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南巡匪事(50集电视连续剧)

¥360万
发布日期:2020-04-08     浏览量:1.06万
本作品已通过版权登记。
作品类型:剿匪 武打 爱情 反贪 农村
题材年代:古代
剧本集数:50集
完成状态:已完成
编剧:杜希年
简要内容:
此剧纯属虚构。剧本主要讲的是乾隆南巡时,途遇多日暴雨。此时当他听说下游淮阴顺黄坝面临危险时,便立即前去查看险情。乾隆到了淮阴后,在查看顺黄坝险情的过程中,途中遇到水匪行凶。接着,追随他而来的妹妹也遭到水匪劫持。为了剿灭水匪,救出妹妹,乾隆在指挥抢险的同时,与地方贪官张世哉和匪首刘铁脚等斗智斗勇,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演绎了一段惊心动目,曲折感人的故事,再现了淮阴古代城乡的历史文化风貌和一代君王大智大勇,勤政爱民,嫉恶如仇的形象,也展示了乾隆的妹妹九格格顽皮倔强,玩世不恭,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却能从大局着想,舍生取义的性格。
作品看点:
这是一部根据民间传说改编的电视剧本,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
故事以乾隆皇帝南巡时微服私访、抢险、剿匪、整治贪官为主线,将几组男女爱情纠结在一起,组成故事的整体框架。其中尤以皇帝的妹妹九格格和匪首刘铁脚之间相遇、相爱、相离的起起落落,更令人惋惜和深思。
全剧情节紧张而曲折,矛盾冲突环环相扣,凭借矛盾冲突推动情节发展,情节发展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故事不落俗套,新颖别致,让武打、战争场面在情节发展中有机结合,使故事跌宕起伏,张驰有姿,让人久看不腻。
作品主要以古代淮阴湖河为背景,彰显了淮阴地域的美丽和神奇。另外,淮阴古代的的寺庙文化和过闸文化在作品中也得到了一定展示,具有一定的视觉观赏性。
总之,这是一部集教育性、趣味性、娱乐性和观赏性于一体的佳作。一定会给广大观众带来美好的精神享受,将会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主要人物设计:(部分人物)
乾隆:四十四、五岁。清朝皇帝,一位微服私访时的高老板。此人勤政爱民,心中装作老百姓,一心为百姓着想。当听说顺黄坝将要坍塌时,第一时间就赶往险地抢险救灾,保护百姓的生命财产;当大坝被炸时,他指挥别人撤离,自己却稳如泰山,坚持现场指挥抢险;水匪来袭时,他身先士卒,与水匪奋战。同时,他政治韬略,深谋远虑。在剿匪问题上睿智果敢,注意刚柔相济,恩威并重。在情感问题上,重情重义,不忘旧情。他对香妃和枚梅总是念念不忘。
纪晓岚:男,四十外岁。博学多才,聪明睿智,能言善辩,办事干练。
和珅:男,二十八、九岁。足智多谋,爱钻牛角尖,办事干练。
九格格:十六、七。姿色美丽,天真倔强,玩世不恭。但深明大义,关键时刻能顾全大局,杀身取义。
阿木尔:男,四十岁左右。驻淮清军首领,办事优柔寡断,拿不定主张。
陈道长:六十岁左右。正直善良,乐于助人,品德高尚,武艺高深。
黄鑫:男,四十三、四岁。陈道师的大徒弟,黄鑫镖局的首领,武艺高深,为人正直,不畏强暴,忠实于师父陈道师。
枚清淮:男,五十岁右。一个淮阴县衙治水小官吏。生性怯懦,胆小怕事,遭人利用还不敢张。
