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狼部落】【长篇小说】【文学剧本】【一】

发布日期:2022-12-06 14:01:36     浏览量:4584
题记:人类有自认为高尚的人道,狼族有误认为卑劣的狼途,其实,人道的虚伪,比不上狼途的真实。
人世间,最悲壮又残酷是母亲和孩子的诀别,异类亦如此,最明智又崇高选择就是放弃仇恨放过仇人。
★★★★
辽南的浩瀚林海,辽南的苍茫雪原,深邃,冷瑟,却是人类赖以生存之所,也是灵物栖息之地,这里,常年游荡一支没有正当国度没有正规身份没有正式定居的游动部落狼族。
也许上苍的恩赐或者偏袒,狼族的繁衍,不需要勤劳的双手,却需要迅猛的攻击力,没有长远规划的建制,却有让人类无法比拟的团队精神和凌强扶弱精神。
正因为有迅猛的攻击力,正因为有两种天赐的精神,从远古走到今天,从林海走向雪原,狼族完成一次次为人类不齿却不得不从事的偷袭任务,偷袭,是狼族生存手段,不偷袭,狼族部落只有一条不归之路。
夜色迷茫之际,狼族最活跃之时,数十只数百只的狼们在雄健威武头狼带领下,风卷残柳般冲下山冲出林海冲向雪原,冲进大大小小的村落,用超强的攻击力四下肆虐。只要能果腹之物皆是攻击目标,牲口圈羊圈甚至鸡窝鸭巢在劫难逃,甚至人类也无能幸免。
第二天清晨,被洗劫的村落一片狼藉,翘胡子男人提着气势汹汹的镐头,像没头苍蝇漫山遍野寻找仇敌。女人们披头散发,坐倚门槛,拍着地嚎啕大哭。
辛劳一年的收成毁于一瞬,一生就这么一次的生命就此罢休,给谁都是无比强大的愤怒。于是,狼族成了当地人最大的仇敌,仇恨的程度甚于挖了祖坟。
其实,出现这种状况,也不能说狼族的行为不端,也不能说人类的愤怒太盛。偌大自然界,上苍缔造之物,都有独特的生存方式,不管谁,违逆不得,不然,此物何以生存何以繁衍,自然界又何以良性循环。
但是,上苍有理可循,却无理可依。狼族既然人人可诛,那就该以人类自己的方式去摆平,于是,各个村落一批批年轻力壮的人们结成庞大的诛狼队伍开始诛狼之旅。
几年过去,林海雪原里狼的足迹渐渐稀少,余下的狼们失去往日旺盛的团队协作,生存更加困难,以至于连走出林海跳跃雪原的勇气都荡然无存。
“那只老狼实在太狡猾,屡屡漏网,今年该多加人手,我非亲手收拾了不可。”一座山下小房子里,十几个人围着一只大火盆。说话的是一位七十上下的白须老人,叫马伯,马伯是附近几个诛狼队伍的总首领,有特殊的诛狼本领。据说,年青时,三五只狼在他眼里宛若面团,如今年岁大了,只能凭多年的经验和智慧指挥这支队伍。
一个脸和耳朵捂得结结实实小伙子说:“马伯,收拾了这只老狼,你也该收山享清福了。”
马伯掏出长烟杆,又从身边一位中年人手里接过布烟袋,把长烟杆伸进去,翻转两下,慢慢提出来叼在嘴边,又顺手拿起一根烧得通红的火钳子放在烟锅上,一缕浓烟嘴巴里涌出来。
马伯说的老狼是只母狼,是一支最活跃时有上百只狼群的首领,这庞大的狼群,母狼的本支占很大成分,可今非昔比,本支们死的死亡的亡,只剩下苟延残喘的十几只,没当年的气候。
马伯和母狼远距离遭遇过两次,都是母狼从马伯枪口下逃掉。
几年前的马伯还很气盛,眼睁睁地看着母狼大摇大摆摇摆出视线,气得把枪摔到雪窟窿里。
这一年的冬天奇寒,狼族也不成气候,仿佛老天注定了那只母狼的命运,马伯仿佛感觉到了他要与母狼的第三次遭遇,并且该有个完美结局。
“不能让它再跑了!”马伯站起来,抬起脚,朝鞋底磕嗑烟锅,急冲冲走出去,他急于见那只母狼,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只可惜是敌意。
果然,第二天下午,惨烈的太阳光并不能抵御煞冷的寒气。
