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私服最好的征途sf发布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游戏新闻 >> 内容

一个关于传奇游戏的真实故事[转](转载)

时间:2018/9/5 15:39:42 点击:

  【www.01faxing.com】核心提示:   《下面是一个在网上看到的传奇故事,如果有喜欢玩传奇的朋友可以点我头像,进群交流!!559414217》  今天,我又像平常一样上线,来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土城彩票处,我和“就...
  《下面是一个在网上看到的传奇故事,如果有喜欢玩传奇的朋友可以点我头像,进群交流!!559414217》
  今天,我又像平常一样上线,来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土城彩票处,我和“就是嚣张”相识的地方,我傻傻地看着匆匆跑来跑去的红男绿女,听着耳机里传来那首让我听过无数遍地“人鬼情未了”,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我不能再等那个永远不会来的ID,那个让我终生难忘的ID,泪水不禁模糊了双眼,随机飞到红名村,我走那个坟墓前,对它说到:嚣张哥哥,我又来看你了。坐在屏幕前的我一下子泪流满面,我趴在桌子上哭了一阵后,下线,删号,结束了------

  一年半前,我还在手忙脚乱地回复着QQ上众多闪动的头像的时候,我的姐妹正好来我家,神秘地说:“还玩这个啊,老土,现在都流行玩传奇埃”于是,不由分说帮我下载了传奇,并帮我申请了一个帐号。

  姐妹告诉我道士最历害,正好我也喜欢那个穿黄马甲,白色裙子的MM,像个白衣天使,比那两个MM都要漂亮。于是取了个十分好听的名字:ぁ天使の艳儿ぃ在姐妹的指导下,我开始杀鸡打鹿,挖肉拣钱。每次我都不忍心打梅花鹿,因为我觉得它好可爱埃我最喜欢打钉耙猫、半兽人、癞蛤蟆,因为我觉得它们长得好丑。有时候我也去网吧玩,里面好多人都在玩和我一样的游戏,每次我玩的时候,旁边总会有哥哥总是会告诉我,该穿这种装备,这个不该拣,要学这种技能。呵呵,谁叫我是美女呢:)我总是:哦、哦、哦地回答着,那些哥哥还问我是哪个区的,都说要过来陪我玩。呵呵。我玩传奇好菜哦:)很快我就穿起了可爱的蓝色的小旗袍。

  我不喜欢炼级哦,要杀生才能升级,再说道士炼级也慢,呵呵,我最喜欢聊天,然后就是看别人的装备,嘻嘻,玩了两个月才穿上了漂亮的白裙子,我可喜欢这件衣服了:米黄色马甲,雪白的裙子。穿在这身上好漂亮啊,我就幻想着,等天气热起来,我也要卖一套这样的衣服穿在我的身上,然后去逛街。

  每天我最喜欢的就是牵着我的小排骨,在土城里散步,然后就是和我的姐妹们聊天,有时一聊就是一、二个小时。我聊天最历害,用湖南话就是最会“策”了,我是姐妹中的“策神”啊,我觉得这个游戏比那个呆板的QQ好玩多了。还可以牵我的小排骨(就是它长得太丑了,我不喜欢叫他宝宝),有时聊累了,我就去堵堵猪洞的门,或者往这个DD身上丢点卫生纸,往那个GG身上刷油漆,把他染得红红绿绿的,,呵呵,有时被人挂了,我也只是倒在地上5555555的哭。

  自从我迷上传奇,爸爸、妈妈都夸我变乖了:每天下班就很家里跑,晚上也不出去疯了,天天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就是不要玩太久了,眼睛受不了,还有晚上别玩太晚了,第二天要上班。呵呵,有时,我就先睡下,然后,偷偷看他们睡着了,再爬起来偷偷地玩。每天上班只要没生意有空闲地时侯,就和柜台里的姐妹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传奇里发生的故事。玩传奇真省钱啊:),自从玩上了传奇,蹦的、唱卡拉OK、逛街和买东西的钱都省下来了,每个月工资基本上都可以存起来,要知道,我以前可是“月光美人“啊,呵呵!!!

