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20集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200万
发布日期:2022-12-06 14:01:40     浏览量:2.89万
【冰峪双龙剑】为辽宁省大连市四A级旅游景点冰峪沟精心打造的20集玄幻武侠剧,侧重于幽默睿智台词的打磨和打斗场景设置,除了正邪两派佛魔道斗智斗勇外,还有两大看点:
其一,本剧重在一个情字,人世间各种情贯穿剧情之中,尤其亲情爱情,令人潸然泪下。
其二,本剧与现实完美接轨,渲染人之初性本善观点,好人可以永远的好,但坏人未必彻底的坏。
锐意打造一部经典武侠剧,现已完稿,正在修改中,如有真诚合作意向者,请联系!
★★★★
【注:不定期更换内容,每次选取剧本的几个场景,增加管理员老师的审核工作量,在此表示歉意!】
★★★★
【冰峪双龙剑】 梗概
唐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携百员战将率数万大军赴辽东征讨高句丽人,夜驻冰峪,用伏羲大帝之佩剑八卦剑锁黄海龙王之子黑黄二龙肉身于月剑谭,寻剑未果。
两年后,二龙托梦欲求解脱,太宗皇帝派大将薛忠义赴冰峪寻剑,无功而逝。
数年后,李氏王朝遭受两大灾难,黑龙安禄山兴兵反叛未成,百姓遭殃。黄龙赵匡胤未及兵戈黄袍加身,唐朝从此真正寿终正寝。
千年后清朝中期,黑龙元灵不服黄龙元灵道行,欲再度兴乱。
冰峪圣水寺方丈玄一大师破解天机,为救黎民于灾难,抚养薛忠义将军后世薛爷之子,传授其武功,待十八年后三月十五月明之时再度寻剑,阻止黑龙作乱。
西域天教掌门江正夫嗜宝如命,获悉天机,便赶往冰峪,不择手段,欲得倾城之宝的八卦剑。
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恐八卦剑重见天日而制其无敌的血煞冰寒功,也极力阻挠。
于是,因为一柄伏羲大帝的八卦剑,一佛一魔一道纷争迭起,正义和非正义竞相角逐,演绎一曲浓浓的亲情爱情故事。
★★★★
【冰峪双龙剑】主要人物介绍:
少君:唐朝寻剑未果的镇远将军薛忠义后世子孙,薛爷之子,八卦剑寻剑之者,得玄一大师真传,仗剑行走江湖,一身正气,与清瑶周旋于上官一鹤和江正夫之间,后拔出八卦剑,解救天下黎民百姓。
清瑶: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亲生女儿,爱憎分明,嫉恶如仇,找到爹却不肯认爹,最终促使上官一鹤由魔性回归人性。
薛爷:朝廷退隐之官,风流倜傥,为人正直豪爽,命中无子嗣,却中年得子,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兑现为国为民的大义之心。
玄一大师:曾是江湖上声名赫赫的独行侠,专行劫富济贫的正义之事,后洞悉黑龙元灵欲再度作乱,为救黎民百姓,入佛门,为冰峪圣水寺方丈,与薛爷设计,用偷梁换柱换出薛爷之子薛亭(少君),亲授武功,待十八年后拔黑黄二龙身上八卦剑,阻止黑龙作乱。
上官一鹤:冰魔教教主,六岁失去双亲,被清风教掌门阳子尊收为第八个弟子,得大师兄逍遥子等七个师兄疼爱,后因与小尼姑静娴私通被逐出山门,偷清风教置于圣祖堂的绝世阴功血煞冰寒功秘籍,由人成魔,怕汲取日月精华的八卦剑重见天日制其血煞冰寒功,捉拿少君,后因为亲生女儿清瑶,自毁功力,由魔成人,将血煞冰寒功秘籍归还清风派圣祖堂,一家团圆。
江正夫:西域天龙教掌门,一生嗜宝如命,为人奸诈,不择手段,为得到倾城之宝的八卦剑放弃西域雄狮的美誉,蜗居冰峪十几年,最终人宝两空。
