿:(突然)请等一等!
特:(掩上门)什么?

[只听得见门外的歌调。

阿:(坚决地)我不能放您走。
特:怎么回事?……
阿:(很艺术地耍滑头)我现在不能放您走。
特:为什么?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
阿:您听到了吗?
特:听到什么?
阿:他们就在窗子外面。
特:谁?
阿:您难道没有听到?
特:他们在唱歌,就让他们唱去……
阿:弗拉基米尔.阿历山德维奇,请坐下,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歌声……(走去把门稍稍打
开)
合唱队:啊呀,加里雅,加里雅,
我给你来点水喝喝。
也许我啊,加里雅,
我不会再忧愁……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我要赶不上车的……
合唱队:我不给你水喝,
这是清清泉水,
你不爱我加里雅,
你有另外的姑娘……
阿:唱得真不赖!
特:(柔和地)这没有任何意义。我应该走了。即使窗外唱歌的是普雅特尼茨基合唱团,
也无所谓。都一样,甚至这些民间歌手更动人。
阿:我现在不放您走。
特:(莫名其妙)我理解您的心情……我自己也……我也很受感动,但是……我没有时间。
阿:您要走……
特:把门打开吧!
阿:但现在不能打开……
特:发生了什么事了?
阿:现在是晚上十点钟。
特:这又怎么的?
阿:我已经说过了,您不够敏感……
特:(沉思)是啊……而且不够主动?
阿:这当然罗……
特:这么……(走近阿斯塔夫耶娃)如果我理解得不错的话,您是希望我明天早晨离开您?
(想拥抱阿斯塔夫耶娃。然而,这个愿望不是很强烈的)
阿:(挡住对方) 您什么也不明白!
特:(有点狼狈)那请您解释!我现在走不行,明天早晨走也不行……那我什么时候走才
行?夜里?白天?明天?后天?
阿:(严肃地)今天晚上走。
特:里基雅.瓦西里亚副那,这是为什么?!您是要出我洋相?
阿:现在是晚上十点钟……您好好想想,要是您现在从我家里出去,他们会怎么说?
特:他们是谁?
阿:您怎么的?没有听到?
特:(很丧气)原来是这个使您不安!他们会说些什么?……
阿:是啊,他们会说什么……
特:他们什么也不会说,他们不过是在唱歌。
阿:他们先是唱歌,然后就开始散布流言蜚语。这您难道不知道?
特:会有什么流言蜚语?我要回城了,到这儿来告别一下。难道能在这件事上编造流言蜚
语?
阿:您倒走了,而他们不走,而且还会猜想……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让他们猜想去好了,他们总不能成天唱歌呀。
阿:您倒拍拍屁股走了,而我……将来就嫁不出去了。
特:怎么?!这么说,我得在离开这儿之前先把您嫁出去?
阿:(揶揄地)别嚷嚷,弗拉基米尔.阿列克山德维奇!您现在还不是在城里。
特:而我在城里的时候记得有人对我说过:别嚷嚷,您现在不是在树林里!
阿:我们就是这样……请别见怪!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娃,我们别争论了,把门打开吧!(看了看表)
阿:不行。我们是些没有文化的人,我们有不少偏见……
特:瞧您说的!哎呀!您是奶牛场的场长,是个生产积极分子,先进妇女!您真使我吃惊。
阿:您吃惊什么?我们奶牛场的文化宣传工作开展得不够好。报纸上都批评过我们,您不
知道?
特:我不知道。
阿:遗憾。那篇文章还提到您哩:“村里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不帮着抓一抓?”

