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靠山屯里喜士多第六集

发布日期:2021-08-04     浏览量:639
第六集


【1】医院 日 内
人:许克 小芬 陈婶 于头 一草 李头
护士把于头推入骨科手术室 小芬许克在走廊里等候 一草老李头赶来
小芬:牛叔李大爷你们咋来了!
一草:听说你爹摔了我跟老李就来了,摔咋样?
小芬:腿折了(指手术室)在里边呢。
一草(对陈婶):咋摔的?
陈婶:都怪我,他要帮我修理房子,没想到俺家梯子不筋踩咔杈断了,老于头腿当时就不能动了,你说这事多寸。
一草:你家那破梯子多少年不用了,在外边风吹雨淋早朽了,你还敢登它上房,你纯是没事找事,这要摔个半死不活咋办,再说了,房子漏了你吱一声,谁还不能帮你修一修,你自个鼓捣上了,你说老于头算公伤还算私伤,算公伤不是村里安排的,算私伤吧,你一个寡妇失业的挺不容易,你这么大岁数咋就不知道长点心呢!你是不整天就光寻思盖大棚了。
△  陈婶眼泪哗哗往下掉
许克:牛叔别说了,这跟盖大棚没关系。
护士把于头推出手术室
护士:谁是患者家属?
小芬:我是。
护士:跟我来吧。
护士把于头推进骨科病房


【2】骨科病房 日 内
人:许克 一草 小芬 陈婶 护士 老于头 老李头
护士:骨头没断嵌了一道缝(对陈婶)你是他老伴吧,不用担心,养个仨月俩月就好了。
一草(对护士)你说错啦!她不是他老伴,她是村主任他是村民,这么个关系。
护士:我明白了,这是村主任关心群众。
△ 护士离开房间
一草:(对李头)老李呀你就在这护理老于头吧。
李头:不,还是让村长在这吧,女人心细。
一草:不行!这绝对不行!男女有别,老于腿不能动,大小便啥的它也不方便呐。李头:他俩大伙都知道,谁跟谁呀。
一草:不行!这绝对不行,让你在这你就在这瞎讲究啥!
李头:好吧,那你们就先回去吧。
一草:老于呀,好好养伤吧,老李在这伺侯你我们先回去了,村里那边还有事呢。
于头:不!我要喜莲伺侯我。
小芬:不行!我们一走,你们俩孤男寡女我不放心。
于头:有啥可不放心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腿上还有伤,我能把她咋地呀!
小芬:我不怕你把她咋地,就怕她把你咋地!
于头:她能把我咋地呀!
小芬:腿都摔这样了,还说不能咋地。
于头:你这孩子咋这么不听话呢,腿摔这样也不能怪她呀!
小芬:李大爷!我爹就交给你了,你给我照顾好喽,出点啥闪失我跟你没完!(冲其他人)牛叔都安排李大爷了,咱们都走吧。