静娴:清瑶娘,正直,泼辣,与上官一鹤相亲相爱,因为上官一鹤练与之交合冰寒而亡的血煞冰寒功被迫离开,为上官一鹤留下女儿清瑶,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与上官一鹤相恋,留下女儿清瑶。
秀娘:山中猎户之女,得薛爷真爱,失去爱子后,以泪洗面,误认为是薛爷捣鬼,让薛爷委屈十七年。
血刺子:天龙教军师,西域第一杀手,也称风流宋玉,得江正夫相救而忠心耿耿,受江正夫指派,潜入薛府,与受冷漠的五夫人姵红苟合,获得机密。
莲花四女:天虹、天霜、天雨、天雪,江正夫的杀手锏莲花剑阵的操作者,都有苦难童年,得江正夫收留,传授武功,明知是江正夫宝贝之一的杀人工具,也对掌门师傅怀感恩之心。
七星道长:以大师兄逍遥子为首,上官一鹤七个师兄,江湖正义之士,尤其逍遥子,善良持重,不忍八师弟成魔,却又不得不尊重严酷的现实,最终协助玄一大师保护少君,完成大业。
婉儿:冰魔教唯一的女孩,后帮清瑶逃山,留在静娴身边。
慕容飞度:冰魔教左教辅,善于逢迎,为人诡计多端,却总是败给江正夫。
罗覆手:冰魔教右教辅,擅长铁笔功,谋略不多,对慕容飞度言听计从。
邓左:冰魔教教护,东北三虎的天虎,为人圆滑且精明,善于自保。
秋桃:一个农妇,少君乳母,深明大义,视少君为己出。
姵红:薛爷五夫人,因为秀娘的出现,受薛爷冷淡,虽心怀怨恨,但为人善良,出轨了也怕薛爷受到伤害。
柳青莲:薛爷大夫人,因为没为薛家留一男半女,任由薛爷娶了五个夫人,六夫人秀娘得子后,因为薛家有后喜出望外。
薛宝:薛府管家,陪伴薛爷四十多年,为人比较睿智。
★★★★
【冰峪双龙剑】【剧本】【第二集】【部分】
15、崆峒派议事厅,日,内
崆峒派议事厅,郭勇和三个师弟在坐。
郭勇望了望三个师弟:今天师傅不在家,我找三位师弟来,是因为有一件事儿总放心不下。
二师弟肖四驹:大师兄有什么事儿就请说。
郭勇看了看肖四驹:这事儿呢,说大就大,説小可以没有,是关于上官一鹤的,他触犯了清风教教规,只被阳子尊逐出师门,给留了全身。
三位师弟相互看了看,有些莫名其妙。
郭勇:看来三位师弟糊涂了,可大师兄我一直没糊涂,因为这关系到崆峒派日后的命运。
四师弟王卓恍然大悟:大师兄,听说上官一鹤和那个小尼姑走到一起,成了以砍柴为生的樵夫,对我们已经构不成威胁。
郭勇向王卓眼睛一横:你懂什么,他砍柴就要动刀子,只要动了刀子,就有威胁。
肖四驹有些顾虑:“大师兄,可他是大师伯的儿子。
郭勇斜了肖四驹一眼,冷笑道:我不管什么大师伯,只知他是上官弘的儿子,还是私生子,他爹因为私通,被教规惩罚,他也是私通,也该受到惩罚。
三师弟王潇望着郭勇:大师兄想怎么惩罚?
郭勇眼睛里现出一股杀气:很简单,就算不杀他,也要挑断他的经脉,让他永远动不了刀。
肖四驹:这事儿还得请示师傅才是!
郭勇冷笑一声:师傅老了,没了当年胆识,也心存怜悯,而我们与上官一鹤没一点儿关系,这样做,也是替师傅铲除后患。
肖四驹看看其他两位师弟,望着郭勇:大师兄,这样做实在有些不妥。
郭勇:没什么不妥的,只有做和不做。
王潇:师傅要是知道怎么办?
郭勇冷笑道:我们四个都不说,师傅就不会知道,若是知道,就说替他师傅为江湖除害,给江湖一个说法。
16、百里香客栈客房,日,内
江正夫和血刺子在座。
吴半仙喜色盈面,走进来。
江正夫连忙站起来:看先生神色,定有好消息。
吴半仙得意洋洋坐下,接过血刺子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瞅着江正夫:江掌门,天机是不是好消息?