  那时侯我有了第一个仇家:小魔女厌恋。那时侯,我们级别差不多一样,每天,只要看到她就和她打成一团,可是,她请了带炼,并配了一套诅玛装备,一段时间不见,居然牵了条狗出来,没得打了,我闪,让我郁闷了好久。

  去年的今天,我清楚的记得,像往常一样,我在土城彩票员这里和一个姐妹正在聊着天,一边偷偷地看别人的装备。突然,冲来一群人正在PK,其中有个武士特别历害,野蛮、烈火,一个人打四个武士,毫不落下风。哇,他的名字好酷:“就是嚣张”,PK也好酷啊,在人群人冲来冲去,好帅哦。只见他一刀烈火挂掉一个武士,爆了个记忆头盔,我赶紧冲了几步,拣起了记忆头盔,心里高兴极了。那时候,记忆头盔可是宝贝啊,可以给我换把银蛇,呵呵。

  PK结束后,那个武士哥哥走过来,对我说:“MM,发财了,可要分红给我啊:)”,就这样,我们聊起来了,他很风趣幽默,我也比较会“策”,我们就这样聊了两个小时,呵呵,我知道他是株洲的,离我的城市不远哦,并告诉了我家的电话给他,我还想从他那里买点道士装备,结果让他拒绝了。明天还要上班哦,我结束了和他的聊天,关机,爬上床。谁知道,他就打电话过来,吓了我一大跳,已经,快晚上12点了,让我爸爸、妈妈听到可不得了,于是我赶紧一把冲了过去,一把抓起电话,真的是他打过来的。他声音很有磁性,关于传奇,我们有太多的话题,我躲在被子里和他聊了又聊了两个小时,只到我觉得电话听筒已经开始发烫才挂上电话
  第二天上线,他就M了我,然后给我了:无极棍、天尊头盔、灵魂项链、三眼、泰坦。我当时幸福的要晕倒,这些装备那时候少啊,也很贵,我真的不想要他的东西,并且,他的装备,前一段时间被盗过,圣战一套都还没有齐,他一下生气了,说我不要就是不给他的面子。还说要我陪他冲级,帮他+++的时候,如果我道术高可以帮他++++得多啊,要我做他的妹妹和他的专职小护士。

  呵呵,穿名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没事我牵着小排骨在土城散步的时候总有人跑过来说:GG你装备好好哦或是给我点钱钱吧,呵呵,我总是很高兴的给他们几万,但也有人看我装备好,就骂我是人妖的,我就跟他对骂,但很少骂得别人赢,骂人可不是我的专长。更可气的就是有些武士和法师趁我聊天的时候,给我两烈火或是几激光电影的,虽然也看了几次黑白电视,还好没爆东东。每次我被人挂了,我就M嚣张哥哥,他马上飞回来打得那个偷袭我的坏蛋满地找牙或者是躲在安全区不敢出来。呵呵,我喜欢被保护的感觉。

  虽然我不喜欢炼级,可是他马上要升43级了,天天拉着我上诅玛阁杀羊羊,每次进下一个房间的时候都是他先冲进去,然后M我进来+++,并小心的提示我:这样,那样,不要给羊++,说我笨。哼,当我是白痴啊,我自己会隐身哦,怪怪看不见我的。就这样我又认识了大竹龙王爷、火焰骑士、绝情★烈火、大奶妈、聂小倩等等,我们经常去诅玛七去炼级,我做小护士,有时他的朋友就说我偏心,给嚣张哥哥+++得多。当然了,就是嚣张是最疼我的哥哥:)每天晚上都玩到三点多钟,我才好不容易关上电脑爬上床,结果总是睡不着,脑海里都是就是嚣张、1000的大锤子、飞蛾、爆装备。。。。。。

  为了和他联系方便,在他的怂勇下,我买了台手机,天天和他发短消息玩,呵呵,我慢慢觉得有点离不开他了,有时他不发短消息过来,我就主动发短消息去找他,我最喜欢问他为什么要起:就是嚣张,这个名字,因为我觉得他这个名字好酷,好拽哦,他每次都回答不上来。呵呵,一个月下来,我手机的短消息费居然有50多块钱,汗。

  愚人节这一天,他突然发短消息过来说,已经到我的城市,要来看我,要我去接他。谁都知道今天是愚人节哦,我可不是老古董哦,要我去车站去接他。晕,当我是白痴啊,我可不是愚人哦,我就答应去接他,正好这一段时间天天晚上玩传奇,姐妹们都说我都老了许多,便和她们一起去做脸。突然,接到嚣张哥哥的电话,说他在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妹妹你怎么还没来埃

  晕,他真的来了哦,我脸还没做完,就冲了出去,坐在TAXI上,我在想,哥哥是什么样子啊,虽然在电话里,他说过无数遍了,呵呵,我还是害怕他是个“青蛙”。嘿嘿!!!到了车站,有个穿西装的男孩子正在那里焦急转来转去,长得浓眉大眼的,很像黄日华,好帅的哦,就是个头不是很高,大约1。70吧,因为我长得比较高,不穿鞋1。68。呵呵,我低着头,羞答答的走了过去问到:“是嚣张哥哥吗?”他装做生气轻轻打了我一拳,说:“是啊,害我等一个多钟头了。”我低下头伸了下舌头说:“那我请你吃肯德基陪罪吧。”