【3】陈婶家 日 外
人:陈婶 许克
△ 陈婶劈柴 许克从屋里出来
陈婶:儿子!你说这人若不走字喝口凉水都塞牙,本来小芬对我和你于大爷这事就不同意一直别别楞楞的,老于又搁咱家出事,这回对我劲更大了,老于想让我在医院护理他,小芬说死不用,就像我能把她爹害了似的。
许克:妈,你别把小芬看的那么坏,小芬不是不懂事的人,我看她挺通情达理的,陈婶:通什么情啊,达什么理呀,我看她是四六不懂,稍微懂一点事她就不能干涉我和她爹的事!
许克:妈,你别背后叨咕人家好不好,背后讲究人不道德!
陈婶:哎呀我把你拉扯大翅膀硬了是吧,居然教训起我来啦,咋的,我说小芬你不乐意呀,你看上她我没看上她,我告诉你,你不准对她有非分之想,小芬可是有婆家的人了,你再从中插一杠子你属于第三者插足,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座婚,咱可不能干那事,老于跟我说过两次,要把小芬嫁给你都让我拒绝了。
许克:妈,你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座婚吗,你咋还阻碍我和小芬的事呢?
陈婶:你俩算什么!小芬是老牛家的儿媳妇,我拆谁婚了,我警告你!今后不准你跟小芬来往,小芬跟大春从小就总在一起有感情基础,她不会背叛大春的,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4】于头病房 日 内
人:陈婶 老李头 老于头
陈婶来到于头病房 老于头坐在床上 老李头为老于头洗内裤陈婶推门进屋
陈婶:(冲于头)咋样了好点没?
于头:喜莲来啦!
陈婶:我心里一直放不下,我来看看你。
李头:(冲于头)老于呀!还是村长关心你呀!
于头:那是那是,(冲陈婶)喜莲呐,你来看我我非常高兴,我跟你说我的腿没大事,但是我的心里有块病想跟你说。
陈婶:大哥你想说啥说吧。
于头:我说你可别生气呀。
陈婶:你说吧我不生气。
于头:怎么说呢,那个大棚啊你就别张罗啦,自打你张罗盖大棚我这心里就滴喽着,村里人都不同意你图个啥呀。
陈婶:说了半天你就想跟我说这个。
于头:是啊,这是我一块心病啊,你想啊,大棚盖好了你得请技术员吧,这个技术员是谁呢,是冯村长,只要他一来我这帽子就变色了,变成葱芯绿了。
陈婶:大哥呀,你咋这样呐,我跟你说俺俩真没啥事,你咋就不相信呐!若不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我跟你说这个大棚我一定要盖,光种大苞米咱村啥时候才能富起来。
于头:你为了村里富起来你就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要那么我还不如死了!


【5】村头 日 外
人:大山 兰英 孙副
△ 兰英站村头等公共汽车 孙副大山赶马车过来
兰英:孙叔 大山你们上哪儿去?
孙副:去乡里赶集。
兰英:我也去!
孙副:上车吧。
△ 兰英大山对面坐马车上 孙副赶马车朝集市方向走去


【6】村街上 日

人:大山 兰英 大白梨
△  兰英大山走在村街上 大山从衣袋里掏出一沓钱给兰英
大山:兰英,还你钱。
兰英:谁让你还了,你快收起来吧。
大山:借钱不还怎么行。
兰英:在卫生所你还伺候我了咱俩扯平了。哎!你要给小芬买手机买了吗?
大山:我给她买了她不要哇!不识好人心。
兰英:这回知道谁远谁近了吧!多悬呐这若是真把大春弄个好歹你这辈子就废了。大山:我若是真判个十年八载你还能等我吗?
△  兰英没正面回答 用手咯肌大山痒痒肉
兰英:别瞎说别瞎说!
大山:(紧躲)别闹!别闹!
△ 大山兰英一举一动被站在卖店门口的大白梨看见


【7】街口卖店 日 内
人:店老板 张六
张六提瓶来买酱油
老板:又来打酱油?
张六:啊,打点酱油。
老板:你家咋就跟酱油叫上劲了呢,打点醋不行嘛!
张六:谁吃那玩意儿恶老酸的,哎大白梨!最近听着啥消息没?
老板:不但听着了我还看着了。
张六:你看着啥了?
老板:你家兰英跟孙大山处上啦!今天一早兰英和大山坐孙付马车一起去乡里赶集,中午一起回来俩人有说有笑可近乎了!
张六(吃惊):是吗!早上她说要找一个同学学理发,这么说她是糊弄我呀!我说她这两天整天不着家,她是和大山恋恋上了,看我回家不削死她!
老板:现在婚姻自由你老干涉那事干啥,都年轻人看中谁就跟谁处呗,你跟着操那心干啥。
张六:那能行吗!我跟村长说好了,她不娶我家兰英做儿媳妇我决不盖大棚,兰英若是跟了孙大山,你说我这大棚还盖不盖。
老板:那就不盖呗。
张六:那不对呀,人家又没说不娶兰英,是俺兰英主动跟了大山,咱不是理亏了吗!
老板:啥理亏不理亏呀,哪儿跟哪儿啊,盖大棚跟搞对象有关系吗!
张六:你不懂(拎酱油)我不跟你说了,我走了。