江正夫:天机不可得,当然好消息。
吴半仙:江掌门判断得果然不错,那婴儿的确与众不同。
江正夫惊喜地站起来:不同在何处?
吴半仙:后背背着天下少有的黑黄二痣。
江正夫低头自言自语:黑黄二痣。(抬头看着吴半仙)可是准确?
吴半仙:千真万确!
江正夫差点眉飞色舞:的确与众不同!
吴半仙盯着江正夫:江掌门,容老朽多一句嘴,那可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大户人家。
江正夫愣了一愣,然后笑道:先生误会,江某只是感兴趣而已,绝非要去惹。
吴半仙仿佛知道自己多了嘴,就掩饰:江掌门别介意,老朽没别的意思。(站起来拱手)还有点儿事情,老朽这就告辞。
”江正夫站起来,拱手:既然先生有事,江某就不挽留。(转向血刺子)军师!
血刺子站起来,抓起桌上惹血剑。
江正夫看了血刺子一眼:替我送送先生。
血刺子持剑拱手:是!
吴半仙和血刺子一前一后走出客栈。
江正夫望二人的背影,冷笑着,坐下去,闭上眼睛。
17、百里香客栈客房,日,内
血刺子提着惹血剑回来。
江正夫只是慢慢睁开眼睛,头也不抬:办妥了么?
血刺子:办妥了。(坐下去,拔出惹血剑,用一块白布在剑刃上擦着)
江正夫抬头望着血刺子: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
血刺子:那是他自找的。
江正夫:这些装神弄鬼的神棍,总爱无所顾忌地炫耀自己,实在不能让更多人怀疑我们,如果判断得没错,已经有人比我们更感兴趣。
血刺子:干脆切断兴趣来源,免得夜长梦多。
江正夫摇摇头:还不到时候,只要庙在,和尚就跑不掉。
18、小树林,日,外
太阳快要落山。
上官一鹤挑着一担柴,晃晃悠悠,刚转过一片小树林。
前面背对着并排站四个人。
上官一鹤把柴担放下,手里提着砍刀,质问: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四人慢慢转过身,胸前都抱着剑。
上官一鹤惊叫:郭勇!
郭勇冷笑:不错,是我!
上官一鹤看着四人:你们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郭勇向前挪动脚步,眼睛斜着上官一鹤:找你算算账。
上官一鹤看看自己:“你看我现在是破衣烂衫的樵夫,跟你们能有什么账?
郭勇冷冷道:现在是没有,可以前有。
上官一鹤:以前是有,可我已经做了樵夫,就断了念头。
郭勇哈哈大笑:你现在是樵夫,但不保证永远是,那就算以后不是樵夫的账!
上官一鹤苦笑:郭勇,以前的帐,该算的我都不去算,以后更不可能有。
郭勇恶狠狠道:乌龟缩了头,不能说永远不出头,这帐迟早要有的。
上官一鹤叫道:你这是欺人太甚,当年崆峒派害死我父母,害得我无家可归,我听师傅的话,都忍了。
郭勇冷笑:上官一鹤,你忍得了一时,能忍得了一生么?
上官一鹤把砍刀握得紧紧:那你想怎么样?
郭勇挪了几步,回头看了看:不想怎么样,你违反江湖道家不淫的规矩,要接受挑断经脉的处罚,你师傅不忍心下手,我们就秉公办事,给江湖一个说法。
上官一鹤用砍刀指着四人:我与你们四个无冤无仇。
郭勇:你与我师傅有,与我们崆峒派有。
上官一鹤大叫:原来是你师傅派来的,他害我父母,为什么还要害我?
郭勇:就因为是你!(向后一扬头)上!
四人冲向上官一鹤,四柄剑同时刺向上官一鹤。
上官一鹤慌忙挥舞砍刀招架。
就在这时,从树林里跳出七个蒙面人,挥着手中剑,直取郭勇四人。
上官一鹤被解围,提着砍刀,傻傻地站着。
一个蒙面人大叫: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上官一鹤回过神,拔腿跑去。
19、农舍,傍晚,内
煤油灯下,桌子上是还冒着热气的饭菜。
静娴坐在凳子上,在煤油灯下缝补衣服,她不时地抬眼向门口瞅瞅。
门突然开了。
上官一鹤手里提着砍刀,满脸怒气,满身泥土,闯了进来,带进来一股冷风。
静娴慌忙站起来,望着上官一鹤:云清,你身上怎全是泥土,扁担呢?