枚梅:女,十七、八岁,是枚清淮的独生女。面容美丽,聪明伶俐,热爱武术,性格倔强。
刘大肚子:男,三十多岁还没有媳妇。一个乡村愣头小伙子,喜欢说些俏皮话,引人发笑。能见义勇为。是刘大寡妇的大儿子。
张世哉:男,四十七、八岁。江南河道总督,此人贪财好色,阴险狡诈,常与水匪勾结,以权谋私。因为他向水匪告密,造成乾隆第一次剿匪失败。
刘铁脚(原名刘恒):男,二十外岁。赵丽红和前夫生的儿子。此人面目清秀,身材魁梧,性格刚暴,武艺高深,但为人正直豪爽,重情重义。他是被逼走上乌龙滩做上水匪的。
黄天霸:男,六十多岁。乌龙滩原水匪大头领。此人身材粗壮,面目凶残,粗野蛮横。
张二先生(外号:水泥鳅):男,三十八、九岁。乌龙滩上的水匪师爷。此人奸诈叼猾,巧于心计,心狠手辣。
王二狗:男,三十五、六岁。乌龙滩上水匪骨干之一。此人善于阿谀奉承 ,专给黄四姑出坏点子。此人身材细小,娘娘腔,但巧舌如簧,是乌龙滩上麻烦制造者。
黄四姑:乌龙滩上原首领黄霸天的四女儿,现乌龙滩上的水匪大头领刘铁脚的老婆。此人生性霸道,自以为是,目空一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九格格在乌龙滩,受到她百般迫害。
作品正文:
第一集
1、京杭运河全景 。 日 外
河面上浩浩荡荡的南巡船队,黄旗招展。
河两岸的绿树、红花。成熟的麦田。
古老的城门上刻有“徐州城”三字。
旁白:这是发生在乾隆南巡中的故事。相传,这年农历四月,南巡船队刚来到徐州,暴雨、大暴雨就一场接着一场下起来,一连下了好多天,船队在徐州只好停了下来。
随着旁白,同时出现如下画面: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河水迅猛上涨。
水流冲开堤坝,冲倒房屋,淹没良田。
大雨中一名士卒急促地骑着一匹快马沿河堤飞奔。
2、乾隆游船舱室。日(雨中)内
乾隆一会儿凝视窗外的雨帘叹息,一会儿又不停地来回踱步。
3、乾隆游船舱室。(船篷下) 日(雨中)外
太监卜义焦急地向舱室内乾隆张望。纪晓岚打着伞走到卜义身后疑惑地问卜义。
纪晓岚:你这是干什么呢?
卜义(向纪晓岚耳语):纪大人,你来得正好。这几日雨下得这么大,皇上愁得一夜都没睡觉,还是你去劝劝他吧,身体要紧。
纪晓岚点点头,犹豫片刻,敲了敲舱室的门,门开了。
4、皇后游船舱室。 日 内
皇后伏案看书。宫女侍立皇后左右。
5、皇后游船舱室。 日 外
九格格:(轻轻敲打舱室门)皇嫂起来了吗?向皇嫂请安。
门内传出皇后的画外音:哟,是九妹呀,请进。
6、皇后游船舱室。 日 内
九格格(推门进来):这个雨下得没完没了,真叫人心烦,嫂子,你在干什么呢?
皇后:哟,是妹妹呀!快进来,快进来!这是《烈女传》,没事随便翻翻。
九格格:《烈女传》?这我早就看过了。一连下了这么多天的雨,呆在船上,你就不嫌闷得慌吗?
皇后:妹妹快坐下吧,看你呆在宫里就是闲不住,老嫌闷得慌,哭着闹着要跟着太后南游,刚下这几天雨又急得不耐烦了吧?
九格格:可不是嘛!早知道是这样,我还不来呢!
皇后:是吧,说急还真的这样急。我告诉你吧,比起好玩的地方,下这几天雨算不了什么,出了徐州,到了南面就好了,什么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保证让你玩个够!
九格格:皇嫂净会哄人,什么下有苏杭,上有天堂呀!到那里要有上千里路,不知道什么牛年马月才能到呢!