【8】张六家 日 外
人:张六 兰英 张妻
兰英在洗头 张六进院
张六(冲小兰):兰英!今天上午你干啥去了?
兰英:我不告诉你了嘛,我要找同学学理发。
张六:你那全是蒙人的,糊弄你老爹呢,你说实话到底干啥去了?
兰英(不耐烦):实话告诉你吧,我上午赶集去了。
张六:跟谁去的?
兰英:大山!
张六:你还跟他恋恋什么,他是有前科的人。
兰英:前科能怎的,我喜欢他!
张六:我告诉你兰英,你不跟许克结婚咱就断绝父子关系!
兰英:我为什么非要跟他结婚?
张六:许克现在是函授大学毕业,过几天就要进城找工作,干几年户口一变就是城里人了,住楼房开轿车多美的事,你咋就不上心呢,你是一看见大山就迈不动步,你的魂全让大山给勾走了!
兰英:我愿意!
张六(气急败坏):我叫你愿意!
手里酱油瓶撇过去 
兰英头一歪酱油瓶砸在墙上瓶碎 酱油淌一地 张妻从屋里出来
张妻(冲张六):你这是干啥呐要杀人呐!要杀你就先杀我吧,不许你碰兰英!
张六(冲张妻):都是你惯的!惯成什么样了!我的话她一点也不听!偷着跟大山去约会(冲兰英)许克哪样不比大山强,傻大憨粗的你就偏偏看中他,中了哪份子邪了?
△ 兰英进屋
张妻(冲张六):瞅你这点能耐!哪有你这么管孩子的,亏着兰英躲的快,这一下砸头上不要她命啦!虎了巴讥的,打酱油去吧炒菜等着用呐!


【9】街口卖店 傍晚 内
人:老板 张六
△ 张六又来打酱油
老板:又来干啥来了?
张六:打酱油。
老板:还打酱油,你家喝酱油哇还是拿酱油洗澡了!
张六:看你说这话,谁能拿酱油洗澡哇,那不成腌活人了吗!
老板:我不卖你了,喉死两口子我还得打罪去。
张六(着急):咳呀快点吧!家里炒菜等着用呐!
老板:酱油瓶呢?
张六:哎呀酱油瓶让我摔了,把你家油桶借我一个多装点,省着一趟一趟往这跑。
老板:你摔酱油瓶干啥呀?卡跟斗啦?
张六:没卡跟斗,打兰英没打着撇墙上了。
老板:你干啥打兰英啊,你那一下子打坏了咋办呐!
张六:太气人了,我让她跟许克处对象,她非恋着那个孙大山,气死我了!
老板:儿大不由爷随她去吧。
张六:别的事我可以随她,婚姻这事我非管不可。
老板找个塑料桶装满酱油递给张六
老板:这回别摔啦,摔坏我叫你赔。
张六:不能了。
△ 张六拎起就走
老板:哎哎没给钱呐!


【10】街口卖店 日 内
人:老板 带弟
老板在看账本 带弟走进来
老板:带弟来啦用点啥?
带弟:拿两袋洗衣粉。
老板:带弟啊,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带弟:啥好消息?
老板:兰英和大山处上啦!
带弟:就这事啊,我寻思啥好事呐!
老板:这还不是好事!他俩这么一处不就把许克给腾出来了嘛,你就没有竟争对手了!现在兰英铁了心要跟孙大山,他爹想管都管不了,机会难得呀!
带弟:我跟许克处对象,村长拿我做条件逼俺家盖大棚咋办,俺家又没钱?
老板:不能,盖大棚跟处对象是两码事,你怕啥的呀!
带弟:(若有所思):啊-----到是个好事哈,可我还是不敢!
老板:你咋这么老实呢,像你爹一样一样的,大胆点怕啥!现在小姑娘哪有像你这么老实的。
带弟:那我得咋跟他说呀?
老板;你这丫头真完蛋,处对象还得我教你,这么的,白天你抓不着他影,等吃完晚饭让你爹倒炕装病,病的越重越好。
带弟:那我爹没病啊!
老板:你这傻丫头我没告诉你吗!装!装病。
带弟:啊装啊!
老板:然后你去他家找村长,你说我爹病了咋办呐?他准要去看看,到时候你爹就说:许村长我没几天活头啦,临死前呐我就有这么一个心愿你能答应我吗,她准说能,只要她一吐口,以后你就抓住这话柄不放,就缠着许克粘糊他,英雄不过美人关嘛,哪有小猫见小鱼不吃的,慢慢他就上了你的套,他想不娶你都不行。
△ 老板一笑
带弟:能行嘛!
老板:准行!听我的没错。
带弟:那行。(拿起洗衣粉)给你钱。
老板:给什么钱拿去用吧。
带弟:那哪行呢给你!
老板(认真):你这丫头你给我钱我不卖你了!
带弟(收起钱):你看你!