上官一鹤把砍刀扔到一边。
砍刀打了几个滚,放出沉闷的声响。
静娴走过来,扑打上官一鹤衣服上泥土,追问:扁担哪去了?
上官一鹤一屁股坐凳子上,气嘟嘟:还哪去了,没七个师兄,连我都不知哪去了。”
静娴握着上官一鹤的手:“谁要杀你?”
上官一鹤:还能有谁,没人性的崆峒派!
静娴:他们害死你父母,为什么还要杀你?
上官一鹤:要赶尽杀绝!
静娴:云清,别理他们,以后离他们远一点就是。
上官一鹤:你不理他们,他们理你,离得再远,也会找上门,我都放下杀父母之仇,他们偏偏不让,他们不给我活路。(拿开静娴手,站起来。)
静娴又抓住上官一鹤的手:天无绝人之路,他们不给,老天会给。
上官一鹤一把甩掉静娴:老天在哪儿?老天在哪儿?老天能看到么?
静娴:老天会看到,他们会遭到报应。
上官一鹤捏紧拳头:不!我不用老天看到,也不用老天给,我给!我早晚要他们遭到报应。
静娴把上官一鹤拽过来坐下,抱他的头,含泪看着四周:云清,你看看,这是我们家,虽然什么都没有,可有你有我,为这个家,放下心中的仇恨。
上官一鹤面色阴冷: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家?除了你,除了师傅师兄,摊主,人贩子,崆峒派,他们都是我的仇人,都背着我要报的仇!
20、清风教议事厅,日,内
逍遥子走进来,来到阳子尊身边。
阳子尊:找到了么?
逍遥子:嗯,和那个叫静娴的小尼姑在一起,靠砍柴和织布为生。
阳子尊站起来,微微笑道:是个有担当男人,也了却师傅一桩心思。
逍遥子:昨天,他遭到田宇大弟子郭勇的追杀,是我们救了他。
阳子尊猛然回头,瞪大眼睛望着逍遥子:怎么会有这种事?
逍遥子:郭勇说是要替师傅您执行教规。
阳子尊回来坐下,沉默一会儿:执行教规也轮不到他们,田宇害了他爹娘,似有悔意,一定是郭勇背着田宇做的,可这账记在崆峒派头上。
逍遥子:师傅,八师弟会怎么做?
阳子尊:他本性不坏,如今以砍柴为生,也证明已经放弃旧恨,可人都有潜在的劣根性。
逍遥子:会勾起旧恨,激起愤怒,萌生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复仇心。
阳子尊:是!崆峒派是他的仇人。
逍遥子:可八师弟功底弱,未必能做得到。
阳子尊:这只是暂时,他天资聪慧,若寻到门径,崆峒派会不复存在,不但如此,还能殃及池鱼。
逍遥子:那怎么办?
阳子尊摇摇头:自作孽,不可活,没办法!
21、上官弘夫妇坟前,夜,外
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倾盆大雨。
半山腰一块孤坟,杂草丛生。
一个惊雷过后,一道闪电划过,照亮墓碑:上官弘夫妇之墓。
上官一鹤从山下跑来,跪在坟前,长发打成绺儿,和着雨水遮住大半个脸。
一道闪电,照亮一双愤怒的眼睛。
上官一鹤伏在地上,双手抠地,捧起湿土,猛地抬头:爹,娘,崆峒派害死你们,还要杀死孩儿,帮帮孩儿,这个仇,孩儿一定要报!(把湿土堆在坟前,俯下身去。)
一阵轰隆的雷声滚过。
坟头直出两道红光,飘摇着入空,与一道耀眼的闪电融合,形成更刺眼的红光,扑向上官一鹤。
上官一鹤倒地。
雷电不见了,风雨停了,周围只有滴滴滴答答的声音。
上官一鹤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叩了叩头,站起来跑下山。
20集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唐希清(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微信:
QQ: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 Q Q: 89234040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1.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举报
信息:
20集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