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影

原创电影剧本《真龙现身》已完本(出售信息)

发布日期:2021-08-02     浏览量:3158
题材:穿越,上古时期,使命。字数:37000。戏份:58场次。人物小传:姚望川:一个快毕业的在校大学生,一次旅游途中她在纪念馆那买了条心锁项链被一条龙穿梭到上古时期,成了上官府上的千金小姐,同时她的到来给上官明府和整个龙族造成了不幸的灾难。
秋水:一条真龙(东海三殿下),他为了找回龙族的镇定之宝,出没在人间不负自己的使命。直到他遇见了望川,想到父王托梦说该女子是龙族巨大的灾难。可他次次都破例救她,并彻底的爱上她。最后,还是避免不了这一劫,为她挡掉所有牺牲了自己。
兰亭:西海七公主,秋水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对秋水有着浓厚的爱慕之情。
小翠:望川在古代的贴身丫鬟,为了护主也命丧黄泉。

故事梗概: 故事讲述了一个大学生姚望川,假期时间和闺蜜出去旅游。
  一条璀璨夺目的大黄龙到处寻找龙族的镇定之宝,穿梭到了现代,为了自己的使命还龙族一个安定平和。
  在故宫旅游途中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望川意外被一条真龙穿梭回上古时期。
  醒来的时候,她莫名其妙地成了上官明府上的千金小姐,得到了她在现代单亲家庭不能得到的宠爱和关怀。
  而龙族一直找寻的镇定之宝,原来是姚望川在故宫小贩那买的心锁项链,就是因为这项链她才穿梭到了上古时期。
  在那没电没网络的时代里每天都闲得发慌,为了给自己找到回家的一线生机,她不断地想办法解决此事。
  她和她的贴身丫鬟小翠爬到山顶时,却意外救了深受重伤的秋水。
  当他无意中看到龙族的镇定之宝就戴在望川身上时,他激动地上前索要却被心锁强大的力量反射得受了内伤。
  望川想这心锁威力如此之大,是不是也能将她带回现代的二十一世纪呢?
  秋水本来是要杀了望川,之前他父王托梦给他,说该女子会给龙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有次望川出府游玩,无意间扑进他的怀里,就在此时他心里产生了莫名地情愫。
  他不但没杀了望川,还深深地爱上了她,一心想维护她周全。
  就是因为她身上的心锁项链才惹来了杀身之祸,西海二皇子通过天玄镜看到她的下落,当夜就命虾兵蟹将私闯上官明府。
  残暴杀害了上官明府的满门,心锁项链虽然给她带来巨大的灾难,但也成了她的护身符。
  除了她自己取下那条心锁项链,要不然没人可以伤她一分一毫。
  就在危难之计秋水救了她,而望川以为秋水是为了拿到她身上之物才转变态度的。
  于是就与秋水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厚葬上官府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二是帮她找出杀人狂徒,就答应把心锁项链交给他。
  西海二皇子出现抢夺宝物,望川无路可逃,她定了必死的决心。
  她觉得如果把此物给了他们就太对不起上官明府死去的冤魂,宁愿自己死也不把此宝物交出去。
  当她纵身而跃跳下悬崖的那一刻,秋水奋不顾身的拉住她,而望川似乎不领这个情。
  挣扎过程中,一只飞剑飞来那刻,秋水还是一如既往的挡在她前面,为她挡下了那只毒箭。
  然后,他们在山谷间秋水向望川表明自己的心意,她都拒之不理。
  望川觉得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人龙相恋兜没什么好结果的……
  最后,他们与西海老龙王大战时,秋水为了救望川挨了老龙王致命一击。
  秋水奄奄一息快死去时,望川这才醒悟,失去他、就像失去整个世界。
  她哭得西斯底里,也换不来秋水的重生。
  秋水为她解开了心锁之门,一个回光打下,让她重回到了现代。
  望川痛苦地在故宫后殿徘徊着,就像是做了个很长又凄美的梦。
  梦境终将唤醒,而过去发生了一切却成了她永远抹不掉的伤痛。
1.故宫,日,外
  徐峰:故宫是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旧称紫禁城,以三大殿为中心,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有大小宫殿七十多座,房屋九千余间。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之一。
  于明成祖永乐四年1406年开始建设,以南京故宫为蓝本营建,到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它是一座长方形城池,南北长961米,东西宽753米,四面围有高10米的城墙,城外有宽52米的护城河。紫禁城内的建筑分为外朝和内廷两部分。外朝的中心为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统称三大殿,是国家举行大典礼的地方。内廷的中心是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统称后三宫,是皇帝和皇后居住的正宫。1961年被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一位微胖的男导游拿着大喇叭,一鼓作气地向游客们介绍北京都市的古建筑。
  莫兰亭:小川,你看哪!好壮观的风景,这简直是中国的光辉形象代表之一,我得拍下来发到朋友圈里去给大家观赏观赏哦!
