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私服最好的征途sf发布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内容

要命饭

时间:2018/9/5 16:05:29 点击:

  【www.01faxing.com】核心提示:馊主意过去那会儿,天津卫管赌场叫宝局,规矩特多,宝局和赌徒都得照规矩办事儿。南市芦庄子有个叫刘三的混混儿,好赌,手头一有糟钱儿,就立马转身进了宝局,根本就不管家中老娘的死活。老人全凭娘家人偷偷接济,才...

馊主意

过去那会儿,天津卫管赌场叫宝局,规矩特多,宝局和赌徒都得照规矩办事儿。

南市芦庄子有个叫刘三的混混儿,好赌,手头一有糟钱儿,就立马转身进了宝局,根本就不管家中老娘的死活。老人全凭娘家人偷偷接济,才没被饿死。

这天日上三竿,刘三从炕上翻起身,来到大街上一步三晃瞎溜达,瞅见一个叫花子跟前的破碗里有十几个大子儿,一把抢过来,扭头就进了四海宝局。没想到手气特顺,半天不到的工夫,他居然赢了10块钱。

刘三觉得今儿运气不赖,就把这10块全押上,想狠狠地捞一把。结果,庄家一开宝,10块就全打了水漂,只好垂头丧气地出了宝局。

这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叫花子凑过来:“爷,行行好,赏俩钱儿吧。”刘三很不耐烦:“去去去,一边凉快去!”没想到,叫花子却像块糖人儿,黏着他不放:“爷,恕我直言,看您的面相,这辈子发不了大财,但是……”

一听这话,刘三立马站住了,转身盯着叫花子:“但是嘛呀?”叫花子立马嬉皮笑脸递上来要饭的碗。刘三眼珠子一转:“今儿三爷手气不好,改日再赏你。你先给爷说说,但是嘛啊?”

叫花子嘿嘿一笑:“要是三爷您敢豁出去,我包您每月都会有个麦儿黄,这财神爷就是那儿——”说完,他朝四海宝局那边努了努嘴。

这话刘三还是头一回听说,他顿时来了劲儿:“甭跟三爷打马虎眼儿,把话说明白了!”

叫花子却跟他讲起了条件:“三爷,事儿要是成了,您可得多赏我几块啊!”刘三点头答应了。叫花子这才小声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地说了起来……

听完后,刘三一下子火了:“臭叫花子,给三爷出的嘛馊主意啊?当爷是傻子啊?要剁你自个儿剁去,滚!”说完,抬起脚就把叫花子踢倒在了地上。

回到家后,刘三往炕上一躺,却怎么也睡不着,耳边总是回响着叫花子说的话。他翻来覆去想了一夜,老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要是赢了,月月就有个麦儿黄,输了,算自个儿倒霉,干嘛不豁出去试一回呢?!

第二天早上,刘三起来后,在厨房找了一把生锈的菜刀,提溜着出门直奔四海宝局而去!

这会儿,四海宝局刚开门不久,不少赌客正在押宝。庄家瞅了一圈赌客,问:“还有人押宝吗?”

刘三立马接了话:“我要滚赌!”

滚赌是嘛?就是赌徒没钱赌了,剁下自个儿的左手小拇指,作为赌注,来最后一搏,赢了翻身就是爷,输了抬屁股走人。

耍滚赌

众人一听,立马吓傻了,赶紧给刘三让了个口子。他走到赌桌前,说:“胆小的麻溜儿闭上眼喽!”说完,刘三“啪”的一声,把左手往赌桌沿儿上一拍,右手立马举起了菜刀,刷地砍向赌桌上的手。看这架势,众人吓得赶紧转过身去。

只听“咯噔”一声,刘三左手的小拇指已经被剁下来了。他面不改色,把菜刀一扔,照那叫花子教的,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剁下来的断指,往赌桌上一放,断指指尖正对着庄家,然后右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全然不顾“滴答、滴答”淌血的左手。

庄家呢,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惊也不慌,开口说:“开宝喽——”赌客们一听,也不管刘三那血淋淋的断指了,目光齐刷刷地盯着赌桌上的宝盒。

刘三只瞄了一眼骰子,就绝望地闭上了双眼。这时,他才感觉到,左手小拇指处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这回的疼算是白挨了。

庄家先把桌上的钱用耙子往跟前拨拉完,这才拿起一个带钩的杆儿,瞥了一眼刘三,把断指轻轻挑起来,手腕一抖,断指就被准确无误地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押下一局!”

愿賭服输,刘三嘛话也没说,在赌场打手的护送下,灰溜溜地走出了宝局门。

那叫花子正等在外面,见刘三出来,立马迎上前来:“三爷,赢了吗?”刘三疼得龇牙咧嘴,却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儿:“三爷我今儿点背!”叫花子瞅着他血淋淋的左手,吓得脸色苍白:“您还是赶紧把伤口包扎一下吧。”

谁知,刘三却突然用右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包个屁!三爷我豁出去了!快说,接下来招儿是嘛?”

叫花子被刘三因疼痛而变得扭曲的脸给吓坏了:“第二招儿,就是,就是……找叠儿。”

刘三没听明白:“嘛叫找叠儿?!”

叫花子哆嗦着说:“找叠儿就是脱个精光,上宝局叫骂,讨打手的打,打死算白死,要是能活下来,以后您就是宝局的人了,每月有份子钱拿,但宝局要有事,您就得为宝局卖命。”

刘三一听气坏了:“姥姥的,为嘛不早说,让三爷白扔了一根手指头!”说着一把把叫花子推了个四仰八叉。

找叠儿

第三天,刘三身上裹了床破被子,就闯进了四海宝局,然后把破被子一撩,浑身上下只穿一裤衩儿,接下来,他开始指着打手破口大骂起来:“孙子,今儿三爷我找叠儿来啦,有种就把爷往死里打,谁要是不动手,谁就是大姑娘养的!”

骂完后,刘三往地上一侧躺,双手抱着脑袋瓜子,两腿一缩,护住了大根,只等打手动手。

打手头子见他来找叠儿,哈哈一笑,招呼说:“还愣着干嘛,招呼啊!”一帮子打手立马围上来,你一脚我一拳,可着劲儿打起了刘三。刘三呢,挨了打嘴却不饶人,把打手的祖宗八代挨个儿骂了个遍。打手们下手更狠了,不一会儿,就把刘三全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没法看了。

刘三一边骂声不停,一边翻了个身,继续让打手拳打脚踢。直到他们打累了,这才停了手。此时的刘三,早已不能动弹,只有鼻子还有气儿出。打手头子一摸,喝起彩来:“刘三爷果然是条汉子!”叫人赶紧把他扶起来,扶到了后院,并打发人去请大夫。

疗完伤后,打手头子又叫来好酒好菜,款待了刘三一顿,派人把他抬回了家:“从这个月起,账房会按时给你送来份子钱。记住了,伤好了就来护场子!”

回家后,老娘却嚎啕大哭起来:“儿啊,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啊?”刘三不耐烦了:“哭嘛?我这不是为了挣宝局的份子钱嘛!”

1/212下一页尾页

Tags:要命 
作者:传奇新闻网 来源:01faxing.c
  • 上一篇:咱们村官有文化
  • 下一篇:绝密情报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传奇新闻网(01faxing.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e123@foxmail.com 冀ICP备15030603号-3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