[窗外的歌声中止,代之而起的是手风琴声。一辆汽车从门外驶过。

特:公共汽车!
阿:但外面的人还没有走散。就在旁边……
特:(焦急地)见鬼!您有什么建议吗?
阿:(平静地)要是您愿意的话,给您来杯茶?
特:都是些二流子!没完没了地唱歌跳舞!
阿:为什么不尽情地跳呢?播种刚完。很快就要开始割草了。
特:您知道吗?我现在对您很失望。人家对您的评论可不是这样的。
阿:(温柔地)那您就早应该来核实一下,人家的评论是否符合实际。您有的是时间啊……
特:如果您认为,我从门里出去不体面的话,那您就放我从窗子里爬出去!
阿:什么!外面的月光亮得像白昼一样!我不知道城里的规矩,但在我们这儿跳窗是不可
以的。
特:难道是这样?那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出去呢?也许,从烟囱里钻出去?
阿:这倒可以试试。
特:不明白,您为什么害怕我跳窗出去?如果别人看到了,肯定认为我是小偷。他们会说,
我这个小学教师偷了您一件绸子上衣。
阿:瞧您想到哪去了!
特:不管您怎么说,您总得放我走!
阿:(报复地)别向我嚷嚷!您已经使我讨厌了。只要门外那帮唱歌的一走散,就请您离
开这儿!
特:谢谢您!要是公共汽车开走了的话,我到哪去过夜?在松树底下?要知道,我的房间
已经交出去了。
阿:要是您不是向我耍态度,而是对我彬彬有礼的话,我总能想办法在我房里给您搭个床
铺的。
特:是吗?您很客气。不过我不想再和您谈话。
[两人坐在房间的两端。默默不语,街上又传来了歌声。
“彬彬有礼”……那我究竟该怎么办?也许,我和您结婚?为了彬彬有礼……
阿:但我不想和您结婚。
特:原来如此?您原来对我从来就不感兴趣,是这样吧?全村的人都为您担心来着……
阿:一直以为您不错,现在才知道您是个什么人。
特:我是个什么人?
阿:粗鲁的人,这样的男人很多……

[沉默。歌声起。

特:古怪的女人,您的丈夫在哪?
阿:我没有丈夫。我也不需要丈夫!
特:从前的那个男人呢?难道他跑了?
阿:难道丈夫能从我身边跑了?
特:完全不可能。这不假,从您身边跑掉是困难的……
阿:我自己离开了他。我那个男人是个粗鲁的人……
特:这我明白,他就像我这样的人?
阿:一开始也乔装打扮来着,还写写小诗哩,但后来他就酗起酒来了……而您知道吗,弗
拉基米尔.阿历山德维奇,别的合适男人这儿也找不到……
特:他现在在哪?
阿:出去当电影放映员了。
特:出去多久了?

[歌声离窗子远了。

阿:五年了……
特:而人家对我说是四年……
阿:他们记错了……(走近窗子)喏,您看……他们走散了。您也可以解放了。
特:真的……
阿:着急什么,来得及……
特:请原谅我……
阿:亏您说的,应该请您原谅我。这都是我想出的花招。我不怕任何议论,不怕任何流言
蜚语!弗拉基米尔.阿历克山德维奇,我开了个玩笑。给我们的分别留个纪念。我开
了个玩笑,这又怎么的?
特:我是说您出了我的洋相……
阿:(打开房门)请原谅,我耽误了您……
特:但是……他们……这些唱歌的人还是在门外……
阿:怎么的,现在您也害怕别人有什么想法?
特:不是……但毕竟有些委屈。干嘛让别人误解呢,这当然是委屈的!
阿:那您可以顺着菜园子悄悄地溜走……您走吧,要不真会赶不上车的……
特:我误不了车的。司机知道我今天要走,他会等我的……
阿:您走吧,您还呆在这儿干嘛?您在这儿喜欢谁?!想和谁聊天?!干完了自己的工作,
您就走吧!回到您那个美丽的城市里去!城市想念着您!早就盼着您回去!没有您它
感到苦闷!我甚至不知该怎么……
特:(沉思地)是啊……没有我城市可能真感到苦闷?……
阿:有什么好说的!您在这儿睡了三年大觉,足足睡了三年!您在梦里还看到城里的大街
和路灯!这难道我不知道?……你们在那儿逛大街,都是些骄傲的年轻人,谁也不知
道你们在想些什么……而这儿是田野和森林,这里什么都看得清,而您睡大觉来着。
您就是现在也还没有清醒过来……
特:我不睡了,我醒过来了。睡了三年后醒过来了……
阿:您在开玩笑,你始终在开玩笑,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等着回城……您总算等到了回城
的日子,您下乡教书的期限已满,那就再见吧!……您为什么要来和我告别呢!……
您走吧。
特:(不知所措)再容我说一句话……您误会了,我请您相信……夏天城里很闷热的……
阿:但那儿日子一定过得很快活!
特:夏天城里很无聊……
阿:城里有很多游艺活动!……
特:没有什么新花样……