  莫兰亭第一次出来旅游激动不已地心情难以言表,很快地拿出背包里的手机和支架安装起来。
  见身旁的姚望川认真地看着导游讲解没吱声,她干脆直接拉过她的胳膊。
  莫兰亭:哎呀,配合点,快过来合张影啦!
  像似神游的姚望川被这么一拽有点恍然,蹙眉撇了撇嘴把目光转向她。
  姚望川:晕死,你一天到晚得发几条朋友圈呀?有时间发圈,怎么不花点时间把你的学分调上去,这学期又得扣几分了吧?
  兰亭:哎呀,难得出来玩就不谈那些糟心的事了嘛!这一刻就让它随波逐流,随遇而安吧,嘻嘻!!!
  姚望川:你心可真大,明天学分扣完了拿不到毕业证拿什么去找工作,现在的社会人才济济、就业困难,到时看你怎么起食难安呐?
  兰亭(撒娇卖萌地依偎在望川地单肩上):好啦好啦,不是还有你嘛!跟着我们家的优秀的川川自然也高枕无忧咯!
  望川揉了揉进沙的眼睛,努力地睁开想看个究竟,眼前呈现出像神话故事里龙灵似的躯体,来回扫风。
  当她好奇地走上去抓住尾端那五颜六色的鳞片时,却被它这么向前一拽,连走带跑地垮了好几步。
  兰亭离望川两米远的距离,见事态有点不对劲。
  兰亭(使出吃奶的力气呼喊):小川,快放手~!
  望川的美眸带点忐忑之意,回头疑惑地看了眼兰亭,松开手地那刻一个重心不稳往前扑倒在龙鳞上,再打下一个回光很快一起消失在人间。
  天又恢复成晴空万里,大家都望着天唏嘘不已,喃喃自语。
  画外音:这是怎么回事?好奇怪景象呀~!
  前方的薄雾渐渐散去,兰亭小跑上前却不见望川的踪影,四处张望了一圈还是没有搜寻到她的身影。
  兰亭(不安地心揪了几分大喊起来):小川、小川,姚望川你到底去哪儿啦?
  2.故宫旅游队伍,日,外
  兰亭(返回了旅游社队伍,见队友里漂亮的小姑娘):你有看到我朋友吗?就跟我在一起高高瘦瘦、挺漂亮的那个女孩子?
  李芸(喝着手上的果汁,自娱自乐地自拍起来,按下快门键时扭头一动糊了):没有。
  胡天(有点胆怯):姐姐,我看到有一道光照下来,那个漂亮的小姐姐就这么不见了,我还以为是仙女降临呢?
  徐峰(走了过来,见兰亭快哭了的表情):姑娘,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兰亭(瞬间急了):我朋友不见了,怎么都找不着。
  徐峰(宽慰):刚才还见你们在一块,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呢?可能,是跑到哪个阁楼里观赏文物去了吧?
  几秒后……
  徐峰(扯着嘴角语调温和):要不,你先打个电话联系下她看看?
  莫兰亭:对,手机~?