7、皇后游船舱室 。 日 外
皇贵妃(钮祜禄氏)走到舱门口,听到舱内人说话,便站住了。
8、皇后游船舱室。日 内
皇后:看把你急得,要说近一点的好去处也有啊,出了徐州,再走三四百里地就到了清口,那里是淮阴县的境地。嗨!淮阴是个好地方,这里湖河交错,山青水秀,景色宜人,寺庙古刹林立,也是商贾云集之地呀!要是雨一停,也就是几天的光景,就到了。
九格格:照你这样一说,到淮阴去玩玩倒也不错的呀!
皇后:是呀。
九格格:那我们就到淮阴好好玩玩吧!
九格格蹦蹦跳跳地走出皇后游船舱室,皇后看着九格格的背影笑着。
皇后:都十七八岁的人了,还是贪玩!
9、皇后游船舱室。 日 (雨中)外
九格格刚从皇后舱室外来,迎面碰见皇贵妃。
九格格:贵妃嫂子,皇后嫂子说了,雨停以后我们就要到淮阴啦!那里可好玩啦!
九格格说完以后又蹦又跳地跑了。皇贵妃愣了一下,看着九格格的背影。
皇贵妃:是呀!难怪人们都喜欢她,原来她那么会哄人! 。
10、京杭运河大堤上 。日(雨)外
一名士卒正急促地骑着快马在雨中继续飞奔着。
11、乾隆舱室。 日 外
乾隆和纪晓岚正在谈论。
乾隆:这样大的洪水,下游的清口地区势底洼,现时不知怎样?一旦那里出了问题,它东面的几个州县可就遭殃啰!
纪晓岚先是一楞,继而恍然大悟。
纪晓岚:啊呀,陛下,您是怕清口那个地方会出问题吧?朝廷不是已经拨款把顺黄坝加高加宽了吗?有了这道大坝,清口下游完全可以确保平安,您就放心好了。 乾隆:不,你不知道,发了这么大的水,历史上少见,我心里总有一种不祥之感。
12、运河边,停船码头上。 日 (雨中) 外
快马到了码头上停下来,从马身上跳下士卒,士卒抹一下脸上的雨水,急冲冲奔向乾隆舱室。
13、乾隆舱室。 日 内
乾隆和纪晓岚继续谈论。
乾隆:晓岚呀,从这儿到清口还里有多远?路上好走吗?
纪晓岚:回陛下……
画外音:报——,有急事禀报——
乾隆和纪晓岚都一惊。
乾隆:进来!
士卒带着一身的雨水进来,跪拜施礼。
士卒:报,报万岁,运河、黄河水猛涨,下游多处发生缺口,顺黄坝也危在旦夕,南巡船请绕道而行。
乾隆神色凝重,向士卒挥了挥手。
乾隆:你下去吧。
乾隆面向纪晓岚。
乾隆:晓岚呀,你看这怕什么来就有什么来,顺黄坝一旦倒了,那还了得,看来我得亲自到淮阴清口看看。
纪晓岚一听,忙拜倒在乾隆的面前。
纪晓岚:陛下!这万万去不得啊!常言道,水火无情。清口此时已是大水连天,形势十分凶险,您怎么能去冒险呢!
14、乾隆舱室。 日 (雨中) 外
(船篷下)和坤、阿容安、阿贵等文武大臣在船篷下小声议论着。九格格也凑了过来,专心地听大家说着什么。
和坤:要是清口那儿不能走,那只有绕道从安徽那边过去啦,那么走哪条河道好呢?
阿贵:和大人,从安徽走,那绕到哪去啦!走水路只有京杭运河最宽敞,最抄近。要不我们就在这儿多等几天,反正也不是什么急事,你说是不是?
乾隆的画外音:晓岚你就别说了,(阿容安向大家摆摆手)清口那边我不去不行,救灾安民不是小事,老百姓危难之时,我岂能苟且偷生。
阿容安:你们听见没有,皇上要亲临清口险地,这太危险了吧!我们都去劝劝皇上吧!