  吃完饭,我们到了烈士公园,坐海盗船的时候,我吓得拼命地叫,眼泪都快出来了,他一把伸过手来抱着我的肩,我靠在他的身上,感到一下子恐惧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也不害怕了。玩了一下午好累哦,晚上哥哥请我和我的姐妹们唱卡拉OK,他嗓音很好,他还特别会唱英文歌,特别是“人鬼情未了”哇,唱得好棒啊,引起了全场掌声,连卡拉OK的服务员小姐都指指点点地说,唱得好棒哦,我们还唱了几首对唱,特别是唱“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姐妹们都说我们很像郭靖和黄蓉。说得我心里美滋滋的,特别受庞的感觉。晚上送他上车,在车开的时侯,他推开车窗对我说:“艳儿,做我老婆吧。”呵呵,我没有做声,低着头,然后看车子开走。

  接下了,在传奇里,我幸福得答应了他的求婚,做了他最美的新娘子。然后陪着他下诅玛去猪洞,执剑伴他闯天涯,为了答应让我做城主夫人,他和大竹、火焰他们一举攻了了沙巴克。我说了一声道士加攻好,他马上就给我买了对道4降妖、攻3女灵魂。我觉得我是传奇里最幸福的MM。
  第二天,我没有上线,他发短消息给我,要我上线,也没有理他。爸爸、妈妈高兴对我说:“乖女儿,今天这么好,陪我们看电视------”,晕------,我现在才记得好久没陪爸爸、妈妈看电视了!!!

  第三天下午,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我已经到了我这个城市,盗号的人在土城叫卖装备的时候被他朋友发现了,他朋友问了盗号的手机和地址告诉了他,他带了一个兄弟从株洲赶了过来要和盗号的真人“PK”,我马上请了假和他们赶到了和盗号都所在的网吧。在TAXI上我不停地劝他,不要打架,把装备要回来就可以了。

  下了TAXI上二楼进了这间网吧,网吧还算比较大,有60多台机子,上网的人还不少,淡兰色的烟雾不停从他们头上升起。老公拿出手机拨了那个盗号的电话。“滴、滴、滴”一阵电话声从一个23岁左右染着酒红色头发的青年男子身上发了出来。于是老公走了过去。

  “就是你要卖装备啊,”那个酒红色头发的歪着头“送你女朋友啊?”

  “嗯”我知道他强忍着怒火,“让我看看东西。”

  那个酒红色头发的登陆传奇,打开自己的小号,我走过去一看,果然是我的东西,持久8攻1魔御1的三眼、持久24道4的女灵魂、持久6的天尊头盔(那天让我不小心普修了一次,掉了持久,让我心疼了半天)等东西。没错,都是我的。

  “550不少哒,不零卖。”酒红色头发的眼睛一翻,说到。

  老公点了点头,于是坐到另外一台机子,开了个小号和他交易了。然后酒红色头发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走过来,对嚣张说到:“拿钱来,兄弟。”

  我知道老公忍不住了,他“贺”地一声站了起来,大声骂到:“给你妈,你这个盗号的杂种。”然后,用力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整个网吧都听到了。我吓了一大跳,他答应我不打架的,我赶快拖住了他。

  那时酒红色头发的爬了起来,用力地飞起一脚踹在了嚣张的身上,嚣张往后面退了一步。然后旁边冲过来四个人,拳头像雨点一样的落在了嚣张的身上,嚣张的朋友也冲了过来,他们七个人打成了一团。其他上网的人纷纷跑的跑,围观的围观,老公他们两个当然打不赢他们五个人了,网吧的服务员吓得在旁边不敢说话。他们四个人围着嚣张用脚凶狠地乱踢着他,他倒在地上,拼命的护着头和脸部,我当时疯了一样用力推开了两个人,结果被他们推在了地上。老公看我被他们打了,猛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用力砸在酒红色头发的头上,血一下子就从他头上冒了出来,酒红色头发一摸头上出了血,从腰上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然后冲到嚣张的面前,左手抱着他,右手对准他的肚子就是狠狠地一刀。