  兰亭立刻把背包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手机,接着那个李芸看到一边地面上的粉色系手机,随手捡起递了上去。
  李芸:这是你的手机吗?
  兰亭(立马拿过来后,播了望川的电话号码):这个是你手机吗?
  画外音:你拨打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兰亭(抽泣着再也说不下去,表情更加凝重得不淡定):打不通,不会真被……?
  徐峰:那这样,你先别着急,我先跟你一起去那边找找看吧!
  李芸:我们也去帮忙找找看,人多力量大嘛!
  队友们都纷纷积极的自告奋勇,然后大家边走边喊姚望川的名字。
  大伙儿:姚望川、姚望川,你在哪呀?姚望川……。
  3.上古时期,日,内
  望川(嘴里嘟喃着一惊睁开了眼):我在这呢!?
  小翠:小姐,你醒啦?小姐,终于醒了耶!
  这时,眼前出现个穿着看似夏朝的服饰,圆圆的脸、皮肤白皙、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鼻子有点塌、上唇偏厚,但不影响花容月貌的小姐姐。
  小翠见望川苏醒过来高兴地快蹦起来的样子,然后激动地跑到门外。
  小翠:老爷、夫人,小姐她醒了,小姐醒来啦!
  旁白: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儿呢?难道是再拍哪个古装剧,我怎么糊里糊涂就被拉进来了?
  4.闺房,日,内
  望川从床榻上坐起看了四周一圈,屋内的陈设复古而不奢华、典雅而不铺张,桌面和凳面一尘不染地干净利落。
  她起身向前渡了几步,匪夷所思地设想着,随后走进来两个中年男女,后面还跟着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可爱的丫头。
  女人盘着蓬发、穿了件素色的夏服长衫,面容看起来清晰典雅。
  男人盘着高高的、类似于丸子头,整齐地一丝不挂,中间还插着一个玉发簪子。。穿着和自己不太合身的蓝大褂,眼神淡漠得有些凝重。
  画外音:这不是几个月没见的老戏骨,望川又爱又恨的亲爸吗?
  望川(咧嘴一笑看着男人):我的亲爸呀,你今天又到哪个剧组做客串了?还有,你想让我帮忙事先可以跟我说一声嘛!你女儿我还是有遗传到那么点演戏天赋的,所以你完全不要有后顾之忧哟!嘻嘻!
  欧阳纳莲(紧锁地眉毛像):川儿,你在说什么呢?不会是这次大病一场,并开始胡言乱语了吧?
  望川(匪夷所思地上下扫了她一眼):你是?
  上官明远:她是你娘啊,不会是病糊涂了吧?
  上官明远(也焦虑地看着望川,回头对小翠吩咐):小翠,快去请朱先生来给小姐诊脉。
  小翠(恭敬):是,老爷。
望川(转着圆溜溜大眼,努努嘴笑得一脸茫然):要不要这么入戏啊?那接下来要怎么演啊?
  旁白:为什么连一个导演或工作人员都没看到,难道是在试先演习吗?
  欧阳纳莲(抓着上官明远的胳膊,眉毛皱得更紧了):老爷啊,川儿她到底怎么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上官明远(拍着她的手背):莫急莫急,朱先生马上就来了。
  她低头仔细地观察下自身穿着的粉色丝绸的夏服,再看了看身旁的两人。
  望川突然觉得哪不对劲,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事发当时昏天暗地,她抓住了一个不明之物、一道白光打下,之后就被卷进黑漆漆地漩涡中。
  旁白:难道我真穿越了,不是这么衰吧?
  姚望川(难以置信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两下,见有人一直都盯着她看立即收了手):这不是真的,我一定在做梦,一定在做梦……?
  请问,这是什么年代呐?
  望川(看他们相互看了看彼此没吱声,连忙改口):不不不,这样问你们听不懂,现在?如今,是哪朝哪代……?
  上官明远(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走上前轻拍了拍她背几下):看来川儿病得不清哪!当今,是上古时期的夏朝啊!