[传来公共汽车驶近的声音,然后又是两声鸣笛。

阿:上路吧。司机在招呼您了。
特:从您的窗口看不到公路。只有田野和森林,森林和田野……您有一对绿色的眼睛,您
像希腊神话里的神女,得快快从您身边逃开……
阿:跨出门坎就是了,还有比这更简单的吗……

[街上又传来歌声。

特:“跨出门坎”……这可是个很困难的任务。在这门坎的两边都有不少的傻瓜……
[短暂的沉默。歌声越来越近。现在可以听清楚:这唱的是快板。
对了,人在门坎之前是会干蠢事的。您事先为我提供了这个选择,这很好。而如果不
这样呢?……我在你们村子的学校教了三年地理。睡了三年大觉,教了三年地理。教
了三年地理,睡了三年大觉。很安静,很平静。我觉得,我醒来得不够及时。我在门
坎前面才睡醒了。您能理解我的内心矛盾吗?……

[合唱队停在窗下。

阿:他们又回来了……他们正停在窗子下!

[特列齐雅柯夫稍稍把门打开。

合唱队:我沿着街道缓步走,
我一边走来一边看,
我两眼盯着白色的百叶窗,
我一边看来一边摇摇头。
特:(关上门)该怎么办?……
阿:该怎么办?……您比谁都更知道,该怎么办……
特:里基雅.瓦西里耶夫娜,这门坎是您的门坎……我是个梦游的人,我要在这个短暂的
时间内解决一个几乎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我是个月夜的梦游者,您把我抱下来或者把
我放在公共汽车上去,或者……

[敲门声。特列齐雅柯夫不语。

阿:(走近门去)是谁?

[大门稍稍开了个缝,但谁也没有进来。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外;大声地)丽达契卡!你没有看见老师吗?……司机在等他,
要把他带到车站去!
特:告诉她说,我就在这儿……就让司机到这儿来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满村子跑着找,老师不见了!
阿:(大声地)老师在这儿。让车开到这儿来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总算找到了!……车来了,车马上就会来的!
特:他们总会不再唱歌的……

[歌声立即停止了。

阿:听够了……够一辈子的了……
特:他们唱得挺不错,这应该承认……
阿:(勇敢地)但是没有伴奏。
特:(倚着窗子)从您的窗子看不见大路……那边割草快开始了吧?(用手指了指窗外)
阿:在玛丽芙山的后面……
特:玛丽芙山……现在城里人都往乡间的别墅跑……到田野里来、到森林里去……
阿:(坚强地)他们要欣赏欣赏大自然的景色,养养精神……

[听到汽车驶近的声音。

特:现在只有疯子才往城里跑……您倒说说看,如果来一个接替我的教师,这村里的人也
都会喜欢他吗?
阿:那又怎么的?我们会喜欢他的。一般来说,我们会喜欢他三年。
特:会来一个毛头小伙子,带着一个新的地球仪的花花公子……你们把我的宿舍房间交给
他,把我的学校交给他,以后就喜欢他了……这是多么伤心的事。
阿:(绝望地)没有什么。我们会忍受这一切的!
特:但我不喜欢这件伤心事。也不喜欢那个带来新地球仪的毛头小伙子……真有意思,现
在正在决定他的命运。他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
司机的声音:(在门外)是怎么的?老师是走还是不走?
特:(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基沙,请原谅我。我让你久等了……
司机的声音:这没有什么,弗拉基米尔.阿历克山德维奇,有时碰到的情况比这还糟……
特:我今天不走了……
司机的声音:明天可没有班车。明天休息……
特:那有什么办法呢,你总得有个休息的日子。
司机的声音:明白了。谢谢。弗拉基米尔.阿历克山德维奇。
特:再见。

[房门还是打开着的。远处还能传来歌声。

阿:他们又唱起来了!您听到了吗?……又在唱了……他们是些不正常的人……
特:让他们唱去好了,当然,我真想知道,他们刚刚是怎么议论我们的!

[阿斯塔夫耶娃笑了。

——幕落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匿名(个人)
所在地:
北京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独幕喜剧剧本《窗户朝着田野的房子》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