【11】老艮家 夜 内
人:陈婶 带弟 老艮
老艮在炕上哼哼呀呀 陈婶 带弟进屋
陈婶(对老艮):老王你怎么样?
老艮(颤抖声音):你是谁呀?
陈婶:我是喜莲。
老艮:许村长来啦!
陈婶:老王你怎么样?我去给你叫辆车上医院吧。
老艮:不用啦,不等到医院我就死啦!许村长啊临死前我就有这么一个心愿你能答应我吗?
陈婶:老王你说吧我能答应你。
老艮:许村长啊,我都要死的人啦,你可别骗我!
陈婶:老王你有什么心愿快说吧我一定答应你。
老艮:我死了留下带弟一个人孤苦伶仃,我就把她托付给你啦!
陈婶:放心吧老王,我一定照顾好她。
老艮(口齿不清):带弟嫁(交)到你们家我就放心了。
陈婶:我答应你!
老艮(结结巴巴):那----那------那(说话停止 带弟嘶声痛哭)


【12】医院急诊室 夜 内
人:陈婶 带弟 老艮 大夫
大夫给老艮把脉
陈婶(对大夫):大夫人咋样还有没有救?
大夫:看脉向除精神上有些异常外,别的没什么大事,可能受点刺激休息两天就好了。
陈婶(意外):哎呀妈呀这吓人巴啦的,我寻思这人不行了呢!万幸万幸,没事比啥都强!

【13】陈婶家 日 内
人:陈婶
△  陈婶走进寝室 发现地桌上有一张纸条 陈婶拿起来看
上写:妈!中午我不回家吃饭了,做好你自己吃吧。
不孝子:许克
2004年4月18日
陈婶放下纸条 手捂胸口眼睛瞪大 自语:会不会出事啊 转身大步走出家门