  望川(惊讶地差点被口水呛到):什么,上古时期?那国家又是哪个皇上当职?不,应该说当今是哪个君王治理天下哪?
  上官明远(气愤地咬牙切齿拍了下桌子,怒斥):哼~!别提那个昏君了,成天就知道喝酒享乐、荒诞无稽,再这么下去我们的王朝迟早要灭亡啊……!
  望川(自顾自地嘀咕着):昏君?据史书记载夏朝的昏君除了娰孔甲好像就没有别人了吧?
  欧阳纳莲:是的,他就是胡作非为的残暴昏君。
  旁白:不是吧?他可是传说中一等一的暴君,若是落到他手里的人不是被折磨死就是被活生生地逼得精神崩溃吧?太可怕了,现在又该怎么回去我们的和平世界啊?
  正当望川发着愣想事情时,小翠带着朱先生进来了。
  朱先生满头白发,一看就年过八旬,穿着深灰色的粗布大褂,脚踏有点陈旧的草鞋。
  朱先生(冰冰有礼地吩咐
  ):小姐,请坐到床榻边,让老夫好帮你整脉……
  望川只能乖乖地坐下,待他把脉诊断。
  几秒后,诊断完……
  朱先生:小姐她脉象平稳、气血通畅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休息一段时日就能痊愈。
  欧阳纳莲(连忙走上去揽着望川):那川儿刚刚不认得我们,是怎么了?
  朱先生:夫人,您放心。可能是小姐大病初愈,药效暂时还未褪去,再休养一段时日就会好的。
  上官明远(松了口气大手一挥):小翠,带朱先生下去领赏银。
  小翠(微微一笑恭敬地带着朱先生走了):是,老爷。
  欧阳纳莲(含着泪光,一脸欣慰地把望川搂进怀里):我的川儿啊,终于醒过来了,菩萨终于显灵啊!
  上官明远(一把拉过女人的手腕出了房间,他们跨出房门坎时女人顺手带上了门):好了好了,川儿刚醒来得好好休息,待会吩咐下人给她送点吃的来,我们先走吧!
  5.上官明府,日,内
  翌日清晨,窗外一些娇小的鸟儿站在摇曳不定的树枝上,昂着头,抖着翅膀,争先卖弄着动人的歌喉,悦耳的歌声似行云流水……
  望川(闷闷不乐撅着嘴,趴在桌子上抵着下巴):小翠啊,你这也不让我去,那也不让我去,到底想让我怎么着呀?
  小翠(在打扫卫生地手停了停,眨巴着晶亮地大眼回头看了看望川):小姐,老爷和夫人说了小姐是大家闺秀,不适合到外头抛头露面。再加上小姐您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更得再闺房内好好静养以免后患呀!
  望川(匿了她一眼):额,你们家的小姐之前是生了什么大病啦?
  小翠:什么你们的小姐,小姐糊涂啦?前不久,小姐到后花园里,突然间昏厥倒地,可把小翠吓坏了。不过,现在看小姐平安无事的样子,小翠也为小姐感到高兴哪!
  望川:一看你就跟我差不了几岁,别张口闭口小姐、小姐的叫,听着怪别扭的,以后你可以喊我的小名小川或叫我姐姐吧!
  望川勾了勾嘴角地弧度,握住刚到她身边小翠地手,手感不是很好,由于长期干活儿地缘故多了些茧。
  小翠(低下头):奴婢不敢,小翠自幼跟着小姐是您的贴身丫鬟,怎么能和小姐已姐妹相称呐?
  望川:有何不可,人生来就应该人人平等,没有什么阶级贵贱之分呀!
  小翠(感到有点心慌地站在一边):奴婢…,知道小姐对奴婢好,可被老爷知道了会赶小翠出府的,小姐就别为难奴婢了。
  旁白:如今的小姐怎么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对我是又打又骂,可今儿个变得温婉贤淑了?