大家七嘴八舌:对对对,千万不能让皇上去冒险。
众人围到乾隆舱室门口,阿容安向站在乾隆舱室门口的太监卜义说了一声。
阿容安:卜义,我们有要事,要面见皇上。
卜义:好的,容我通禀一下。
卜义连忙转身走进舱内,功夫不大又走了出来,
卜义:各位大人,你们可以进去了。
众人一听一起涌进乾隆舱室。只有九格格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外面,楞了一会儿,噘着嘴,垂头丧气地走了。
15、清口顺黄坝 。日 外
顺黄坝一侧黄水滔天。
坝体上民工们手执锹镐,有的寻查险情,有的在封堵管涌,排除险情。
一位五十岁上下官员模样的人面带愁容,满脸是汗,不住地摇头,刚要想说什么一口鲜血吐出口外。
众人见了忙扶住那人(枚清准)
民工甲:枚大人,枚大人,你怎么啦!
枚清淮用手抹去嘴上的血渍。
枚清淮:没什么,没什么,你们快去赶紧封堵管涌,快!快!
枚清淮说完话已经有气无力,民工甲连忙背起枚清淮就走。
16、枚宅。 日 内
郎中蒋先生正为枚清淮把脉,观察枚清淮的脸色,蒋先生最后叹了一口气。
蒋先生:枚大人,您这是心里长期思虑所致,没准您的肺病又犯了!不过问题还不算大,现在我开几副中药给你,按时煎服,不久就会好的。
总管赵幂接过药单匆忙向外走(去取药去了)。
蒋先生站起身要走,临行前叮嘱几句。
蒋先生:俗话说,医病难医心病,凡事都得想开一些,千万不要再有什么思虑,病就会好得快一些,记住啦!
蒋先生要走了,枚夫人忙把蒋先生送到门外。
枚夫人:蒋先生您慢走,谢谢您啦,您说的话我们都记住了。
17、惠济祠大院。 日 外
惠济祠全景俯视:惠济祠的门楼上赫然写着“惠济祠”三个字。大门前有巨大的广场(是为举行盛大的庙会准备的),院内分前、中、后三个大殿,中殿有高大的篆香楼,站在篆香楼上,可以俯瞰广场上香客们的庆典活动。大殿两旁是几十间侧房,是祠中道士们的居所。这些大殿和侧房都被一圈巨大的围墙包裹着,
祠院的一角:
枚梅与韦大国正在比练对打。
师父陈道长在一旁叫好。
陈道长:好,好,就这样打,小梅手腕的力度再大一些。
两人打得难分难解,对打中韦大国有意让着枚梅,有些心不在焉,一不留神枚梅的刀尖划了一点韦大国的胳膊,流出了血珠。枚梅一看忙跳出圈外,放下手中的大刀,跑到韦大国的跟前。
枚梅:大师兄!你怎么啦?伤着你啦?
韦大国向自己的伤口看看,笑着。
韦大国:没事,没事!
枚梅一把抓住韦大国的胳膊。
枚梅:都流血了,还说没事呢!
枚梅顺手从身上掏出手帕给韦大国包扎伤口。韦大国顺从地伸出胳膊让枚梅包扎,深情地凝视着枚梅美丽的脸庞。枚梅一抬眼看到了韦大国的眼神,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
枚梅:大师兄,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你是让着我吧?来!我们再战一百回合,这次你再不留神,打伤你可别说我手下无情啰!
枚梅和韦大国刚要重新拉开架势,陈道长连忙站了起来。
陈道长:慢、慢慢,今天的演练到此结束,天色不早了,你们可以回去吧。
18、枚宅,枚清淮的卧室。 日 内
枚清淮躺在床上,枚夫人守在一旁,端水给枚清淮喝。枚清淮喝完了水,枚夫人接过碗,叹息一声。
枚夫人:清淮呀,我们家的日子过得好好的,我整天就看你愁眉苦脸,哀声叹气的,你到底思虑什么呢?
枚清淮:唉,夫人,这些事跟你说能有什么用呢?
枚清淮厌烦地把眼一闭,头扭向一边。
枚夫人:看你说的,把事情说出来,总比闷在心里强,你把它说出来或许我也能帮你想想办法,开导开导。这对你也… …
房门推开了,进来的是枚梅。
枚梅:大(大:淮阴方言,爸爸的意思。),怎么了?