母狼知道山下的人类终于忍无可忍,形成拉网式的诛杀,但是,连日来的饥饿,已经有两只幼狼活活饿死,还有两只勉强活着,它却无能为力,与其等着饿死,不如来一次没有成功把握的偷袭,或许还有生存机会。于是,母狼带着只有十几只狼的狼族下山了。
雪野茫茫,狼群钻进马伯带领的诛狼队伍包围圈。
一个小伙子兴奋地指着一百米外狼族朝马伯喊:“马伯,您看到了么?那只母狼,您的老对头终于来了。”
马伯的胡子激动地颤抖着,快速把长烟袋插上腰间,打起眼罩,他看到了那只母狼,母狼的身后是只有十几只的狼族,说了声:“是来了,可今非昔比。”
小伙子接上话茬说:“马伯,看来我们这算是最后一战。”
马伯拿起那杆跟随自己征战几十年的老猎枪,拍拍枪座说:“是该最后一战,老伙计,你再发一次火吧,天下太平了,我们就收山!”
狼族越来越近。
?枪响了,母狼身边的三只狼倒在雪地里挣扎着。
母狼止住脚步,昂起头,四下看看,敏捷地冲上附近一座高台,它的身后,是两只身子很小很小的幼狼。
诛狼队伍的子弹飞过来,在母狼和幼狼身边呼啸。
马伯站起来,上了一处高台,威风凛凛,平端着枪,枪口对准母狼。他要做光明正大的胜利者,他要给母狼有防备的最后一击,他的最后一击要为自己一生画上最骄傲的句号。他想象着那只遭遇过两次都逃脱的母狼会睁大惊恐的眼睛,看着愤怒的对手和残酷的枪口,然后没命逃脱,再然后慢慢倒下,倒在白花花的雪地上,用它偷袭一生积累的鲜血在雪地上渲染一朵凄厉的红花,为终于胜利的马伯,也为最终失败的自己。
母狼很明显看到已经站起来的马伯,也看到马伯面前黑洞洞的枪口。出乎意料,它没有惊恐,还是傲慢地站着,两只阴森的眼睛注视马伯,那两只很小很小的幼狼藏在身后,蜷着身子紧紧偎着它。
马伯的枪没响,诛狼队伍也停止射击。大家知道,这只头狼的母狼是留给马伯的,要让马伯最后辉煌一次。
双方继续对峙,马伯的神情仿佛僵化了,因为他看到令他战栗的一幕,母狼稳着不动,却不时回头舔舐两只很小很小的幼狼,他也看到两只幼狼抬起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
马伯的枪开始颤抖,他听到母狼死时的哀嚎,看到两只阴森眼睛后面渗出两滴泪,那不是为它自己,而是为即将与自己同样命运的两个可怜孩子。
母狼还是那么傲慢地站着,还是不时回头舔舐两只幼狼。两只幼狼还是那么紧紧偎着,还是抬起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老两小三只狼在苍白的雪野上画出一幅惨烈的生死诀别图。
马伯的枪垂了下去,他也垂下了眼睛,一滴老泪从眼角默默淌了出来。
“马伯,快开枪呀!”不知谁喊了一声。
马伯突然回过神,手里的猎枪在白雪上塑造枪的轮廓,却失去枪的意义,他用平生最大的气力喊了一声:“都不许给我动!”
【狼部落】【长篇小说】【文学剧本】【一】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唐希清(个人)
所在地:
电话:
微信:
QQ: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 Q Q: 89234040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1.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举报
信息:
【狼部落】【长篇小说】【文学剧本】【一】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