  望川:好吧好吧,你爱怎么叫就这么叫吧!毕竟是个封建年代,没有提倡平等可言,诶~!你这年龄也是闭月羞花的大好时光,小翠你可有意中人,我替你做个主如何?
  小翠(吓得随即双膝下跪,像是在求饶颤抖地声调):小姐,您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错了。奴婢愿意永远待在您身边伺候小姐、陪伴小姐,哪也不去……
  望川(连忙去扶起她笑嘻嘻):快起来,我就说说而已,咋就把你吓成这样了呢?
  旁白:无语,我可是好心耶!想在这个朝代做件佳偶天成的一段好婚事,咋就这样了呢?
  望川心里一万个点点点加问号,连忙去扶起她笑嘻嘻地样子。
  6.后山,日,外
  一道微光通明,四周柳绿花红、化蝶纷飞,峭壁上流动瀑布哗啦啦地从上往下流着,白雾缭绕满天像一副美丽的仙境图。
  在峭壁的岩石上站着一个白衣翩翩的英俊少年,少年梳着一头整齐的秀发、一张万里挑一的脸庞,迷人的双眸下显现出他的灵气。
  余年:三殿下,刘累已不知去向,我会搜遍天下找到我们龙族镇定之宝,让东海恢复往年的平和。
  秋水:余年,你先去替我找一名女子,昨夜父王托梦说此女子将会给龙族带来不妄之灾,我得亲自铲除掉才行。
  龙三太子将伸出的一只手摊开,一线微光闪过,手上显现出一卷白纸,纸里画着女子的画像。
  余年(恭敬地双手接过,掀开看了一眼就转身飞走了):是,属下这就去办。
  片刻后,一阵强风来袭,周围的花草树枝刷刷作响,一条五彩缤纷地娇龙在半空中愉快地绕着圈圈。
  跃过龙三面前再围着他打转了几圈,而后借助光的吸引力,它身上五彩斑斓的鳞片变得一闪一闪像极了宝贵的彩色宝石。
  兰亭:秋水哥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兰亭欢喜地正想扑向少年的怀里,却被他的瞬间移动扑了个空,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幸好龙三眼疾手快一把拉过她的手,在原地转着圈圈才稳住了整个局面。
  秋水(见她站定了后,这才放心地撒回了手,抿了抿嘴调额):做事总是这么莽莽撞撞,一点淑女风范都没有,你们西海的公主们都这样粗鲁吗?
  兰亭:才不是呢,人家好久没见到你了太想念了嘛!亏我还苦苦哀求父王别再让你们东海深陷险境了,看在姑母的情分上就和平共处吧!
  兰亭嬉皮笑脸地挑了挑柳叶眉,一双凤尾眼一眨一眨带着清透的灵气,特别是芙蓉一般的鹅蛋脸羞涩可人得像仙境桃园里诱人的蟠桃。
7.后山,日,外
  半晌,又一阵强风吹过,周围的树叶刷刷作响,他们不远处来了几4个穿着战衣的男子,手拿兵器来势汹汹的样子。
  锦风(看了龙三身旁的女子,眉头一皱):你还不给本王过来,就知道你定会来找这个龙族的叛徒……
  兰亭(反驳):秋水哥哥才不是叛徒呢,我们龙族的镇定之宝不见了他也不想啊!他已经尽他所能在寻找宝物的下落了,我想不久之后就会找到交到我父王手里的。
  龙三:亭儿,你年纪尚小还太嫩、跟是非不分的人是没有情理可言的,更何况是一只只会乱叫的大蚂哈!
  兰亭(逗趣地笑得前俯后仰):大蚂哈?哈哈哈,正符合我表兄这着装行头呢!
  首领(大手一挥,号召身后的虾兵蟹将冲过去拿人):你们还站着干嘛,快去给我拿下七公主啊!
  兰亭机灵的躲到秋水的身后,并一边伸出小脑袋吐了吐舌头,像个稚嫩未退的孩童。
  一群蟹兵蟹将扑过来时,龙三地大手一挥,像一阵强烈的大风通通将他们击倒。
  兰亭(欢喜地拍着手,两眼放光崇拜的看着他):呵呵,秋水哥哥好厉害哦!