【14】村街上 日 外
人:陈婶 张六
陈婶来到大街上 张六对面走来
张六:亲家干啥去?
陈婶:你看见许克没?
张六:没有!没看见咋的了?
陈婶:今天早晨我说他两句,刚才我回家,人没了,桌上放张纸条上边写:妈!中午我不回家吃饭了,做好你自己吃吧,落款写不孝子许克,2004年4月18日,我咋看咋像绝命书似的呢,快帮我找找。
张六:哎呀妈呀这可不绝命书咋的!这孩子能上哪去呢!
陈婶:这么的,你先站这儿瞅着点,我上村部拿大喇叭喊一喊,让大伙出来帮找一找。
张六:(向村部方向摆手)行行你快去吧,时间就是生命
△ 陈婶向村部方向跑去
大喇叭传出陈婶声音:全体村民注意啦,全体村民注意啦,许克失踪!许克失踪!求大家马上出来帮找一找,求大家马上出来帮找一找。
△ 喇叭声停 好多村民来到大街上
兰英:爹!许克咋的啦!?
张六:可能是寻短见了。
兰英:(吃惊)啊!为啥呀?!
张六:可能是因为处对象的事,行行你别问了,快找人吧!
兰英:这上哪找去呀,(恍然大悟)哎呀快上村头井里看看!
张六:不可能,就你们女人爱跳井,男人哪有跳井的。
村民:(围过来)许克咋的了?许克咋的了?
一辆公交车在村头停下 许克从车上下来朝村里走来
张六:哎呀那不许克吗!
众人目光朝许克看去 陈婶迎上去
陈婶:(惊喜)儿子你上哪去啦!对(村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15】陈婶家 内 日
人:陈婶 许克
许克:妈,我上午去城里水果市场了,满地是烂草莓我假装要批发草莓,问那女的还有草莓吗,那女的说有,我问她多少钱一斤,她说两块钱一斤。
陈婶(诧异):什么两块钱一斤!
许克:你听我说呀,她问我要多少,我说有多少要多少,她挺高兴看样子好长时间没人买货了,我要看看货,结果我一看草莓全变质了。
陈婶:我说嘛,好的她不能卖两块钱。
许克:她说大棚草莓太娇嫩最容易变质,我说你这草莓我不要了,她不干非要把烂草莓卖给我,我说我要举报你们,她还挺横,你去吧,你去吧,土包子,你知道衙门口朝哪面开,她还没瞧起我。
陈婶:是不一个女的三十来岁不高小个挺瘦的?
许克:对,是那么个人。
陈婶:上回我去那天她也说我是土包子让我好顿骂。
许克:后来老板来了说那些草莓根本不能卖,他要找车往外拉扔了呢,那个老板也说大棚草莓不好储存,妈,我看你就别张罗盖大棚种草莓了。
陈婶:说了半天你是圈弄我不让我盖大棚种草莓呀!你错了,你知道吗,一斤草莓卖二十块钱一斤多大的利润呐,他早把钱赚够了,扔那点草莓那是九牛一毛,这个大棚一定要盖,不盖大棚咱村啥时候能富起来!
许克:你敢保证盖大棚就能富起来呀,若是弄不好全村人都得埋怨你,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
陈婶:你怎么就知道我弄不好,你把你妈看的一文不值啊,我早考察好了,盖大棚是咱农村唯一出路!
许克:妈,你咋就那么固执呢,全村那么多人就赶不上你一个,你把全村人都给得罪了我看你在村里还怎么呆。
陈婶:好哇许克你跟那些人一个鼻孔出气,一遛神气的对付我,你给我滚出去!我没你这个儿子!你给我滚!
△ 陈婶闭眼身体摇晃 许克忙把陈婶扶炕上倒下
许克(喊叫):妈!你怎么样?妈!
陈婶(指许克):你给我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16】小河边 日 外
人:许克 带弟 张六
许克坐在小河边 带弟走过来拿一件衣裳给许克披上
许克:你干啥来了?
带弟:天这么冷我给拿件衣裳来。
许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带弟:我看见你过来的,咋的了,跟婶生气了吧?
许克:我劝我妈不让她张罗那个大棚就是劝不动,她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了。
带弟:弄就让她弄吧,别若她生气啦。
许克:你说那不对呀,真若是弄砸了不是俺一家的事,全村人都得跟着受牵连。
带弟:你咋就知道准弄不好,若是真能成功呢你不成了绊脚石。
许克:成啥成啊,我去城里水果批发市场调查过,人家说大棚草莓娇嫩不易储存,市场院里到处是烂草莓。
许克把衣裳重新披了披
许克: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带弟:谢啥呀,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我都是你的人了,说谢谢那不外道了嘛!
许克(意外):啥!你是我的人了谁说的?
带弟:我爹有病那天晚上你妈亲口答应的。
许克:这也太突然了吧,弄的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带弟:那还准备啥呀,你同意我同意就行呗,连介绍人都省下了。
许克目光在带弟身上停了几秒钟
许克:带弟你真是个实惠人,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带弟:真的!
许克:真的。
带弟:拉勾!
许克带弟正拉勾 张六走过来
张六(吃惊):这咋还拉上勾了呐!
许克:张叔你来有事啊?
张六:没事了没事了
△ 张六转身往回走
许克:坏了!让人看见了。
带弟:那怕啥地我都是你的人了。


