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影

原创电影剧本《活着就是希望》已完本(出售信息)

发布日期:2021-08-02     浏览量:3286
题材:疫情防控,爱情,信念。字数:25000。戏份:69场次。人物小传:聂小妮:一个刚步入社会的实习医生,对工作认真负责,替同事打抱不平。为了爱情她不顾一切的挽回和无所畏惧地执着,坚守自己的信念,给予他人活着的希望。
燕阳天;一个上市公司CEO,不幸染上了病毒,为了不连累聂小妮他不得不提出分手。当在隔离病房里看到聂小妮时,只能默默地关注着,一切都似乎无能为力……
聂小妮母亲:一个传统思想的妈妈,当知道聂小妮要去往第二市医院任职时,她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冒这个险,坚决反对。后来,还是含着泪由着聂小妮去了。
赵静心:聂小妮的闺蜜(同事),一个有正义感、讲义气的女医生。
秦宇:第二市医院的骨科医生,也是聂小妮的追求者。他不求回报帮了聂小妮,最终却得不到聂小妮的心。
杨梅护士长:热心帮助燕阳天和聂小妮传递信息的。故事梗概:一场病毒入侵感染许多人,给整个鼠年带来了不安之感。
  造成人心惶惶,多家商铺无法营业,出门前都得全部武装起来才可出门。
  每个人出门只露出两只眼,让世间万物多了些神秘的面纱。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男主燕阳天无意中也被病毒感染上了。
  女主聂小妮一开始觉得奇怪为什么燕阳天无缘无故跟自己提出分手?直到第二市医院其他的医护人员得前往S城,那里的病人比较多,他们暂时分配到第二市医院任职一段时间。
  万万没想到燕阳天也隔离在第二市医院的感染科里,聂小妮他们的科室和燕阳天的病房却只隔着一栋楼空间的距离。
  当燕阳天拉开窗帘看到熟悉的身影时,他欣喜地想要上前解释来着,可病毒带来的危机感阻止了他前进的步伐。
  当聂小妮发现她的男朋友就在隔壁楼层,隔了两堵墙的距离才明白燕阳天和她分手的原因。
  第二天,聂小妮在同事赵静心的支持下,她们去找陈主任申请转科室。
  由于她们还是实习期,不能自行转科室,聂小妮也没想放弃他。
  她想起了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越是想坚守这份感情,而她对燕阳天的关爱,燕阳天都装作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
  因为燕阳天自己也不知道这次病毒的感染,会不会是他生命中延续的最后一刻?正因为他爱聂小妮,才不想让她深入险境。
  聂小妮工作中尽职尽责、伸张正义,希望可以早点转正去燕阳天身边照顾他。
  然而聂小妮没被他一次次伤人的恶语所放弃,还是不屈不挠地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他们回忆起过往,发现他们的卧房既然只隔着两道窗的距离,两人还经常隔空传情。
  燕阳天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去,狠下心来越是距她离千里之外,始终觉得不能连累她。
  可作为医护人员的聂小妮得为她的职业有所担当,也得对自己的感情负责。
  她还不断地想给燕阳天多些温暖、鼓励他,给他希望,只要好好活着就是最好的期盼。
  让他保持良好的心态,已顽强的毅力跟病魔抗战到底。
  在优秀的男二秦宇出现追求聂小妮时,她也不为所动,还是一如既往地向燕阳天奔赴而去。
  有一次燕阳天病发呼吸急促起来,聂小妮吓得不知所措,后来借助秦宇和第二市医院院长的关系,帮助他们见上了一面。
  结果燕阳天还是用冷漠的态度面对她,想让她死心。可聂小妮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怎么骂怎么赶都赶不走的那种执着的人。
  直到燕阳天被转到另一个隔离区去,聂小妮都喊话给他希望说会一直等下去,等他回来为止……
  后来,优秀的科技人员研发出妥善的治疗方案,让许多人得到了更好的医疗保障。
  等聂小妮转了证,成为一名正式医生后回了第一人民医院,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已经痊愈的燕阳天。
  她其实心里很欢喜,但还是一副故作生气地样子,最后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走向幸福的道路上。

1.夜,内,家
燕阳天:小妮,我们分手吧!