枚夫人:你大病了,蒋先生来过了,他说你大是思虑过度,原来的痨病又犯了,才吐了血。闺女,你来得正好,就让他把思虑的事情说出来给我们听听,一起帮他开导开导。
枚清淮见枚梅回来了,把头又转了回来,挣扎着要坐起来,枚夫人帮他扶了一把。
枚清淮累得大口喘气,半倚在床头柜上。
枚清淮:这件事说起来真是难以启齿啊!修筑顺黄坝,张世哉要我帮他承办。朝廷下拨20万两的白银,可他张世载只给了我13万两,还要我按20万两记账。这样不但民工的生活开销严重不足,就是工程所需的石块,木料和柴草也严重缺少,直接影响了工程的质量,影响了大坝抵御黄水的能力。一旦出现较大的洪水,大坝出了问题,我是难辞其咎呀!
枚清淮气喘吁吁,接过枚夫人递来的茶水喝了几口。
枚夫人恍然大悟,接回茶杯。
枚夫人:哦,原来是这样。
19、枚清淮卧室。 日 外(厅堂内)
管家赵幂拿着药从外面回来,刚到枚清淮卧室门口,忽听枚清淮卧室中传出话来。
枚梅的画外音:他张世哉就不是个东西,他自己私吞银两,还要让别人为他背黑锅!
赵幂忙停下脚步,一面假装扫地抹桌子,一面偷听室内的说话。
枚夫人的画外音:单希望老天爷保佑,不要出现大洪水呀!
枚清淮的画外音:你净说痴话,谁能保证你没有大洪水呢?今天下午,我在大坝上又发现了许多管涌,这说明大坝已经危在旦夕啦!
20、枚清淮卧室。 日 内
枚清淮说完话又大口喘气。枚夫人忙给枚清淮抹胸口。枚梅把脚一跺。
枚梅:啊呀!大,要是这样说,这就是你的错了,修筑顺黄坝这样大的事,怎能任凭他张世载随意摆布呢!这是关系到千百万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呀!
枚夫人:梅,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你大端人家张世哉的饭碗,能敢不听摆布吗?
枚清淮:唉,当初我也跟张大人说了,材料用少了,怕影响大坝的质量,可人家只说没问题,你有什么办法?枚梅,你说得对,我恰实有错,早知道今天,我宁愿饿死也不端他这个饭碗!
枚清淮说完,使劲向床边拍打几下。枚夫人忙握住枚清淮的手,安慰枚清淮。
枚夫人:老爷不要着急,这件事既然发生了,也就不用多想了。我听说大坝要倒,外面已经有不少人外逃了,我们也该早作准备呀!
枚清淮:什么?我们也想外逃?好吧,要逃你逃,我是自作自受,就是大坝真的倒了,我也不逃,我要和大坝共存亡!
枚夫人见枚清淮这样,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叹气。枚梅坐到枚清淮的旁边。
枚梅:大,我看您也不用愁,我倒有个办法。
枚夫人:什么办法?快讲!