【17】张六家 日 外
人:张六 张妻
张妻在院里干零活 张六跑回来
张六:坏了坏了出事了!
张妻:出啥事了?
张六:你都不知道许克干啥呢?
张妻:干啥呢?
张六:跟带弟俩拉勾呢!
张妻:在哪儿?
张六:在河套边呢,带弟还给许克披件衣裳,你说这事咋办吧?
张妻:人家那是处对象干嘛把你急那样你瞅你。
张六:许克是咱兰英的她带弟凭啥来插一杠子。
张妻:咱兰英和许克的事也没定准呐,你敢说许克是兰英的。
张六:不行,我得找老李头说道说道!


【18】村部 日 内
人:张六 老李头
老李头自己下象棋 张六进屋
老李头:张六来啦!来,陪我下盘棋。
张六:拉倒吧我哪有心下那玩意,我问你,你这媒是给谁保的,是给兰英还是给带弟?
老李头:给兰英啊,咋的啦?
张六:还咋的了,带弟和许克在河套边拉勾呢!
李头:我说张六哇,这事可就不怨我啦,人不说嘛,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把桥给你们搭好了你们不往一块走怨我呀,是你们上感子许克,你家兰英不主动点,人家带弟不钻空子咋地。
张六:这个带弟真不是东西,那行了,你接着下吧。


【19】陈婶家 晚 内
人:陈婶 许克
陈婶把饭做好端到桌上等许克回来吃饭 不见许克回来
陈婶(自语):许克啊你还真走啦,妈撵你那不是气话吗,你还当真了,妈身边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我能舍得让你走吗,妈是在气头上才说出来的你别当真呐,我跟你于大爷相爱这么多年,我还想有机会我们就正式成亲,没成想他心胸狭窄容不下人,说翻脸就翻脸跟我俩闹将,你再跟我生气不回家你让妈怎么活呀!
许克拿根草棍串几条鱼进屋
许克:妈你看!
陈婶:儿子你回来啦!妈还以为你真的走了呢。
许克:妈,你在这我往哪走哇,我是看你生气我出去躲会等你气消了我再回来。
陈婶:这一大天你上哪去啦?
许克:我跟带弟在西河套抓鱼了。
陈婶:你和带弟俩抓鱼?
许克:是啊!你看抓这么多呢。
陈婶:就你们俩?
许克:是啊就俺俩。
陈婶:你俩怎么想起来去抓鱼的?
许克:你撵我,我从家出去上西河套边自己坐会,带弟就去了,看见河里有鱼俺俩就下河抓鱼了。
陈婶:那她没跟你说要跟你搞对象啥的?
许克:说了,她口口声声说她都是我的人了,你说闹心不闹心。
陈婶:她说她是你的人了!
许克:可不嘛!张嘴闭嘴我都是你的人了,我问她听谁说的,她说是她爹有病那天晚上你亲口答应的是吗?
陈婶:有这么回事,他爹有病那天晚上看样子是活不了了,临死前说把带弟托付给我照顾,我寻思一个要死的人了就答应他了,这就留下话把了,弄不好还沾手上了,那你跟兰英的事怎么样了?张六还等听准信呢,咱不答应他他就不盖大棚。
许克:他爱盖不盖。我跟兰英根本不可能,兰英喜欢大山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能因为盖大棚我就得娶兰英,我不能干那缺德事。
陈婶:有好多人围护张六,如果不把张六拉过来,大棚工作就很难进展。
许克:我跟兰英根本不可能,妈你别乱点鸳鸯谱了。
陈婶:那你真的想娶带弟?
许克:不可能!我拿带弟就当小妹妹看,我是哄她玩的。
陈婶:带弟可是当真了,你不喜欢她你就跟她挑明,那丫头善良单纯你别欺骗人家,你心里到底想的是谁?是不是于小芬,我告数你,你就是娶个傻子也不能娶于小芬,俺俩是冤家对头,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要把她娶家来我当时就死给你看!
许克:于小芬有啥不好,不比张兰英强多了,你怎么就看不上她呢!
陈婶:不是我看不上她,是她看不上我,再说了她都是庙上猪头有主的人了,你不能拆散人家婚姻。
许克:他们俩根本算不上什么婚姻,牛大春根本不喜欢她,只是小芬一相情愿。
陈婶:大春不喜欢的你喜欢,你有病啊?
许克:我有病行吧,我就喜欢小芬!
陈婶:不行!我不允许你喜欢小芬!
许克:你不让我娶小芬我就打一辈子光棍!