嘟嘟嘟…
还沉浸在一脸懵圈状态地聂小妮靠坐在床头发着愣,下意识赶忙地下了床拉开落地窗帘,看向对面楼层的灯还亮着明晃晃地光线。
她此刻地心已是心乱如麻,也感觉不到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地冰凉,随即抬手抓着死死地手机播了电话过去,而电话那头刚通了几声后就被无情地掐断了。
她又再次回拨过去,电话那头地回应是如机械般的女音。
画外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sorry,……
聂小妮咬着拇指指甲盖地嘴唇抽搐了几下,在房里来回渡步数秒后还是端起手机打开微信按住说话的语音对讲起来。
聂小妮:小天,你干嘛不接我电话呀?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聂小妮(语气虽带着愤恨地气势,不争气的眼泪已经在清亮的美眸里无声地大颗大颗滑落到臂弯上):燕阳天,分手得给我个理由吧?
第三人称(抹了把满脸浸湿的泪水,吸了吸快落下地鼻息继续按着对讲手机屏幕的按钮,哽咽地):燕阳天,你说分手就分手,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曾经说过的山盟海誓,都喂狗了吗?
聂小妮:燕阳天,认识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错误,就算没有你我也会过得很好,好一千倍一万倍……
几分钟后手机的提示音响起,她连忙打开看了下,几个扎眼地大字像似能让心间最柔软的地方刺穿、刺痛。
聂小妮气愤地扔了手机,倒床面嘲被褥呜咽出声。
燕阳天:你过得好就好,珍重。
叶梦琴:小妮,怎么了,你没事吧?
聂小妮抽咽了几下从被子里钻出头来,擦去鼻子下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
聂小妮(轻声):妈,我没事。
叶梦琴:你真没事?
聂小妮:妈,我很困,要睡了。
聂小妮说完再次把头埋进被褥里,眼泪如爆掉的水管不断地涌出,过往的曾经如放映一般在脑海中流窜而过。
2.日,外,回家
从前,她和燕阳天相识的那天是聂小妮刚上大学放暑假回家时候,在小区门口看到从保时捷车上下来地长腿男人,一眼就能撩人心魄。
皮肤白皙,剑眉凤眼、鼻挺薄唇,一双黝黑清澈地俊眸下卷翘生动的睫影在余光里像似绘画中太阳普照大地的剪映。
一头乌黑发亮地碎发梳至脑后,身穿浅色格纹衬衫没有系领带,衬衫领口随意松开几颗纽扣露出一小片白静地脖颈。下身一条深灰色地西裤包裹他修长的双腿,精致的裁剪将他完美地倒三角身形衬得越发性感,哪怕安静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没有任何举止那尊贵的气势却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燕阳天:聂小妮,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宠你、爱你,让我们一起创建美好的未来。
聂小妮(一把扣住他健硕腰身,整个小脑袋依附在他的背上):小天,你怎么什么都会啊?会弹吉他、会做饭、会照顾人,又有出众外表、工作稳定多金是多少迷妹梦寐以求地完美男神呀!
燕阳天(折过身来将她抱了个满怀,紧紧相拥):傻瓜,无论多久,我都只属于你,只属于聂小妮一人所有……
3.日,内,房门
翌日,聂小妮带着红肿的核桃眼出了房门,她妈叶梦琴端着两杯牛奶往桌上一摆说:
叶梦琴:时间不早了,赶紧洗洗吃个早饭上班去。
4.日,内,卫生间方向
见她往卫生间方向走去没吭声,再看到她红肿地双眼时发现不寻常地异样。
叶梦琴(连忙跟上站在卫生间地玄关处):你的眼睛怎么搞的?昨晚哭了,难道跟小天吵架啦?
聂小妮(站在水池边随意把蓬乱地头发一把扎起,拿了牙刷在水龙头下清洗了下,挤了些牙膏到刷头上面无表情):没有。
聂小妮(顿了顿):妈,我和他已经分手了,以后他跟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叶梦琴(一脸错愕地看着她,见她还是面无表情刷着牙,眉心紧邹着急):分手?到底为什么呀?你们不都一直好好的嘛,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啦?
聂小妮(吐了嘴里的牙膏泡沫):没为什么,无缘的人分手还需要理由吗?再说,人家要跟你分,你总不能死皮赖脸缠着人家不放吧?
叶梦琴:不行,我得亲自去找他问个清楚,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给人家当猴耍呀!
叶梦琴恨恨地说完转身要走时,漱口完毕的聂小妮搁下牙杯连忙扯下边上的毛巾擦了擦嘴角大步拉住她妈,眉心紧锁恳求地口吻。
聂小妮:妈,别去。你这么去找他算怎么回事呀?等下人家还以为我有多么想非他不可似的,自己被人家给甩了,还派家长去兴师问罪呀?
