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私服最好的征途sf发布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内容

海半仙与丁得孙

时间:2018/9/5 16:05:30 点击:

  【www.01faxing.com】核心提示:每月底,海半仙会在酒坊门口的豆棚下摆桌搁凳。因为老朋友时迁会风雨无阻地赶来喝酒。那年,同山镇下了一尺厚的雪,他是一路摔了二十一跤赶来的。时迁长一对招风耳,各种酒事特灵通。这天时迁说:县城老朋友的老朋友...

每月底,海半仙会在酒坊门口的豆棚下摆桌搁凳。因为老朋友时迁会风雨无阻地赶来喝酒。那年,同山镇下了一尺厚的雪,他是一路摔了二十一跤赶来的。

时迁长一对招风耳,各种酒事特灵通。这天时迁说:“县城老朋友的老朋友,古董商丁得孙,最近收了三罐元朝的酒。”

海半仙不以为意,说他外公的外公从清朝留下一坛最好的七步醉,在后院地窖藏得严严实实,隔年瞧瞧,现在都只能听见坛底晃荡,还元朝的酒,估计连酒坛子都成粉末了。

时迁说:“丁得孙在徽州收了十二个旧罐子,说是元朝什么珐华彩瓷罐,其中三罐晃荡有水声,打开泥封的罐口,酒香直冲鼻子。几个老酒客喝过后都说以前喝的是马尿。”

海半仙找到丁得孙的正德古董铺,铺子门口排着长队。那些人跟他一样,都是找丁得孙买酒引子的酒坊主。古董商丁得孙又矮又胖,眼睛特小,看上去像一只现代矮脚琉璃瓶。丁得孙站在满脸虔诚的酒坊主们面前,大手一挥说:“不卖。”

酒坊主们掏出很小的酒盅或酒杯,恳求只买一点点,价钱任丁得孙开。

丁得孙再一挥手:“万金也不卖,一滴酒也不卖。”酒坊主们不情不愿地走了。

海半仙上前冲丁得孙抱拳,说他是时迁的老朋友的老朋友──

丁得孙说:“什么时迁我不认得,你也别惦记元朝的酒。”

海半仙说:“丁先生仗义疏财,海某佩服。能不能让我闻闻酒香?”

丁得孙说:“闻酒香?那酒香岂不要少几成?”

海半仙忙说:“我少闻几下好了。”

丁得孙把包着丝绸的罐子小心地搬上桌,解开丝绸,露出包罐口的古董罐。圆口,短颈,溜肩。通体珐华彩饰,纹着缠枝牡丹,色彩艳丽精致。海半仙伸手欲摸,丁得孙大喝住手,给了他一只手套。海半仙戴上手套摸了两把,丁得孙急令松手,解开包罐口的丝绸,里面是一层棕壳,解开棕壳,里面是一层阔叶壳,再解开,方露出了罐口。海半仙凑近罐口闭眼深嗅。他嗅到了一种如梦如幻、似真似假、欲仙欲死、又熟悉又生疏的醇香,一时恍惚。他将这气味沉入丹田,又深嗅──丁得孙一把推开他,一边包罐口一边不满地说:“你闻得太多了。”

接下来下了几天雨,海半仙站在古董铺门口,雨把他淋成一株湿淋淋的树,枝枝梢梢直淌水,他在风雨中颤抖。丁得孙告诉他,趁早死了聞酒香的心。

这晚,海半仙在古董铺门口徘徊了半夜,叹了口气回旅馆。第二天,海半仙还没醒,旅馆门敲响,门外站着两个警察,让海半仙跟他们去一趟警察局,因为正德古董铺里的东西被偷了。

被偷的是丁得孙准备运到上海拍卖的一堆古董,其中有两口元代珐华彩瓷罐,罐里有元朝的酒,那价格说出来能吓死一条街的人。

海半仙听后,擦了擦嘴角,看了看两眼红肿的丁得孙,对警察说他没有偷,不过可以帮着找到真犯,交换条件是,让他尝到罐子里的酒。

丁得孙不情愿地从最后一口瓷罐里倒出一小碗元朝的酒,海半仙端起酒碗品尝,先是冰凉清淡,接着渐暖渐烈,越来越烈,周身如燃烧着一团火,忍无可忍时又渐凉起来,口感清冽,滋味甘甜,通体舒泰。

警察问到底怎么样。海半仙看了眼揩着额头汗的丁得孙,说这案子估摸着可以破。

这个时候,离同山镇二十里外的汤江岩的胡公庙里,几个男人围成一堆在喝酒,地上摆着从县城运到这儿的两口元代珐华彩瓷罐。他们吆三喝四地挥拳,说这酒比王母娘娘蟠桃宴上的酒还好喝。

酒喝光了,盗贼头儿举起罐张嘴接酒,一滴酒滴下,头儿激动得手一抖一松,罐子扑地套进脑袋。旁边几个忙拔罐,可怎么折腾也弄不下。两个盗贼说把罐砸了,另外两个说一个罐能卖一万个大洋。刚说着,几个人捂着脑袋说疼,晕,难受,就一个个手舞足蹈狂哭狂笑。其中一个喝得少一点的吓坏了,说:“头儿咋办?”头儿在罐子里喘了口气说:“去医院。”

海半仙跟两个警察在县城医院蹲了大半夜。几个盗贼被抓进警察局后,警察问海半仙怎么料到的。

海半仙说:“我尝出那酒了,那酒一饮会让人上大瘾。有定性的,差不多了会住嘴。贪婪成性的方为盗贼,他们狂饮不止,结果一定会进医院。”

海半仙走进正德古董铺,丁得孙一见海半仙赶紧朝内厅跑。海半仙说:“我就在大门口把你的事说了。”丁得孙口气一软说:“进来吧。”

海半仙沉下脸说:“你玷污了海半仙同山烧的名声。那酒三分之一是茅台,三分之一是五粮液,三分之一是海半仙同山烧。三种酒酒性不一,混在一起会产生特殊口感与酒性。你冒充元代酒,自然也会冒充元代珐华彩瓷罐。”

丁得孙跪在海半仙面前,说:“神仙,求你别把这事说了,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个月大的孩子──”

海半仙叹了口气:“我不是神仙,我顶多是半仙。你卖假古董骗人钱,伤天害理。”

丁得孙呜咽道:“我十年前学蒸酒,把酒蒸坏了,师傅大骂我。我一气之下拉走一车酒坛子准备卖假酒。后来有个古董商看中酒坛子,说能烧成假古董……后来我就……”

两个警察进来,说受害者告丁得孙卖假古董,需要去一趟警察局。

丁得孙含泪说:“海师傅,我出来后能跟您学蒸酒吗?”

海半仙摸着元代珐华彩瓷罐,叹了口气:“说实话,你这手艺还是蛮不错的。”

Tags:半仙 
作者:传奇新闻网 来源:01faxing.c
  • 上一篇:香酥旱鸭子
  • 下一篇:三个女人一座城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传奇新闻网(01faxing.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e123@foxmail.com 冀ICP备15030603号-3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