枚梅:干脆写个奏章,把这件事情向皇上禀明,让朝廷查明此案,方有可能推脱责任,以免你再给他背这个黑锅。
枚清淮:这样做好是好,可我一个地方小官吏,如何能见到皇上呢?再说我都病成这样,还能到哪里去哟! 枚梅:啊呀!大,要见皇上没问题。听说皇上正在坐船南巡,现在已经到了徐州,只要您把奏章写好,我可立即到徐州拦驾,把奏章交给他。
枚清淮听枚梅一说,满意地点了点头。
枚清淮:没想到女儿已经长大了,也能为我分忧了,好吧,要是这样,我明天好了一点儿就写。不过让你一个人到徐州我不放心。
枚梅:怕什么?要不就让大师兄韦大国跟我一起去吧。 枚清淮:行,有他和你一起去,我也放心了。不过这件事非同儿戏,一旦传说出去,说不定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呀!你们千万不能跟任何人提起,也包括韦大国,一定要记住。
枚梅听了点了点头。
枚梅:我知道。大,你放心好了,我记住了。
21、枚清淮卧室。 日 外(厅堂内)
管家赵幂偷听了枚清淮卧室内的一番谈话后,神色慌张,提着药蹑手蹑脚地逃出厅堂,直奔厨房而去。 22、枚家厨房。 日 内
女佣王妈正在准备做晚饭,转身见到赵幂来了。 王妈:赵管家药回来啦。
赵幂把药递给王妈。
赵幂:他奶奶的,今天药房不知哪来那么多的人,等到现在才回来,赶快煎药,让老爷早喝早好,晚饭就迟一点弄吧。
王妈接过了药,连忙准备煎药。赵幂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23、赵幂的卧室 。日 内
赵幂躺在室内的椅子上眯着小眼。
赵幂的内心独白:张世哉啊,张世哉,平时你不把我姨叔放在眼里,让我呆在这个鬼地方!这件事我若不告诉你,定让你吃了个大亏!
赵幂沉思了一会儿,忽又站起来,踱了几步,拍拍脑门,凝视窗外。
赵幂:(自言自语地)不行,我还得告诉他。我不信,这次我帮了他这样大的忙,他还不重用我吗?
24、枚宅后门。 夜 外
赵幂从枚宅后门钻出,消失在夜幕之中。
25、乾隆舱室 。 日 内
乾隆端坐在一张龙椅上,神色凝重。 乾隆面前跪满了文武大臣,阿容安领头劝谏。
阿容安:万岁,顺黄坝此时已是大水连天,形势十分凶险,您怎能亲自去冒险呢?要去看看,臣愿代往。
纪晓岚:万岁,那地方现在太危险了,您千万不能去!
乾隆一摆手,站起身来。
乾隆:各位爱卿,朕意已决,就不要多说了。危急之时,情况复杂,朕恐怕不去不行啊!朕此行,不只是查看水情,还要了解那里的政情,民情呀!各位平身吧!
乾隆一言既出,大家一时无话可说,一个个都站起身来。
过了片刻,纪晓岚上前一步说。
纪晓岚:万岁既然执意前去,为了方便和安全,臣以为还是微服私访,隐瞒身份为好。
乾隆:纪爱卿所说甚是,朕也是这么想的。到了清口,我就打扮成商人的模样,你们就称朕是高老板吧。到那时,我们君臣的礼节和称呼也就免了吧。
阿容安一看乾隆去清口已成定局,又跪倒在地,向乾隆恳求。
阿容安:万岁,为了您的安全,到清口去臣愿随扈您的左右。
纪晓岚和王申阿贵和福康安见阿容安这样,也都跪下表示愿往。
乾隆:好吧,既然你们愿往,朕就答应了吧。恐怕只有你们几个人还不够,还需一些勤杂和护卫人员吧?这些就由阿容安具体安排吧。不过阿贵你要留下来负责船队事务,南巡船责任重大望你要不负重托呀!
阿贵连忙跪下。
阿贵:臣遵命 。
26、皇太后舱室。 夜 内
皇太后端坐在桌旁喝茶,宫女左右侍候。
九格格跪在皇太后的面前,噘着嘴向皇太后哀求。 九格格:母后,孩子今天有一事相求。
太后:什么事呀?
九格格:孩儿听说皇上要到淮阴去,我也想陪同前往,请您跟皇上说一声。
太后:皇上要到淮阴去?那我们的船就不去了吗?
九格格:是听说淮阴清口那边发洪水,有一座什么大坝都要被冲开了,我们的船还要绕道而行,所以皇上要到那里看看。
太后:原来是这样。那你哪能去呢?太危险了,你去不是给皇上添麻烦嘛!
九格格:母后,您就成全孩儿这一回吧,听说淮阴那地方很好玩,孩儿这次要去了,一定听话,不给皇上添麻烦。再说,有我在皇兄身旁,说不定也能帮助皇兄一下呢!