叶梦琴(拿开小妮的手,火气大得立马涨红了脸):可我们也不能白白让人给欺负了去,这样岂不是显得我们更懦弱不是,我今儿拼了老命也得上门找他要个说法。
聂小妮(眼里冒着朦胧地雾气,信誓旦旦):妈,我求你别去对面闹,若是让街坊四邻都知道你女儿被甩了那就真成小区里的笑话,那我们如何自处呀?
聂小妮:妈,我上班去了。
叶梦琴(哀怨地叹了口气):嗨~!这叫什么事呀?
回头想到了什么问套好外套,拎着挎包正要出门地聂小妮。
叶梦琴:你吃完早饭再走吧?
聂小妮(换了鞋,带着沉重地步伐出门去了):不了,我没胃口。
5.日,内,医院
医院,聂小妮脱了厚重地呢大衣换上了白大褂,她面容有些憔悴,眼眶里带着泛红地血丝,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投入工作当中。
6.日,内,科室
这时,一个长得清纯、娇小可爱的女孩进了科室跟她打了个招呼。
赵静心:早呀,小妮。
聂小妮(挤出一抹浅浅地笑):早~!
赵静心(注意到她眼睑上的红肿):小妮,你眼睛怎么这么肿呀,昨晚没睡好吗?
聂小妮(把额前地碎发撩至脑后):嗯呢。
赵静心(语气里带着心疼地意味):我等下去拿点冰块给你敷敷吧,要不然这眼睛真没法看了。
聂小妮话说到这,有位三十几岁的女医生走了进来。
赵静心(眯着月牙般地眼睛打了个招呼):早呀,菲菲姐。
唐菲菲(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早~,昨晚值了一晚上的班,现在都困死了。
7. 日,内,饮水机前
她在玻璃柜子里拿来自己的杯子,走到旁边的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些水,小酌了几口润了润喉。
赵静心(眉心紧促,长叹了一口气):昨天整个新闻头条,全国上上下下都炸开锅,那病毒实在太可怕了,几天就增长那么多……
聂小妮(坐在电脑前记录着什么):之前有听到点风声,那病毒的来源是什么原因?
赵静心(拿出口袋里的粉饼打开对着镜子轻轻点点给自己补了个妆):我听说是S城有个野生酒馆,专卖一些蝙蝠、穿山甲、狸猫等等,卖给客人吃。
唐菲菲(蹙眉无奈地摇摇头):都不知道现在的人癖好怎么这么奇怪呢?蝙蝠多恶心,拿去做标本还行,煮着吃实在不堪入目,他们是多么没吃过东西呀?
赵静心(愤恨把粉饼拍到桌上):这些人是多么饥渴呀?什么不好吃,害人又害己,变态吧?
聂小妮(冷漠地眼神里没有带任何情绪):现在的人太好玩了,什么都敢吃,太可怕了。
杨梅;开会,开会啦!陈主任让你们去会议室开会。
赵静心(见走进科室笑意盈盈的杨梅,眨巴着大眼好奇):诶,今天不用查房吗?
护士长杨梅:陈主任说今天的会议不会太长,开完会再查房也来得及呀!
8.日,内,会议室
陈柏森主任:陆院长说如今疫情越来越严重,得选一些优秀的医护人员前往第二市医院,虽然自关生命安危,但我们身为一名医生就应该救死扶伤、团结一致跟病魔抗议到底。
张萌(笑颜如花,一脸崇拜地美眸里冒着星星点点的光):我还听说战神亲自率队前往S城赶去了,战神为在世华佗,他又再次出山啦!
赵静心(惊讶地睁大眼睛):战神?就是那个在2002年SARS不顾自身安危,无所畏惧地前往重镇地区实施救治,他可是医者的典范,我们中国伟大的传奇人物啊!
男医生白羽(带着眼镜、长相斯文,叹了口气看向窗外的景象):这次疫情可比当年要严重多了,一旦被感染上就高烧不断、咳嗽不止、最后肺纤维坏死。执行强效隔离保守治疗方案,有幸者可存活,不幸者必死无疑。
赵静心(凑到聂小妮耳边小声):选一些优秀的医护人员去第二市医院,估计没我们实习医生没什么事吧!
聂小妮儿(侧身逗趣地看着她):怎么?有关乎人命关天的事,你就这么想去呀?