  锦风(彻底被激怒了,厉声狮吼):普天之下敢动我锦风的人还没降临呢,龙三接招吧!
  之后,锦风手掌变出一个像七星宝塔的法器,向他的方向射去时,秋水灵活躲过,然后一掌将法器击碎洒落一地。
  这回,锦风凶神恶煞直接冲上去,秋水左飞跳地躲了他几招后,还是不依不饶想制秋水于死地。
  然后锦风又一次放大招,把周围的花瓣吸引来滚成一个花瓣球,一股剧烈的龙卷风朝他袭去。
  秋水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把花瓣球返回飞向锦风,就这样锦风被强烈的反击趴倒在地,还喷出一口鲜血来。
  继天:龙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儿下此毒手?
  兰亭(看到她姨父的突然出现,眉头扭成一对麻绳,焦虑地在秋水身旁劝解):不好,秋水哥哥,你快走吧!我继天姨父有十万烈火,你不是他的对手呀……!
  秋水(嘴角微微上扬,拍了拍她的肩):没事的,我龙三是谁啊?你不用担心啦!
  瞬间,从老龙王嘴里吐出一团烈火朝他们飞跃而去,龙三飞快地推开兰亭灵活地躲过。
  烈火球直接在半空中旋转着,落入崖壁里,崖壁刹那间钻了一个大大的黑洞冒起了几卷青烟,可见威力有多强大啊~?
  龙三自然也毫不逊色,现出了黄龙真身飞上天空与龙王交汇到一起,好与它搏斗一番。
  兰亭(蹙眉担忧地大喊):秋水哥哥,你要担心哪!
  打了好一会儿,龙三突然从天上直降掉下来,一身狼藉地摔落倒地。
  兰亭(向龙三飞奔跑去,将他搂进怀里,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狂涌而出,哭着喊着):秋水哥哥~!秋水哥哥,你怎么样啦?你不能有事啊……!
  当龙王跟着直穿下来化为人形时,他苍老的眼神里带着邪恶地杀气。
  继天(一脸嚣张地走来):龙三啊龙三,没有你父王撑腰你觉得你能是我对手吗?你们东海除了大公主外,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个如此懦弱的太子啦?
  见继天还想对龙三不利,兰亭连忙抓住他的胳膊。
  兰亭:不要~。姨父,请您用远大的海量放过秋水哥哥吧?
  锦风(一把拉过兰亭,后来将她一甩,跌倒在地):你给我滚开点……
  龙三(忍着身上的伤痛,吃力地爬了起来):你们尽管冲我来,别伤害她。
  锦风(凶神恶煞):龙三,你的死期到了。
  锦风的大刀要砍下去时,兰亭一个瞬间移动护在秋水面前。
  兰亭(厉声):谁要是敢动他,就先杀了我吧!
  锦风(再次向他们挥去):堂堂西海七公主既然为了袒护叛徒已我们为敌,那我就成全你好咯!
  继天(连忙阻止):慢着,既然西海七公主替你求情的份上,今天就饶你一命。龙三,你给我听着以后别再打我们西海七公主的主意,否则会让你们东海与你父王那样共存亡。
  继天(将目光看向兰亭):风儿,快把七公主带回西海,让她的父王好好调教调教他的宝贝、西海七公主。
  老龙王恨铁不成钢地说完“嗖得一下”直飞上天,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锦风(得意地嘴角上扬,像似宣誓主权):走吧,七公主。
  兰亭(哭丧着脸回头对身后的龙三):秋水哥哥,你多保重,我会再来找你的。
  等他们现出了真身都消失不见了,龙三按耐不住重伤,痛苦地昏睡倒地。
  8.山头,日,外
  望川和身后的丫鬟快爬到山头时,身后的小翠又气又恼地抱怨。
  小翠:小姐啊,你的病已经痊愈了干嘛还要到后山来采什么山菇茑草呀?这样的累活儿吩咐下人去做就好,干嘛非得亲自来采呢?