太后将茶杯往桌一放,板起脸来。
太后:这孩儿,你也太任性了,什么事都能依了你,这件事独独不能依了你。你起来吧,要想到淮阴,以后母后带你去。
九格格跪在那里仍然不动弹,低着头默默流泪。太后舱室响起了敲门声。
舱室外的画外音:皇上驾到!
九格格慌忙站起,走到太后的身后。
舱门打开,
乾隆进门,见到母后连忙跪下。
乾隆:母后晚安,孩儿有事要向母后禀明。
太后忙扶起乾隆。
太后:我儿快起来吧,什么事呢?
乾隆:母后,儿子近日要到淮阴清口查看灾情,一时不能陪在母后身旁,望母后注意保重。
太后拉着乾隆的手,亲切地看着乾隆。
太后:我儿理当以国家、社稷为重,你就放心地去吧,你母自当保重。不过淮阴清口那边水灾严重,你也要注意安全才是。
乾隆:儿臣遵命,天色已不早,您该早些休息吧。儿臣就此告辞,准备明早起程。
乾隆说完就要出门,一直站在太后身旁的九格格慌了。
九格格:哥哥且慢!
乾隆冷不防听到九格格的说话,停下了脚步,笑着问。
乾隆:没想到九妹也长大了,有什么事吗?
九格格:我想跟你说句话,不知你恩不恩准?
乾隆:那你说吧。
九格格一时犹豫起来,不好意思开口。
九格格:就是… …就是… …
太后有些着急了。
太后:“就是”什么呢?有话就赶快跟你哥哥说吧!
经太后一催促,九格格望望母亲,又望望哥哥,一使劲就说了出来。
九格格:我,我听说淮阴那儿很好玩,我也想跟你,去行不行呀?
没等乾隆开口,太后抢先埋怨起来。
太后:这孩子,净贪玩!磨蹭来,磨蹭去,原来想的还是这个!不成,你就死了这个心吧!你哥哥是去办正事,哪有空带你去玩呀!
九格格:母后,你说什么呢!这些日子在船上真是闷死人了,跟哥哥外出见识见识,有什么不好,说不定到那里哥哥遇上什么难事,我也能帮上忙呢。
九格格又转过脸来对乾隆说。
九格格:哥呵,你说是不是?
乾隆:妹妹,你想到外面玩玩的心思我理解。只是现在那里洪水成灾,说遇上危险就遇上危险,不是哥哥不带你去,而是哥哥完全为你着想啊!要想玩,等我们的船到了苏、杭二州,你就尽情地玩吧!
九格格一听乾隆这样一说,一脸失望的样子。
九格格:哼,这也危险,那也危险,不带我去就算了!
九格格说完,把嘴一噘就跑了。
太后也生了气,望着九格格的背影。
太后:这孩子疯了,怎么可以这样跟哥哥说话!
太后又面对发愣的乾隆看看。
太后:甭理她,你们走你们的。
27、江南河道总督府张世哉的住处 。夜 内
张世哉正与小妾赵丽红喝着酒。
张世哉喝了一口酒,色迷迷地盯着赵丽红,用手摸着赵丽红的嘴巴。
张世哉:美人,你到我这儿也有5年了吧?老夫对你怎么样?你这辈子幸亏跟了我,老夫包你这辈子享不尽荣华,过不尽富贵。
赵丽把脸向旁边一闪。
赵丽红:去你的,什么荣华富贵,多少天见不到你一次面,尽在外面占花惹草!
张世哉被弄了个没趣,强装着笑脸。
张世哉:你们妇道人家懂个什么?我在外面干事总要有个应酬吧。
赵丽红:应酬个屁!你到万花楼那地方也是应酬呀?你应酬了多少个婊子呀?
张世载:好了好了,我的美人呐!今天我不跟你争了,以后我就多陪陪你,行不行呀!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 ...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杜希年(个人)
所在地:
其他内地
电话:
15351793352
微信:
15351793352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冀ICP备15030603号-3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南巡匪事(50集电视连续剧)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