赵静心(撇撇嘴):难道你不想吗?这可进攻伟业的大好时机,虽然凶险重重,但能拼死一搏的话也死而无憾了。
唐菲菲(自告奋勇地带头将一只手举得老高,满眼地热血沸腾,一点退缩之意都没有):我去,虽然不能像战神那样英勇世纪,但我为医生的这份职业而自豪,跟S城的医护人员并肩作战,救活一个是一个。
陈柏森(高兴地拍了下桌子):好,好样的。陆院长说了这次有关自身安危,舍弃家人奔现生死不负众望的责任所在,所以让大家自己做选择。
余辉(和白羽同时举起手来):救死扶伤是医生的使命,我也要去。
张萌抿了抿唇思虑了片刻后也缓缓举起手,赵静心撞着胆子,脸上带着一个姨妈笑。
聂小妮:我们身为实习医生可以参与吗?虽然我们的资历不够,但会尽所能配合,给你们打个下手什么的都行。
陈柏森(顿了顿有所顾忌):当然可以,我就担心你们实习生还没转正,万一出了啥事没法跟上面交代呀?
聂小妮(坚定地看着陈柏森):主任,实习医生也得敬本职责,多一个医生多一份希望,若真出了事我们自己承担。
赵静心(抿了抿唇赶忙):是啊是啊,路是我们自己选的,后果当然由我们承担。
好吧,明天早上八点跟带你们的余老师一起在医院门口等,会有专车来送我们去第二市医院,其余的医护人员留在本院任职。
杨梅急匆匆跑进来,气息还未平稳。
杨梅;陈主任,刚刚送来三四名严重患者,车祸导致……
陈柏森:散会,准备手术。
余辉(立马起身严肃地扫了她们俩一眼):静心、小妮,准备给患者做手术。
赵静心(和聂小妮随后跟上):是,来咯!
这一忙就忙了一整天,午饭聂小妮也就咯啃了一个面包草草带过。
画外音;医生这职业虽说光鲜亮丽,但背后的心酸只有自己知晓。不过,在拯救别人第二次生命时特别有成就感,它监护着一种使命、一种责任、一种担当,一种坚不可摧的信念。
9. 夜,外,回家
聂小妮骑着她的小电驴,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乌溜溜的大眼赶往回家的路上。
10.夜,内,家
一开门进屋,聂小妮卸下围脖和口罩。
聂小妮:妈,我回来啦!饭有没有好,我都快饿死了。
叶梦琴(拿着一堆衣架从房里出来):你回来啦!今天没做饭,我现在就去给你下碗面吃吧!
聂小妮(换了家居鞋,把脱下的外套和包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去洗手间洗手去了):好。
11. 夜,外,厨房外
聂小妮出来后,靠在厨房的推拉门上看着里头忙碌的叶梦琴道:
聂小妮:妈,现在疫情越来越严重,你出门记得戴口罩哦!
叶梦琴(匿了她一眼又等着锅里没有沸腾的水):今天我们店长直接给我们放假了,让我们好好在家呆一段时间,等疫情过了再回去上班。
聂小妮(双手环胸):哦,那以后没事少出门,出门必戴口罩。
叶梦琴(已打开锅盖,里头的水沸腾地冒着泡泡扔了一撮干面条下去再用筷子搅拌开来):知道啦,明天我得多备些粮食放家里才行,以备后患嘛!
聂小妮(笑嘻嘻地美眸清亮明媚):妈,我明天被调到东面的第二市医院了,这段时间可能都回不来,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叶梦琴:怎么好好的被调到那去了,那医院是不是有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
聂小妮:现在有没有我不知道,那里的一些医护人员都奔现S城去了,不够人手就暂时安排我们过去任职呀!
叶梦琴:小妮啊,要不然你辞职吧?这病毒可不是闹着玩的,等疫情过了我们再找别的工作……
叶梦琴眉心紧锁扫了她一眼,关了火捞起面条放进有汤汁的大碗中,顺手拿了双筷子捧着一碗面往客厅连一起地餐桌上摆去。
12. 夜,内,餐桌前
聂小妮跟随其后坐到餐桌前,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她妈。
聂小妮:为什么?
叶梦琴(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各大头条、新闻联播都在播病毒感染性强,就连门把上都避免不了的留有残留,妈妈是担心你万一出了什么事,让我一个人怎么办呀?
聂小妮(饿得不行拿起筷子吃了口面,嘴里嚼着面含糊不清):我现在就是一名实习医生还没转正呢,当初让我报医科也是你呀!