  血一下子就从嚣张的身上流了出来,那几个人一看事情不妙,马上都跑了。我冲了过来,一把扶住老公,眼泪刷地一下流了出来,我哭喊着要他们赶快打“120”叫救护车。血!我从没见过这么多血,一下子把我和嚣张的衣服裤子都染成了红色。豆大的汗珠从嚣张的头上迸了出来。慢慢的他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惨白色。我慌忙解开他的衬衣,只见刀口足足有五厘长,血正“渤渤地”往外涌着。慢慢地,他在椅子上坐不往了,一下子滑到了地上,就在他坐在地上的时候,居然,一节肠子流了出来。吓得我当时拼命的哭喊起来,他的朋友赶快用手把肠子塞了进去,然后脱下衬衣,把他的伤口捆了起来。他睁着他的大眼睛忍着剧痛,对我说:“莫哭,我不会挂,今天主要是没拿裁决。不然叫他们都躺下。”想不到这种时候他像往常一样地,跟我开玩笑。我的泪水不但没有止住,不禁流得更多。

  为了尽快把他送上救护车,我们准备把嚣张抬下楼去。围观的人多,我恳求了几声,可是,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帮忙的,我只好和他朋友两个人把他抬下楼去。现在,我才发现嚣张他好重哦,我拼了吃奶的力气提着他的两个裤管和他朋友把他抬下楼去,一路上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轨------

  这时110巡逻车接到报警开了过来,**一看人快不行了,马上命令我们抬着他就上了警车,开往医院的路好长。嚣张靠着我的身上,他脸色像纸一样的白的惨白,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六月的天气十分炎热,可是他身上已经冰凉,还不停的发抖,我用力地抱着他,尽量让他不要发抖,他开始忍不住了,开始扭动着身材,让我抱也抱不住他,一直没听他叫过一声“痛”地他,开始不停地喊着:“好痛、好痛,痛死我了。”他每喊一下,我的心就像被人紧紧地抓了一下,慢慢地,他开始不做声了,只是发抖,眼睛开始睁一下,闭一下地。我怕他睡下去就会醒不过来了,于是我不停地跟他说着,传奇里的趣事,他半睁着眼睛看着我,轻轻的哼着,脸痛苦地扭曲着。
  快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清醒了,嘴角轻微地抽了抽,似乎有话要说,我赶紧低下头去,他开着嘴巴喃喃地对我说:“艳儿,如果我死了,就帮我把武士冲到43级,如果我没死,我就娶你------”听了他的话,我眼泪刚刚止住地眼泪,又一次冒了出来,看着他的期盼的眼神,我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力点了点头。他安祥地闭上了眼睛,一滴热泪从他的眼角滚落出来。

  到了医院,他马上被人推进了手术室,可是他就再也没有从里面出那来。

  深夜,爸爸从**分局里把我带回了家,我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离开嚣张的日子,我偶尔上线,就呆在我们当初见面的地方:土城彩票处,看着过往的红男绿女,想着当初我们两个的对话,全是洋溢着甜蜜的笑,从来就没觉得没话说,有的只是说不完的话。也许幸福的时光总是容易过去,在那欢快的日子里,总是忘了时间在飞快的流逝,唯一记得清楚的,我们经常站在盟重海边发呆,看那美丽的海水,用钱用金创药在地上摆“心”字。尽管滔声依旧,却少了他的声音。我似乎还在等着什么,然而我等的人却永远也不会回来了。那个让我终身难以忘记的ID:就是嚣张。

  我滴下无助的眼泪跟月老诉说着我的痛,在我身上,我抹去了他最后的痕迹——他的名字。缘生缘灭,情生情灭。忘了他,我的爱,忘了他,我的痛。

  我只想问那些盗号的杂种,他们盗去的不单单只是游戏中的装备,去换成现实中的RMB。你更盗走了我的感情,我的灵魂,甚至于我老公的生命。我恨你们,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

  随机飞到红名村,我站在坟墓前,嚣张的墓前,听完那首他对我唱的第一首歌:“人鬼情未了”后,下线,删号------

  离开了传奇,但是我的心已经死在了传奇上,沉沦、颓废、消沉、只有让时间医治我的心和我的情。记忆是痛,越割越痛:记忆是伤,越舍越伤:记忆是疮,历尽沧桑。

  3月2日,我和就是嚣张相识一年整的今天,我永远结束了我的传奇生涯。
  《下面是一个在网上看到的传奇故事,如果有喜欢玩传奇的朋友可以点我头像,进群交流!!》

作者:01faxing.c 来源:传奇新闻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传奇新闻网(01faxing.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e123@foxmail.com 冀ICP备15030603号-3
  • Powered by laoy! V4.0.6