【20】医院 日 内
人:于头 小芬 老李头
于头拄拐杖慢慢行走 小芬来到病房
于头:我能走路了明天咱出院回家吧。
小芬:回啥家回家,等好利索在回家吧。
于头:我在这呆不住哇!
小芬:(急头掰脸):呆不住呆不住有啥可呆不住的!陈寡妇在这你就呆住了是吧!她整天就想着盖大棚盖大棚,她想过你吗!
于头:我也不愿让她张罗盖大棚,可我说不了她呀。
小芬:你就贱皮子,陈寡妇哪块好你总离不开她!我妈在天之灵知道了还不来作你!
于头(生气):你妈在天之灵知道了她也会体谅我,不像你,早晚有一天你得把我气死!
小芬:我咋的啦?
于头:咋的了,你跟大春彻底分手嫁给许克,是不我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你就是不听,我怎么生你这个不孝的女儿!
老李头拎一壶水进来
李头:芬来啦!
小芬:我来看看我爹腿咋样了。
李头:大夫说你爹腿没大事,回家吃点药养一养就好了,我看也是,医院费用挺高的。


【21】于家 内 日
人:老于头 陈婶 小芬
老于头在室内慢慢锻练走路
陈婶(进屋):哎呀大哥能行嘛别摔着?
于头:喜莲来啦!
陈婶:快坐下看我给你拿啥来了!
陈婶扶于头坐下 打开包裹 里边是一饭盒饺子
陈婶(对于头):趁热吃吧肉馅的。
于头:看你来就来呗拿这干啥!
陈婶:我知道医院的饭菜你不爱吃,看你都瘦了营养营养。
于头:喜莲啊,你若是不张罗盖大棚比给我拿饺子强百倍。
陈婶:你咋又想起这事呢,我张罗盖大棚是为全村村民着想,让大伙多挣点钱过好日子,你咋就不理解呐,你再跟我提这事我就跟你急。
于头:看来你心里只有村民没有我。
陈婶:说啥呐,没有你我给你送饺子。
于头:你拿回去吧,我没那口头福,吃不起你包的饺子。
小芬进屋 陈婶一急灵
小芬:你咋又来了!你的脸比脚后根还厚是吧!我警告你以后别总往俺家溜达,你敢再来我把你眼珠抠出来当泡踹!
陈婶(急):呀哈把你能耐的,我就来看你能咋的!我一再让着你你还登鼻子上脸,我看你是不知好赖,我来看你爹有什么不好,若不是看你爹,你八碟八碗请我我都不稀来!
小芬(推陈婶):你给我出去我爹用不着你关心,你出去!
于头(拄着拐杖慢慢从屋里走出来):芬啊你干嘛总跟你陈婶过不去,她咋得罪你了?大人的事你别跟着掺和,以后俺俩的事你少管!
小芬:就管就管!我要一管到底!
于头举拐杖要打小芬 腿一软倒在地上
小芬(对陈婶):你走吧!以后别来啦!
陈婶:我来咋的!我是冲你爹来的不是冲你来的,就你呀,请我来我都不稀来!
小芬:我稀罕你!我请你!我见你都恶心。
小芬看见饭盒
小芬:(对于头):这谁拿来的扔了别吃她那破玩意!愿意吃咱自己包!
△ 把饭盒扔出去 把陈婶推出门外


【22】张六家 日 外
人:许克 张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www.01faxing.com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朱子英(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13019667634
微信:
13019667634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最新相关信息更多>>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1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剧本发布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靠山屯里喜士多第六集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