叶梦琴:我不管,你如果不去把医院的工作辞了你就不要认我这个妈勒!
聂小妮(咽了嘴里的面条,放下筷子正视她妈):妈,你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呐?你看看当年毛爷爷解放新中国他退缩了吗?2002年非典事件战神他退缩了吗?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连镇脱逃呢!还有,流传世纪雷大哥舍己为人的时候撼动了多少人?虽然我的力量微乎其微,但我觉得人的一生总得为自己选择的路负责,死于泰山或鸿毛就在一念之间呀!
叶梦琴: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平安快乐的生活着,可这医院里再怎么小心翼翼也避免不了跟那些病患实质性的接触啊?
聂小妮(抓着她妈的胳膊嘟起嘴撒娇):妈妈,你就放宽心让我去吧?我不想为自己的一点私欲抱憾终身,让我去吧?诶,诶诶……
13. 夜,内,餐桌上
叶梦琴默不作声地站起来踱步回房去了,只留下聂小妮处于两难境地,一个是不可辜负地使命、另一个是作为儿女应尽地孝道,该如何选择?
她撇撇嘴化苦恼为食欲,抓起筷子大口大口吃着碗里的面条。
14.日,内,家
翌日清晨,当聂小妮拖着行李正要出门时,叶梦琴从房里出来塞给她一个护身符。
聂小妮(扯着嘴角看着手里的三角护身符):都什么时代啦还这么迷信呀?
叶梦琴(眼角微红带着不舍的眼神看着她):叫你拿着就拿着,哪那么多话呀?就当它是个定心丸,让你妈我也好好在家等你回家啊……!
聂小妮(走上前抱住她妈):谢谢妈妈尊重我的选择,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在家等我回来哟!
叶梦琴(吸了吸未落地鼻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好,记得有空时常来个电话给我报平安。
聂小妮(这才不舍地松开她妈出门去了):嗯呢!
15.日,外,第二市医院/中式楼/五楼的外科
东面的第二市医院,三栋中式楼层加一栋复式楼,陈柏森带领他们一伙人进了一栋中式楼乘坐电梯来到五楼的外科。
电梯门一开,他们陆陆续续出了电梯,就看到楼道里堆满了一张张病床和患者,只留下一点缝隙给来往的人行个方便而已。
赵静心(看了看四周的情形,吃惊地张了张嘴):天哪,这医院里病人怎么这么多啊?病房不够吗,连楼道也那么棘手?
16.日,内,前方的科室
他们一个个只能侧着身子挪步进了前方的科室,一个带着银框眼镜的男医生姜哲看到来人微笑地上前迎接。
姜哲:陈主任来啦,欢迎欢迎。你怎么没早点通知我,好让我亲自到楼下接你们去呀!
陈柏森(握了握姜哲地手):不必这么客气,很荣幸和你们一起共事。
陈柏森(回头指着一排身后离自己最近的张萌):这些都是我们第一医院优秀的医护人员,她是儿科张萌。
张萌(弯起眉眼笑了笑打了个招呼):姜医生幸会。
陈柏森一个接一个报上他们的名讳,大家都冰冰有礼对姜哲微笑点头示意。
姜哲(打了个电话叫来两名护士):晓娟、佳佳,你先带他们去复式楼的宿舍里熟悉一下。
叶晓娟(爽快):好,姜医生。
陈佳佳(微笑地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带头):跟我们来吧!
对面楼层五楼地隔离病房里住着被隔离了好几天的燕阳天,他透过透明玻璃窗好像看到对面楼层科室里的人群中,渐渐从玄关处消失聂小妮的侧影。
旁白:她怎么会在这呢?
17. 日,内,窗前
他激动地大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想看清楚到底是不是聂小妮,只在一刹那间早已不见踪影,燕阳天愣愣半晌地想。
旁白;小妮,对不起!
燕阳天想到这内心的刺痛感席卷而来,连连咳嗽不止,一只大手关了窗、另一只大手握成拳撑在发白地薄唇下赶忙折回坐回病床去。
18. 日,内,缝隙/医院楼道
他们一个个踱步路过缝隙进了一间间病房,在查到楼道里病人时姜哲弯腰问躺那半睁半眯的七旬老人:
姜哲:大爷,今天情况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大爷(慢慢地睁开眼露出憨憨地笑):还行,没啥不良反应。
病人家属(笑眯眯):是啊,还多亏姜医生帮我爸手术做的这么成功,我爸的胃癌才能得到更好的治疗,要不然我们真的得白发人送黑发人勒!