  望川(擦了把额上的汗):你笨呀,我不这么说爹娘会放我们出门吗?再在房里呆下去我都要变成二流子了。
  小翠(气喘吁吁,惊讶地扭头看着她):哦,您骗老爷、夫人。
  望川(回头匿了她一眼,一字一顿):这不叫骗,叫善意的谎言。
  小翠:谎言是什么东西?
  旁白:东西?
  望川被小翠的问题问得差点没吐血。
  望川(吹着气):谎言呀就是…,算了,说多了你也听不懂,以后再给你好好解释。
  望川观望了山头上四周的景色,地上红、白、蓝色的花瓣散落一地,崖壁边上花草密密麻麻被轻风吹得摇晃着。
  旁白:听说越高的地方越有可能发生特别奇葩的事情,或者我在这守几天就有可能回到现代呢?
  望川在心里自顾自地地嘀咕着。
  小翠(兴奋地指着不远处躺着的龙三):小姐、小姐你看,那岩石上好像枕着个人耶~!
  望川被她摇得晃过神来,之后她们小跑过去看个究竟,看到的是身上的白衣四处沾着血迹、连闭着侧面的眼睛都那么好看的美男子。
  旁白:这长相绝了,不会是泰国来的人妖吧?好像在某档综艺节目上哪见过?
  望川看着眼前的龙三开始神游起来。
  9.杭州西湖,日,外
  雨后的西湖空气泛着甜润的味道,平静的湖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犹如柔顺的面纱,湖边上来往的游客纷纷赞叹不已。
  人行道上的木凳椅子上坐着一个满脸胡渣、眼角泛红,手机一直握着不放的男人。
  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还不到两秒,鬼使神差地按了接通键。
  警察:你好,你是姚望川的爸爸姚明远吗?
  姚明远(听到是北京派出所的电话,激动地心难以言表):对对对,我女儿找到了吗?她现在在哪里,是否安全……?
  警察: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们会尽快找到你女儿的下落。你啥时候抽个空来北京办个失踪人口手续,我们得再次上报后才更好联络各个地区的派出所警员,一起出动寻找你女儿的下落啊!
  电话仍然保持通话中,可姚爸爸却无力拿起它,他的心彻底被那句“目前还没有”所阴埋,伤心难过地嘴里念叨。
  姚明远:小川,我的宝贝女儿,你到底去哪了,爸爸好想你啊……!
片刻后,莫兰亭小跑过来坐到凳椅上,见姚爸爸伤心欲绝的样子。
  莫兰亭:叔叔,我带您去吃点东西吧,您已经好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
  姚明远:谢谢!我不饿,你自己去吃吧!
  莫兰亭:我知道您担心小川,可我们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找她呀!
  见姚爸爸愁眉苦脸地没回应,莫兰亭觉得鼻子一酸内疚起来。
  莫兰亭(哽咽):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当初我硬拉着小川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她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姚爸爸(起身):不行,我得去北京,总能查到小川的下落,哪怕有一线的希望都得去尝试。
  莫兰亭(连忙拉住他胳膊):叔叔,我也跟您一起去北京吧!
  姚爸爸(回头拍了拍她的肩,语气沉稳得如蓝海深水一样的平静):我这次去可以在北京那边的剧组里跑龙套,顺便借助各大媒体去打听小川的下落。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叔叔没有怪过你,你就在学校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莫兰亭:小川一天没找到,我在学校干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啊!反正我们过段时间就要毕业了,面临社会的就业问题,不如跟着叔叔您学学怎么演戏也算给自己赚的一口饭吃不是?
  兰亭(努力地挤出浅浅的笑容,松开姚明远):就这么定了,我先回家收拾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www.01faxing.com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范思浓(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17759951287
微信:
soohappy666
QQ:
465265272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1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剧本发布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原创电影剧本《真龙现身》已完本(出售信息)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