姜哲(戴着口罩笑眯地眼角多了几条鱼纹,而后清了清嗓子):应该的,这是我们医生的本职工作。你们做家属的平时多注意饮食,精心照料下下个星期便可出院。
大爷家属(笑眯眯地):好的好的,我们会好好注意的。
赵静心(紧邹眉头):咦,啥气味,好臭呀!
19. 日,内,病床前
聂小妮瞟了她一眼用胳膊肘子提醒她注意分寸,唐菲菲随着气味地起源走到斜对面的病床前,掀开厚实的被子。
唐菲菲(回头):姜医生,病人好像是大小便失禁,赶紧叫家属给老太太清洗干净。
姜医生(扫了四周一眼):患者家属在哪,患者家属呐?
另一床的病人家属:老太太好像没有家属。
大爷家属:是啊,得了胆结石也没见过老太太的家人来看过她呀!
大爷家属一脸同情地看着她,只见老太太恶狠狠地瞪着他看,大爷的家属缩了缩脖颈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姜哲(无奈地再次高声):佳佳,晓娟,你们来一下。
几米远处护士站点,两个可爱的白衣天使小跑了过来。
姜哲(随即吩咐):晓娟,你帮忙联系下患者的家属。
佳佳:主任,我们昨天就打过电话了,她儿子说很忙没空过来,后来再拨过去那头电话就打不通勒!
姜哲:那你们戴上手套,先帮老人家换条裤子吧!
晓娟(快速地):哦哦,我马上去医物室拿手套。
晓娟前脚刚走,病床上的老太太瞪眼凶巴巴地怒骂道。
老太太:你这个庸医,治那么久都没帮我的病治好,害我不能动弹,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啊!
赵静心(实在看不下去,怒不可赦地回怼):你这老不死这么不知好歹,活该你儿女不理你,活该你做孤寡老人不得善终。
老太太(吃力地爬起端坐在那撒泼起来):哎呀!快看看,大家快瞧瞧,医生辱骂病人啦!
佳佳(也愤愤不平怒视):你还恶人先告状,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姜哲:赵医生,快跟患者道个歉。
赵静心瞬间被气懵了,等缓过神来眼角泛红委屈地扭过头去。
赵静心(倔强地扭过头去):我是在明事理,我没错。
唐菲菲的柳叶眉皱得跟毛毛虫似的站立到赵静心跟前,小声地呵斥。
唐菲菲:静心,你这么骂病人就是你不对,万一病人有个三长两短那你还要不要当医生了?
赵静心(眼眶里含着泪光,甩下一句话转身往科室跑去了):我没错,干嘛要跟她道歉?
老太太(不依不挠,有一下没一下拍着床铺又哭又吼撒泼开来):哎呀,活了一大把年纪还给你们这些庸医欺负,这样还像话吗?
一直默不作声地聂小妮忍不下去,气得咬牙切齿呵斥道。
聂小妮:老太太,你开口一个庸医闭口一个庸医的你就不怕遭天谴吗?我们医生就平白无故给您侮辱,就应该忍气吞声当个不会回嘴的木偶?我们医生每天累死累活的,每次在手术里哪怕只有一线希望都尽所能为病人带去更好的救治,有时一天就是好几台手术,哪怕做到双手发软发麻、肚子饿到发慌我们也毫无怨言,已病人至上咬紧牙关也得撑下去。
病人/家属(起哄):好呀,说得太好啦!美女医生我们永远站在你这边。
唐菲菲无奈地摇摇头看着老太太,却带着提醒地腔调。
唐菲菲:老人家,您不尊重别人,别人凭什么要尊重您?人心都是肉长的,给自己留点余地,日后好相见。
这时,晓娟端着一个铁盘子,盘上有纸、手套、湿纸巾走上前,感觉气氛怪得诡异,讷讷地问站在她身边的佳佳。
晓娟:这是怎么了?
佳佳:还不是那老太太故意挑事,你给她换裤子吧,我去给501号房的病人打吊瓶去了。
老太太像似有了丝丝悔意,抹了把眼角的泪痕看都不敢看众人老实地干坐在那傻愣着。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www.01faxing.com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范思浓(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17759951287
微信:
soohappy666
QQ:
465265272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1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剧本发布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原创电影剧本《活着就是希望》已完本(出售信息)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